笔趣阁 > 锦绣嫡女之赖上摄政王 > 第178章 江玉郎还挺抢手

第178章 江玉郎还挺抢手

作者:宝贝鹿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178

    沈氏见江玉郎行事进退有度,凡事都有自己的章程,她自然也不好在继续插手了,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

    沈氏倒是有些好奇江玉郎为何不一同离开盛京呢。

    她虽然也看到这几日江玉郎一直都忙忙碌碌的,也不怎么在侯府,可是江玉郎没说,她也就忍着没问。

    毕竟也不是多亲近,江玉郎这些年来侯府的次数有限。

    而且就江玉郎这样的性子,在侯府住多久沈氏都不会烦的。

    也就随他去了。

    可如今送走了顾琳琅,沈氏倒是很想问问这江玉郎在盛京接下来的打算。

    当然,沈氏也是一番好意,如果江宇有需要帮忙的,她自然是乐意之至的。

    沈氏非常愿意和江玉郎打好关系。

    “玉郎,既然你把你母亲和你姐姐都送走了,有些话,我也想跟你聊聊,不知道你可否有空?”沈氏问道。

    江玉郎知道迟早也是要对沈氏说自己要搬出去的事情。

    他是不会留在侯府太久的。

    这江玉郎本就是个十分拎得清的人。

    如今这外祖父,外祖母都不在了,虽然两个舅父在,可这侯府到底是与他隔了一层了。

    说到底,说到底,他这孝期,只需要守三个月就可以了。

    他怎么也不是顾家的人。

    就不该留在顾家的。

    这也是为何他迫切的要把母亲和姐姐送走的缘故。

    当然,也还有一层原因,他是想要娶顾紫月的,肯定和侯府的关系也不要太亲密了。

    明安郡主是义绝离开侯府的,自然跟侯府的关系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

    他不想惹得明安郡主不高兴。

    “那是自然,我也有些事情要跟舅母说。”江玉郎拱手说道。

    江玉郎随着沈氏来到了二房。

    沈氏刚想问问江玉郎接下来的打算,沈氏的意思很明显若是江玉郎有需要的话,她能提供的帮助,一定会尽全力的。

    可江玉郎却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舅母,我在这侯府打扰已久了,最多这两日,我就要搬离侯府了。”

    沈氏一听,忙问道:“为何这么着急,而且你为何要离开啊,你难道也是要离开盛京吗?”

    江玉郎摇了摇头:“未来几年我都会留在盛京的。”

    “那就住在侯府,这侯府就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沈氏十分真诚的说道。

    沈氏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她也是真的这样想,就江玉郎这样的性格,留在侯府? 那真是想留多久都可以。

    顾琳琅这样的? 她是一眼都不想看到? 虽然是亲母子,可差别就是这么大。

    她真的是极其不待见顾琳琅的。

    “还是不要了,我也有地方吃住。”江玉郎笑着说道? 从沈氏的语气当中? 江玉郎也能感觉的到,沈氏是真心要留下他的。

    可他却不愿意留在侯府。

    “那你要去什么地方啊?”沈氏还不忘问道。

    “锦山书院读书,那里是提供食宿的? 我住在书院即可? 逢年过节有假期的时候? 我也可以回家? 反正路程也不远。”江玉郎直接说道。

    沈氏听了这话也愣住了? 锦山书院。

    沈氏顿然也就明白了? 这江玉郎是要留在盛京读书,准备春闱吗?

    “你这是要考科举吗?”沈氏问道。

    “是的,我已经取得了举人功名,不过父亲说我年纪还小,要我三年后下场? 这三年就在盛京读书了。”

    其实这话江玉郎昨日对杨璨说过? 只是当时太过于混乱? 沈氏也没弄得太明白。

    “昨日我对郡主也说过这话? 舅母不记得了吗?”

    沈氏真的是记不太清了,反正当时顾琳琅大喊大叫,歇斯底里更让沈氏担心。

    沈氏其实也不太关心江玉郎如何? 主要是怕顾琳琅闹得杨璨厌恶了,万一在责怪道她头上,连累了侯府,所以对江玉郎说的一些话,她是真没往心里去,到底也记不清他说了些什么了。

    现在仔细回忆了一番,好像是说过春闱什么的话,但是具体也是因为顾琳琅说他忤逆不孝,而他要顾琳琅去告官,赌气说不考春闱的话的。

    当时沈氏在意的点没在这里啊。

    “当时太混乱了,记不太清了,你可是个好样的,只是这疏远的吃穿住行到底不如侯府,其实你也可以白日里去读书,晚上回来侯府居住啊。”沈氏是真心想要留下江玉郎的。

    当然,也是觉得江玉郎是个人才,将来定然是要飞黄腾达的,所以想要拉近和江玉郎的关系。

    不管顾琳琅如何不靠谱,可生的这个儿子,真是极好的。

    “不必麻烦了,舅母。”江玉郎直接推脱着说道:“疏远那边都安排好了,锦山书院十分好,而且在家里怎么也会分心的,舅母不必担心我,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沈氏也知道江宇是不打算留在侯府居住了,也只要随着江玉郎去了。

    毕竟这也是要江玉郎自己乐意的事情。

    若是强行把人家给留下,到底也是没这个道理的。

    “那好,你若缺了什么东西,打发人来告诉我,我会替你准备周全。”

    “多谢舅母。”江玉郎十分客气的说道。

    江玉郎和沈氏说完话就打算离开。

    可这个时候顾芷凝和顾紫茜却一道来了。

    这两个人素来关系也不大好,可今日怎么却凑到一处来了呢。

    沈氏也觉得有些奇怪。

    可却也只是打量了顾紫茜几眼,就大体上明白了。

    看顾紫茜那眼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一双眼睛就差没长到江玉郎身上了。

    沈氏看着有些厌恶,可转眼一看顾芷凝,竟也有带着几分羞怯的眸光望向江玉郎,然后飞快的别过脸去了。

    沈氏是过来人,如何能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只怕这两个丫头也是对江玉郎动了心思了。

    其实说起来,这江玉郎是真不错。

    沉稳干练,而且看着身量个头,都不像是十五岁的少年郎,倒是和顾轻舟有一比了,真是把顾寒叶,和顾世安都给比下去了。

    难怪这两个丫头慕少艾的年纪比迷住了。

    只是人家江宇这心里有喜欢的人了,还是顾紫月,这俩丫头是没戏了。

    其实顾紫茜她是懒得去管的,这是柳湄的女儿,柳姨娘不是省油的灯,她可不想同柳姨娘打交道。

    可顾芷凝是她的女儿,她是肯定要管的。

    “你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了?”沈氏问道。

    二人上前请安后,也对江玉郎见了礼。

    江宇微微颔首,当做回礼,然后就起身对沈氏道:“舅母,我就不打扰舅母同两位妹妹叙话了。”

    沈氏忙点头:“那你去吧。”

    顾芷凝有些失望,可到底没说什么。

    顾紫茜却直接说道:“表哥要去哪里,我也去好不好?”

    这话也太肆意直接了吧。

    其实这两日在灵堂的时候,江玉郎就察觉到顾紫茜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对劲了。

    因为江玉郎这样的人物,不管在哪里,都不缺女子爱慕的。

    那些女子痴缠的眸光,真的也很让人心烦。

    可也奇了怪了,顾紫月也会用这样崇拜的眸光看着他,可他就觉得顾紫月很可爱。

    这就是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别吧。

    只是到底是在灵堂,顾紫茜到底也是不敢做什么的。

    最多就是多看他两眼罢了。

    有的时候也会过来跟他说一两句话,可别的再也没有了。

    江玉郎也就没太放在心上了。

    自从出殡那天之后,这江玉郎几乎也都在忙着入学的事情,和顾紫茜更加没有任何接触的机会,他也是想着,离开侯府就好了,以后也就没机会见面,没有交集了,可不曾想,竟然在这里见到了顾紫茜。

    而顾紫茜竟然说出这么直接的话来。

    “不了,六表妹还是在舅母这里吧,我还有事情。”江玉郎直接开口拒绝道。

    顾紫茜如何能甘心啊。

    她是喜欢江玉郎,虽然之前也喜欢过叶之恒。

    可到底叶世子高高在上,她高攀不上,可是江玉郎则不同了。

    他生的这么好看,而且又是姑母的儿子,父亲的官位也不高,如果她想嫁给江玉郎也是可以的吧。

    而且顾紫茜也没想到江玉郎竟然这么不识抬举,她都主动降低身份和他说话了,江玉郎还直接拒绝他。

    “你什么意思?”顾紫茜直接拦住了江玉郎的去路:“我陪着你,你很不高兴吗?”

    江玉郎微微皱眉,这女子脑子有毛病吧,这就是江玉郎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六姐儿,不许胡闹。”沈氏呵斥道。

    其实沈氏真的不想管这闲事,毕竟这顾紫茜不是她的女儿,她何苦去惹人嫌呢,而且现在大房和二房的关系也是很微妙的。

    所以在沈氏看来,还是少接触微妙,尽量少往来,而且尽量也别得罪大房。

    可这顾紫茜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她不管也不行啊。

    “二婶娘,我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吧,你虽然如今掌家,可到底我做什么事情,还不需要二婶娘来操心吧。”顾紫茜不客气的说道。

    柳姨娘到底是把这个女儿给惯坏了。

    当初杨璨在的时候,根本就不管顾紫茜了。

    而如今大房嫡女顾千凝和顾紫月都离开侯府了,顾寒凝不在了,顾宁馨是个万事不管的。

    这顾紫茜自然就抖起来了。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六姐儿,玉郎虽然是你表哥,可到底也是外男,你如此拦着他,太不合规矩了,而且你也不要误了玉郎的大事。”沈氏劝说道。

    “六表妹,我还有事,先走一步。”江玉郎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

    顾紫茜就眼睁睁看着江玉郎从她身边离开了,更是气的不得了,可也无可奈何,总不能追上去吧,其实她倒是很想去追,可也追不上啊。

    顾紫茜气的连这个招呼也没打,就甩着脸子离开了。

    沈氏也懒得计较,跟顾紫茜计较这些,也是自己疯了吧。

    顾紫茜走了之后,沈氏看着顾芷凝一言不发的样子。

    自己的女儿,到底也是自己了解啊,这几日,倒是瞒的严丝合缝的。

    可今日到底是漏了马脚了。

    “芷儿,你跟母亲说,你是不是对你玉郎表哥有什么心思?”沈氏问道。

    顾芷凝闻言,脸色顿时大变:“母亲,你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我哪里有啊,我没有。”顾芷凝连忙否认。

    “你不必隐藏了,刚才我都看到了,你看着江玉郎的样子,跟顾紫茜也差不了多少吧,看样子,你是喜欢他了吧。”

    “没,没有。”顾芷凝依旧摇头。

    “芷儿,你听娘说,你若是真的喜欢上他,就赶紧悬崖勒马。”沈氏一脸凝重。

    “为何?”顾芷凝问道,顾芷凝对江玉郎是有些心思,可到底也没陷得太深,不想顾紫茜这样,一门心思的打人家的主意。

    她只是觉得玉郎表哥这个人很好,如果能找一个这样的夫君,她心里是不排斥的。

    可若是不能嫁给他,也不会多么伤心难过的,最多是有些可惜了。

    只是她母亲说的这番话,倒是让她不明白了,为何就要悬崖勒马呢。

    其实说起这身份,她们二人也是蛮相配的吧。

    如今父亲承袭了侯府的爵位,她也是正儿八经的侯府小姐,比从前的身份好高了些呢,她如今可是侯府唯一的嫡女了,难道一个侯府嫡长女,还配不上江玉郎吗?

    “因为江玉郎心中有喜欢的女子了。”沈氏说道。

    “是谁?”顾芷凝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你五妹妹顾紫月。”沈氏也没瞒着,直接说道。

    这样的事情,她自然没必要瞒着顾芷凝了,早说清楚了,也让顾芷凝打消念头。

    若是情根深种了,也是顾芷凝自己伤心罢了。

    人家两情相悦自然灭有她什么事儿了。

    所以顾芷凝要做的就是及时抽身。

    “你说玉郎表哥喜欢五妹妹?这怎么可能啊?这不可能吧,我可是一点儿都没看出来啊,大家都是在一起的啊。”顾芷凝有些不大相信。

    毕竟这件事大家也都没说开,就是顾琳琅这么能作的人也不愿意说到外头去,因为这件事深深的打击到她了。

    她的儿子喜欢杨璨的女儿,这让她觉得很失败。

    “是真的,你玉郎表哥的确不错,也是良配,只可惜啊,他已经心有所属了,所以你就打消念头吧,他们两个是两情相悦,如今在明安郡主跟前儿都过了明路了,你就别掺和了。”沈氏怕顾芷凝泥足深陷,也就直接把话给说开了。

    “真的吗?真是这样?”顾芷凝见沈氏说的一本正经,也不得不信了。

    “自然是真的,母亲还会欺骗你吗?”

    “其实我也只是对表哥有些心思罢了,也没有到非君不嫁的地步,可是顾紫茜可不一样了,今日是她拉着我来见表哥的,素日里我同她关系也不怎么好,可她今日却也兴冲冲的对我说了不少,肯能是胸有成竹吧。”顾芷凝耸了耸肩说道。

    “顾紫茜都说什么了?”沈氏皱眉问道。

    听这话,应当也不是什么好话吧。

    “顾紫茜对我说,她看上表哥了,而且非君不嫁,并且好像也跟柳姨娘说了吧,柳姨娘还十分支持呢,并且也觉得她和表哥挺般配的。”顾芷凝撇嘴说道。

    “这个柳姨娘,也太没分寸了吧,这侯府正值新丧,你们这孝期至少是二十七个月,现在就在考虑姑娘的亲事了,若是传了出去,这侯府也不用做人了,现在侯府是个什么处境她难道不知道吗?”沈氏也气的不轻。

    她是真的没想到柳姨娘会这么不懂事的,幸好这江玉郎就要搬出去了,也不会闹出什么事情来的。

    这柳姨娘母女在怎么闹腾,也不能闹到锦山书院去吧。

    她现在都庆幸这江玉郎要搬走的事情了,若是江玉郎住在侯府的话,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幸好你表哥这几日就要搬去书院了,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的。”沈氏说道。

    “表哥要搬走了吗?”顾芷凝听了这个消息,心里到底是空落落的。

    “是的,本来我还想留他住在侯府呢,现在看来,大可不必了,他还是早早的搬出去吧,不然的话,真的是很麻烦的,柳姨娘母女太能作妖了,而且现在咱们大房和二房的关系,我也不好太管束她们,还是早早搬走的好。”沈氏连连说道。

    如果这江玉郎在侯府着了柳姨娘母女的道,若是真的闹出什么事儿来的话,她可如何对杨璨交代啊。

    这个后果,她真的不敢想啊,所以她真的庆幸江玉郎要搬走了。

    “是啊,既然表哥和五妹妹情投意合,那自然还是早早离开侯府的好,省的在侯府有什么事情,那五妹妹可怎么好?”顾芷凝倒是处处都替顾紫月着想。

    毕竟顾芷凝和顾紫月的关系还是极好的。

    “行了,你也去吧,我这还一堆庶务要处理呢。”沈氏看着顾芷凝兴致不高,也就让顾芷凝回去自己想想吧。

    有些事情,是要自己消化一下的。

    顾芷凝点了点头,也就起身离开了。

    可刚刚走出院子,就碰到了顾紫茜。

    这顾紫茜倒是真的没走远,看样子就是在这里等着顾芷凝呢。

    “三姐姐。”顾紫茜叫道。

    顾芷凝此刻真的不是太想见到顾紫茜。

    “六妹妹,有事儿吗?”碍于礼貌,顾芷凝也不能真的不搭理她。

    “三姐姐,方才二婶娘都和你说什么了,说关于表哥的事情了吗?”顾紫茜问道。

    “没有。”顾芷凝肯定不会说实话的,若是说了实话,顾紫茜还不知道会如何闹腾呢。

    反正表哥就要离开侯府了,以后顾紫茜也不会见到表哥的,也就没法闹腾了。

    顾芷凝这也是为了顾紫月好,如果顾紫茜知道了,万一败坏顾紫月的名声可怎么好啊?

    “你撒谎,我刚刚听表哥的随从说,他要搬走了。”顾紫茜质问道。

    顾芷凝想了想,才说道:“是啊,表哥是要搬走了,表哥要到锦山书院读书,自然要搬去书院住宿了,而且姑母和念儿表姐也都离开了,表哥离开又有什么不妥之处呢?”顾芷凝说道。

    这个去书院读书的事情是可以说的,只要不说表哥和顾紫月互相喜欢的事情就好。

    “表哥怎么能搬走呢,他为什么要搬走啊,即便是去书院读书,也可以留在侯府住的啊。”顾紫茜忍不住喊道。

    “你别嚷嚷啊,你嚷嚷什么啊?表哥他姓江,不是咱们顾家的人,而且大哥,二哥三哥哥读书的时候,不也是在书院住,只是半个月休沐的时候才回来一次的吗?怎么到表哥这里,你就这么大的反映了。”顾芷凝撇嘴说道。

    “那能一样吗?我喜欢表哥,我要嫁给他,他要留在侯府和我培养感情的呀。”顾紫茜说的理所当然。

    可顾芷凝差点听的吐了,这是个什么道理,你喜欢人家,人家就要陪你吗?这不是有病吗?

    “这件事,我也管不了,只是六妹妹,我要奉劝你一句,咱们如今可在孝期呢,至少要守二十七个月的孝期,你这张口闭口就要嫁人,若是被外人听到了,可是大不孝啊,你可就真的嫁不出去了。”顾芷凝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这顾芷凝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难道装的真是一包草吗?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只是在家里说说罢了,如果传出去了,也是你传出去的,咱们姐妹一体,我的名声坏了,能有你的好处吗?”顾紫茜威胁着说道。

    顾芷凝忍不住翻白眼,刚才说话不过脑子,可是现在倒是转的挺快的,果然这顾紫茜正道不行,歪门邪道样样精通啊。

    “你放心吧,你的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但是也请你不要在跟我说这些话了,我听着都觉得头大,你若是想怎么样去找你姨娘,或者去找大伯父说去,我可懒得管你的闲事。”顾芷凝说完,直接转身离开了,她才不要和脑子有病的人说话,万一被传染了可怎么好。

    顾紫茜自然是十分失落了,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

    她还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终于可以跟玉郎表哥朝夕相对了。

    结果现在好了,人走了,这可怎么好啊?

    顾紫茜赶忙回去找柳姨娘了。

    她对江玉郎志在必得。

    所以自然是不会让江玉郎走掉的。

    顾紫茜一路小跑去了柳姨娘的院子里。

    柳姨娘这段日子到底也不太好过啊。

    这顾侯爷和顾侯夫人都没了,虽然郑婉儿不在了,杨璨不在了,甚至现在连顾寒凝也不在了。

    这挡在她们母女前头的人都没了,可是这侯府的爵位却成了二房的了。

    柳姨娘真的是郁闷的不轻啊。

    可是事情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了,也没办法更改了,她除了接受也没第二条路了。

    顾鸿整个人都颓废了。

    好在这几日都在家,这在孝期,自然不能出去鬼混了。

    可是柳姨娘也不待见他。

    现在顾鸿这个样子,柳姨娘都想把他给往外推,他如今真是什么也给不了她们母子三人了。

    她这辈子也只能是个妾室了吧,就算是扶正了,又有什么用处啊,爵位都是二房的了,她即便是做了夫人,也只是一个摆设罢了,侯府的一切还是人家二房的。

    这顾侯爷为何偏偏要这个时候死啊,如不是惹了那什么劳什子田姨妈,也不会有现在的祸事了。

    柳姨娘在心里都快把田姨妈一家子给骂死了。

    顾紫茜此刻却着急跑回来了,看着顾紫茜的样子,柳姨娘忍不住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柳姨娘当然知道顾紫茜的心思了,顾紫茜说喜欢江玉郎,顾琳琅的儿子,一开始她还是有些不大赞同的,毕竟江家也不是什么世家大族,可是见过江玉郎之后,却觉得江玉郎倒是很不错。

    而且门第不高,将来也能让着顾紫茜不是。

    她以为江玉郎应该是很上赶着顾紫茜的才对,也就是顾紫茜勾勾手指,江玉郎就该乖乖过来才对。

    毕竟当初江宇也是寒门举子,娶了顾琳琅才飞黄腾达的啊。

    可笑这柳姨娘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啊,有这样的想法,真是脑子有病啊。

    “江玉郎后天就要搬走了,我是听他的随从说的,说他要去锦山书院赌输了。”顾紫茜急忙说道。

    “什么,江玉郎要搬走了,这怎么可能啊,他放着侯府不住,去住书院,这怎么可能啊,他怎么可能离开侯府啊。”柳姨娘也是大吃一惊,在柳姨娘看来,江玉郎是应该巴着侯府不放才对。

    “就是这样子啊,我已经从顾芷凝那里证实了,这若是他搬走了,我和他的事情可怎么好,其实我还听说一件事,也是他的随从无意中漏出来的,仿佛江玉郎喜欢顾紫月。”顾紫茜咬着牙说道。

    “这个你怎么知道的啊?这怎么可能啊?”柳姨娘更是惊得合不拢嘴。

    “这你别管,反正我得到的消息就是这样的,我本来拦着顾芷凝想问一下,探探她的口风的,看顾芷凝那样子,应该是知道的,可是她却一个字也不肯漏出来,肯定是怕我知道了。”顾紫茜恨得牙痒痒。

    “怎么会如此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是真的有些麻烦了。”柳姨娘皱着眉说道。

    若是跟顾紫月争,跟杨璨争的话,这是有点儿难度了的。

    不过也还好,柳姨娘转念一想,倒是觉得这件事也未必会很难:“其实你也不必着急,即便江玉郎有这个心思,可是也成不了,你觉得依着杨璨跟你姑母的关系,她们两个会同意这门亲事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柳姨娘直接说道。

    “你说的到也在理,这江玉郎定然是觉得顾紫月的娘是郡主,所以才想攀附的,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喜欢顾紫月那个傻子。”顾紫茜一脸轻蔑的说道。

    顾紫茜肯定是瞧不上顾紫月的,从小到大,顾寒凝,她,江念念,可是欺负着顾紫月长大的。

    这个草包,怎么会有男人喜欢她呢?顾紫茜真的不能理解。

    “可是母亲,那现在我怎么办呢?难道让我等下去吗?虽然现在在孝期,可是也该暗中定下来才是啊,若是三年后江玉郎高中了,还能选择我吗?”顾紫茜也知道江玉郎是很抢手的,当然,她也是真喜欢江玉郎,现在虽然不能明着定亲,可却也要让江玉郎非她不可,非卿不娶才行。

    “我得儿,可你到底年纪还小啊,你才多大啊,你这还不到十四岁呢,你想如何?若是闹出了什么事儿来,江玉郎到底是个男子,最多也就被人说嘴几句罢了,可你的名声就全都完了啊。”柳姨娘十分急切的说道。

    她也生怕这顾紫茜一个不留神就走了极端,那可是全完了,女孩子的名声可是不能有任何一点儿瑕疵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