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师父超凶哒 > 第550章 血炎城

第550章 血炎城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天一过。

    陆尘与凌元基启程前往血炎皇朝。

    两人站在飞行法宝的甲板上。

    飞雪皇朝离血炎皇朝距离甚远,相隔三千多万公里,按照飞行法宝的速度,也要飞行十二三天的样子。

    虽然飞行速度漫长,但是比坐传送阵要舒服。

    血炎城,血炎皇朝的主城,人口过千万,是一座古老的巨城,自血炎皇朝的老皇主创立皇朝开始,血炎城已经存在了五万多年的时间,只要这位老皇主活着,那么血炎城就会永远屹立不倒。

    最近这一久,血炎皇朝气氛不像平常那般轻松,反而很严肃。

    原因就是附近一个不弱于他们的皇朝皇主被魔头击杀,那位皇主有着圣王修为,可是却被杀了。

    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被伏魔寺镇压放出来的魔头,最低也有圣王巅峰的修为,击杀一个普通圣王十分的轻松。

    最近还有传言,那位占据了皇朝的魔头人物,派出使者来血炎皇宫,让血炎皇朝臣服,同时贡献七成的资源。

    血炎城的势力害怕邻国的那位魔头打过来,惶惶不可终日。

    所以,当一艘战船使劲血炎城的领地上空,竟然无一人赶拦,使得战船畅通无阻的进入,最终在一片巍峨的建筑群上空停顿。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悬浮在空中,把战船包围,每一个人的气息都异常的强横,都不弱于圣境。

    血炎皇朝有一位圣王级别,圣君有两位,接近十位数的圣境。

    “凌元基,是你,你不是...”包围飞行法宝的一群人当中,有一位圣君人物看到凌元基站在甲板上,十分的吃惊。

    “血侯烈,别来无恙啊”凌元基看到这名圣君人物,淡淡的笑了笑。

    血候烈,血炎城权势最尊贵的几人之一,是当今皇主的亲弟弟,而且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父亲,也就是那位达到圣王级别的老皇主。

    血候烈心中十分的震动,凌元基中了诅咒,本以为必死无疑,此刻却精神十足,完全没有中诅咒的迹象。

    血候烈有些不明白凌元基怎么恢复过来的。

    “你来皇城做什么”血候烈冷声问道。

    凌元基对于他们的命令,有些阴奉阳违,尤其是在万重城的时候,竟然无视了九皇子的命令,让他们意识到凌元基的翅膀有些硬了。

    凌元基也应该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引起血炎城的不满,现在竟敢开着飞行法宝,来到皇宫上空,难道不怕他们把他击杀在此地。

    “陪陆少来一趟血炎城”凌元基退后一步,看向陆尘恭恭敬敬的说道。

    血候烈看到凌元基对旁边青年的态度,顿时瞳孔一缩。

    不由得想起元帅带回来的话,飞雪皇宫的里面出现了一位青年妖孽,以王境修为竟能打败伏魔寺的皇境天骄,而且还开启了一场追杀。

    血侯烈看了陆尘一眼,瞬间就感知到这青年的实力是王境巅峰,看来此人就是元帅口中的那位。

    “阁下从青域而来”血侯烈面色一缓,因为这个青年掌握有剑意,那么说明是青域剑帝宫的。

    猜测完之后,血侯烈又问道:“不知阁下来血炎城有何贵干。”

    陆尘走出飞行法宝,目光直视这位圣君,开口淡淡的说道:“血炎皇室的人欠我一件顶尖圣器,现在双手奉上吧,交出来的话,我便不会对血炎皇朝下手。”

    “欠你一件圣器”血侯烈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懵逼。

    周围强者同样茫然。

    “阁下是不是记错了,我从未见过阁下”血侯烈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的眼神中带着疑惑,对面前青年一点印象都没有。

    “虽然我不缺圣器,但也不会无缘无故冤枉人”陆尘负手而立,目光平淡的看着对方说道。

    血侯烈继续皱眉,到是旁边的一位圣境传音说道:“侯爷,你可还记得几年前的时候,丹心宗圣女白玲珑跑到血炎城来,袭杀了两位皇子,我们曾经用一件圣器悬赏白玲珑,最后听说有人抓住白玲珑去领赏,最后又放了。”

    “是那件事”血侯烈目光一闪,随后看向陆尘问道:“阁下曾经抓过白玲珑。”

    陆尘微微点头。

    血侯烈现在明白了,原来是几年前白玲珑的那件事情,本以为往事如烟,没想到还真的有人敢上血炎城来讨要报酬。

    血侯烈相通之后,不咸不淡的说道:“阁下,那件事情已经几年时间过去了,再者说,阁下又没有把白玲珑交给我们,所以现在来讨要圣器,有点不合理吧。”

    陆尘淡淡的说道:“当时我已经把人交给了你们一位城主,不过却出尔反尔,所以我把人给放走了。”

    “不过人既然已经交给了你们的人,那么这件事情就有了因果,或者说血炎皇朝的人穷的连一件顶尖圣器都拿不出来”陆尘的话或多或少有些刺耳。

    至少这一番话让血侯烈以及周围强者脸色难看,同时还有些不爽。

    普通圣器不珍贵,基本上圣境都有,但是顶尖级别的圣器,只有老皇主一人有。

    那是老皇主的贴身法宝,怎么可能拿出来作为报酬给面前青年。

    血侯烈看着陆尘说道:“阁下,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早已经作废。”

    “这么说,你们是想要赖账不成了”陆尘轻飘飘的问道。

    血侯烈脸色难看至极,道:“不是赖账,这件事情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况且你也没有把人真正的交到我们手中。”

    “知道惹怒我的后果吗”陆尘看着对方说道。

    血侯烈眼神闪过一道寒光,但是想了想,强忍住了。

    “走吧”

    陆尘看了凌元基一眼,开口说道。

    说着,驾驶着飞行法宝,朝外面飞去。

    “侯爷,我们要不要...”周围,一群强者朝血侯烈传音。

    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不言而喻。

    血侯烈轻轻地摇了摇头,先不说没有摸清楚对方的身份,不宜动手,第二点,现在是多事之秋,他们还要面临南平皇朝那位魔头的压力,那位魔头可是交代清楚了,一个月时间让他们考虑臣服的事情。

    “头疼”

    血侯烈揉了揉脑袋,开口道:“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只能去闭关地叫醒大哥和父亲了。”

    说完,身形一闪,直接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