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牧龙师 > 第237章 孟冰慈

第237章 孟冰慈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如此,就由我们饲养的灵鸟送大家下山回国都吧。”温令妃说道。

    听到这句话,祝明朗长舒了一口气。

    大家站在山坪处,几名缈山剑宗的女弟子牵来了几只拥有龙雀血统的灵鸟,它们被安上了鞍,是一种骑乘起来非常舒服的飞鸟,但也仅限于骑乘飞行。

    掌门、长老、堂主以及各位女权贵都站在剑阁处,目送着遥山剑宗众人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名女剑姑匆匆跑来,凑到了温掌门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祝明朗暗叫不妙!

    被发现了!

    怎么这么快?

    明明大部分人都还在剑阁处,哪个吃饱了撑着的剑姑跑去烂怂古塔处盯着宝玉看啊!

    “祝明朗。”温令妃叫住了他。

    祝明朗立刻向南玲纱示意,让她先带其他人离开。

    “孟掌门有请。”温令妃接着说道。

    祝明朗都差点唤出剑灵龙了,正打算与这些剑姑们厮杀,听到这番话,顿时有些用力过猛,险些从灵鸟上摔下来。

    “夜已深了,我也累了,改天再来拜访我娘。”祝明朗说道

    “孟掌门让您留下。”温令妃说道。

    “可你们不是不允许男子留宿吗?”祝明朗说着这些话,已经悄悄的让小白岂将神古灯玉交给了南玲纱。

    祝明朗目光望去,发现之前几位极力反对留宿的长老这个时候却没有敢多嘴。

    看来,孟冰慈在缈山剑宗的地位还是更高许多,那些长老还敢反对温令妃的一些行为,却不敢违抗孟冰慈的意思。

    祝明朗此时却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偏在这个时候。

    虽说是自己亲娘,但祝明朗其实和她也没那么熟。

    先不管了,把赃物转走,即便夜里被发现了,他们从自己身上找不到神古灯玉,一口咬死不是自己拿的,大不了就在这里吃个把月斋饭,坐等祝天官来接自己好了。

    “你们先回去吧。”祝明朗说道。

    南玲纱看着他,却没有说话。

    祝明朗笑了笑道:“没事,她们未必留得住我。”

    ……

    众人离去,祝明朗回到了剑阁,那些权贵女子们倒是对祝明朗很热情,一副要和祝明朗彻夜畅谈的样子。

    不过,祝明朗也没有在剑阁逗留太久,温令妃亲自给祝明朗带路,前往缈山剑宗后山的瀑布流山。

    “好想还没有发现。”祝明朗暗暗观察,发现对方并没有兴师问罪。

    温令妃戴着黑色的纱笠,询问祝明朗的也不过是关于祝雪痕的一些事情,祝明朗自己都很久没有见到祝雪痕了,所以敷衍的回答着。

    渐渐的,瀑布声可闻,一些清凉的水雾从半空中飘落了下来,沾湿了祝明朗的头发。

    “你往前面走,便可以看见瀑布屋了。”温令妃用手指了指一条羊肠小道。

    祝明朗点了点头,顺着小道走去。

    算算时间,神古灯玉现在应该被南玲纱带下山了,眼下即便被发现,只要不是人赃并获,一切都还有周旋的余地。

    反正主意是祝天官出的,大不了一会自己将主谋推到祝天官身上。

    瀑布飞流,由那一座座飘渺之山如银龙一般缓缓的落下,暮色中,这瀑布山景确实独特而秀丽,那些灵元更充斥在了各个纤细的瀑布流之间,在这样的地方修炼,自然事半功倍。

    走着走着,祝明朗看到了一座木桥,从瀑布溪流上横过,而桥边有一木屋,灯火通明,一名身穿着白色长衣的年轻女子守在那,面容冰冷孤傲。

    祝明朗走去,看了一眼这位只是见过几次面的姐姐。

    她叫孟寒舞,是收养的一女子,侍奉在孟冰慈身边,孟冰慈当作女儿看待。

    孟寒舞看着祝明朗,面无表情。

    祝明朗走了过去,也懒得理会这个冷冰冰的收养来的姐姐,从小到大,祝明朗和她说过的话大概可以一只手数过来。

    从她身边走过,祝明朗都感觉她脸颊上的冰霜刮下来可以冻死自己,本来还想勉为其难的打个招呼,想了想还是算了,大家保持着离异家庭该有的互看不顺眼吧。

    祝明朗走向了灯火明亮的屋子,看到了孟冰慈,她就站在镂空的木廊处,正望着那在暮色中逐渐朦胧的瀑布出神。

    祝明朗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见过她了,但她容貌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大概是这灵山灵水养人的缘故吧,大部分剑修都追求一种类似于仙道的超脱。

    “拿神玉做什么?”孟冰慈转过身来,开口问道。

    祝明朗心中一惊。

    什么情况!

    剑阁那些人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偷身玉,在这种瀑布下深居简出的孟冰慈怎么就发现了,她有千里眼不成?

    “救人。”祝明朗无奈,只能够老老实实的回答。

    孟冰慈神情平静,话语也没有质问的意思,仿佛只是过问一些事情罢了,主要是喜怒也看不出来。

    “玉可以给你……”孟冰慈说道。

    “啊?”

    “替我做件事。”孟冰慈接着道。

    “什么事?”祝明朗脑袋里的雾水不比这瀑布中飘起的少。

    “去应婿,成为洛水公主的夫君。”孟冰慈说道。

    “????”

    祝明朗怀疑自己听错了。

    包办婚姻??

    凭什么又要自己出卖自己英俊潇洒的美色?

    “我救的人,即是我娘子。”祝明朗说道。

    “只要你成公主之婿,愿不愿意和洛水公主相守,是你的事情。”孟冰慈说道。

    先成婚,再逃婚??

    这也太刺激了吧!

    祝明朗感觉自己有点承受不住。

    “不太好,还是有背伦理道德。”祝明朗说道。

    “那就在这山中修行十年吧,我会督促你。”孟冰慈话语里根本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祝明朗眉头一锁,望了一眼那个冰块一般的姐姐,再看了一眼这位跟一座冰山一样的母亲,要在这种地方苦修十年,不如把自己杀了算了!

    “容我在考虑考虑。”祝明朗说道。

    “成婿,玉归你,缈山剑宗不会再追究你偷玉的事情。”孟冰慈把条件摆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