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门帝国 > 第2099章 叛逃的圣骑士

第2099章 叛逃的圣骑士

笔趣阁 www.bqg8.la,最快更新天门帝国 !

    厉锋…刃柳的目光看向了被一根根铁线针贯穿的同伴。

    可是,他还是非常的好奇。

    于是便说道“莫天阴,你不要忘记了,在亚马逊森林战役后,你的同伴离开了,但是没有人寻找你,你一个人孤独的走了很远很远,直到遇到了我们天殿隐修,这如同给予了你第二次生命般的相遇,你一定要用这样浅薄的方式,来背叛我们吗?”

    我一个人孤独的走了很久很久…

    天阴的目光中,的确出现了回忆:

    一坨黏糊糊的东西掉落在了自己的脸上,滂臭滂臭的,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用树叶擦掉了脸上的鸟屎,慢慢的站起身。

    他在一座孤岛上面,脑海中的记忆是之前在南魔海那边的战斗,高爵将那些人制服后,后来呢?战争还在继续吗?我在那里呢?

    “小唐,天晴,天恩…”莫阴在孤岛上面大声的呐喊着。

    啾啾啾,只有树枝上面的鸟儿不断的发出嘲笑的声音,仿佛在说:傻瓜,傻瓜。

    但是莫阴坚信,只要自己坚持等待,搜救的队伍,一定会找到自己的。

    他虽然被海水冲走,不知道在哪里,但是,他的同伴不会放弃他的。

    第一天的夜里,星空很亮,很低,那些闪烁的繁星仿佛触手可及,莫阴孤独的蹲在篝火的旁边,身边的衣服在树枝上面随风飘舞。

    第二天的夜里,莫阴就像是疯子不断的怒吼,本来想要杀掉那只鸟,但是想了想,这是自己流落孤岛唯一的朋友。

    第三天的中午,莫阴杀掉了一头海龟,饱餐一顿后,抱着龟壳漂浮在海洋上,跟鸟儿一起出发了。

    他在海上再次遭遇到了风暴,汹涌的乱流中,他死死的抱着那个大龟壳。

    那只鸟不知道是飞走了,还是死了,或者说,那只鸟根本不存在。

    再次醒来的时候,莫阴来到了一个仓库里面,旁边有个人正在吃着大葱卷饼,看到他醒过来,呆滞的靠着墙,那家伙问道“今年比往常更加的热闹,我们也有的赚。”

    莫阴问他“赚什么?”

    “你不是跟九叔做事的?”,那人问他,然后自己却笑了,眼神中出现了一抹明了“你是从鹰武湾被冲过来的海上流浪者吧,别怕,待会儿卖把子力气,累不着你。”

    卖什么力气?这里是哪儿?莫阴带着满腔疑问,突然被人带走。

    他被带到一个房间里面,桌子上面摆放着很多的食物,看起来色香味俱全,他尽管很饿很饿,但是还只是不断的吞咽着口水,随后,一个衣着华贵的女方跟一群人从外面走进来,手下打开了悬赏令,女人比对着上面的悬赏照片,试探性的问道“天将团四号的莫天阴?”

    莫阴不敢答应,他害怕是敌人。

    他只是注意到,女人的耳朵上面带着一对银色的螳螂耳环。

    “你被你的团队抛弃了,看来。”,女人笑道。

    “我没有!”,莫阴握着拳头低吼“我是在战场中失踪的。”

    而后强调着自己:我是因为为天门战斗,脱离了队伍而已,我没有背叛我的同伴,也没有当逃兵,我只是…我只是因为战斗…

    恩恩,女人频频点头,维护着他的自尊心。

    听着他那忠心耿耿的话,女人面无表情的说道“有意义吗?你一样被抛弃了。”

    没有人来找你,也没有人记得你。

    “胡说。”,莫阴一拳头打在桌子上怒吼“我跟他们,情同手足。”

    好的,我相信你们情同手足,女人抬起手捂着嘴笑了笑,然后吩咐道“让他在这里做事,你是不是被你的队伍抛弃了,时间会告诉你的,不需要我多说,你自己慢慢的领悟。”,然后指着桌上的东西说“你可以随便吃。”

    “谢谢,但是天将团的战士,不会狼吞虎咽,不要瞧不起人。”

    莫阴拿起一个苹果,用力的咬了一口。

    他揍不了,他身上的伤势太重了,他需要一个地方养伤。

    他听到他的手下叫他“楸姐,不如直接宰了那个小子?”,他一步步的走出去,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地方叫做鹦鹉镇,渐渐的,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坐在鹦鹉镇的风车上面,他看着关于亚马逊森林战役的报道,里面对于自己,只字未提,不管是独家的报道,还是大大小小的报道,哪怕就算是一个杂鱼写手,也没有记录自己的一星半点,他心烦意乱的关掉了手机。

    “呼…”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看着远处的夕阳。

    “喂,莫天阴,下来干活。”,下面有人喊他。

    莫阴告诉他“天你妈。”

    从莫天阴再到现在的莫阴,发生的,不单单只是名字上面的变化,更多的则是内心的变化,他没想到在战场中,在没有确认的情况下,自己便无人理睬,他更加不会理解,天蝎为什么加入了蛮荒,小唐为什么去了群英殿,那天将团呢?

    真的就是一个历史中的东西了吗?

    他不会就此甘心的。

    当回忆稀薄,再度面对现实的时候,莫阴告诉刃柳“我忠诚的,从来都不是天殿隐修。”

    他要是这么说,刃柳就懂了,试探性的问道“所以内心,还是忠于天门?”

    莫阴高傲的抬起头看着他,眼神之中,全是轻蔑。

    “算了,你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说不说,都不会改变你要死亡的下场。”,刃柳话音刚落,便直接握紧了碎星剑,全身变成了一道银光剑气,朝着莫阴冲刺过来。

    他一边后退,一边用陌刀敲打着身边的椰树。

    椰树上,一颗颗爆炸的飞石弹接连不断的朝着刃柳攻击过去。

    “咚咚咚…”,飞石弹轰炸在他的身躯上立刻开始凶猛的爆裂炸开,但是刃柳有剑气护体,所以造成的伤害并不强烈,反而是在滚滚的硝烟中,以极快的速度冲刺到了莫阴的面前。

    碎星剑因为是击剑的关系,所以只有一式,那就是剑刺。

    莫阴低下头的瞬间,肩膀上面,一缕缕细长的流光剑气,已经“嗖嗖嗖”的飙射过来,狠狠的打在他的肩膀上。

    接着刃柳一脚狠狠的踢在莫阴的脸上,将他踢飞出去。

    落地的刃柳背着左手,右手将碎星剑举起来,姿势优雅而端庄。

    “我如果想要打赢这个家伙的话,就必须要出其不意的招式才行,但是,当初加入夜螳螂的时候,这群人对我的实力了如指掌,甚至连我的猎人能力,都是他们帮助我觉醒的,而且这个家伙,纯体术,境界未知,我也是初次跟他交手。”

    杀掉厉锋纯属是因为陷阱布置的相当好,但是想要啃掉刃柳这块硬骨头的话,那么就有点难度了。

    “兄弟,我也是从死人堆里面,摸爬滚打走过来的,战斗的多了,战斗经验,自然而然就会丰富了,光是看对手的一个起手式和眼神,你想要做什么,我都知道…”

    刃柳自信的闭上眼睛的同时,莫阴突然将一根丝线一阵拉扯。

    一根根钢铁箭矢顿时从身边的椰树中不断的冲刺出来。

    哼,刃柳的嘴角翘起,浮现出来了一抹自信而又高傲的笑容。

    “当…”他轻轻舞剑,直接将第一根冲向自己的箭矢,击飞出去。

    随后,碎星剑爆发出一道道修长而闪耀的锐利银光,飞向他的箭矢,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碎星剑全部都“当当当”,频频的击飞出去。

    圣!

    刃柳睁开眼睛,一道光芒从天而降照耀在他的身体上。

    这家伙居然是圣骑士,你敢信?

    但是不同于其他圣骑士的金光,他则是一道银色的光芒直接照耀在自己的身躯上,随后,刃柳的瞳孔彻底的变成了银色。

    莫阴听说过,叛逃出去的圣骑士们,他们的能力也会受到影响,不在纯粹。

    但是力量,还是有的。

    碎星剑-骑士精神。

    刃柳一脚狠狠的踩踏在地上,而后被闪耀的银色光芒包裹,霸道的冲刺过来,在冲锋的过程中,刃柳的身体上面竟然武装上了一层剑气盔甲:铠甲冲击!

    莫阴连忙闪避,刃柳全身一个撞击,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

    一棵椰树,竟然被直接撞的断开。

    那可是椰树呀,这样坚固的树木都被一击…

    倒地的椰树爆发出滚滚的尘烟,下一刻从烟雾中,刃柳的身体飞速的冲刺过来,一剑刺过去,“当…”莫阴以陌刀防御。

    “当当当…”,但,只不过是一个碰撞而已。

    毕竟是有武器长短的优势,碎星剑在莫阴的胳膊上面割裂开一条伤口,下一刻将陌刀打飞出去,同时一剑狠狠的刺在了莫阴的胸膛上。

    刃柳前进,碎星剑的剑刃弯曲,扎进了七八厘米的厚度。

    而后刃柳又快速的后退。

    “嗖嗖嗖…”他随意的舞动了几下碎星剑,表情冷漠。

    这幸好是击剑呀,不足以贯穿致命,莫阴看着身体上面的剑洞,倒抽了一口凉气。

    体术拼不过,武器也拼不过,莫阴有些慌了。

    这份惊慌,完全被刃柳捕捉到。

    他之所以如此的有自信,是因为莫阴出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带他的“猎人工具箱”,那个里面可是装备豪华,而这,也是椿姐他们设计的,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在莫天阴搞定缔崎他们三人后…

    杀人灭口,夺掉他的猎人能力。

    纪椿第一次看到莫阴放走陈靖星的时候,真的是大度的原谅吗?当然不是,而是因为,要找到一个可以完美跟猎人能力完全契合的人,这个人,经过了长时间的寻找,已经找到了。

    而莫阴,也可以不用留了。

    比起这么一个让会长都担心的人,为什么不去寻找一个,完全可以被支配的人呢?

    而莫阴也闻到了这股危险的味道,猎人的他对于未知的危险是有感应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椰林这块,布置陷阱,以防万一。

    但是没想到,事实真的如此,夜螳螂真的手段残忍。

    所以刃柳冷冷的笑道“倘若你的工具箱在你的身边,我况且对你还忌惮三分,但是现在嘛…看到身边的椰树了吗?很快,这就是你的下场。”

    圣,又是一抹银色的圣光照耀在刃柳的身上,而那边的莫阴虽然趁手的工具不在,但是想要杀掉他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刃柳再次冲刺过来,而那边的莫阴一声怒吼“猎人-究极奥义-熊之庇护。”

    “呼呼呼…呼呼呼…”,只看到随着莫阴将一颗“熊血灵珠”直接捏爆开,全身开始不断的低吼着,而后,棕色的鬓毛不断的从莫阴的身体中生长出来,他霸气的怒吼着,一边拍打着胸膛,一边身体迅速的熊化。

    刃柳一剑刺在前方一头高达三米的黑熊的身躯上,剑刃顿时弯曲。

    碎星剑的优点是:攻速快、疾、迅,但是缺点也很同样,不够锋利、不够强势。

    “吼…”黑熊莫阴爆发出一声怒吼,滚滚的风暴直接将刃柳吹的不断的后退,下一刻,随着大地的开始颤抖,黑熊四蹄着地,奔腾过来,临近刃柳,上半身抬起。

    黑熊-無双-熊爪之震!

    两只前蹄带着逆风流与超强的威力,狠狠的拍打下来。

    碎星剑-超杀-幻影之光。

    熊蹄在爆发下来的瞬间,刃柳的全身变成了数十道剑芒飞速的扩散开,而后,一道道的剑芒杀气腾腾的围绕着黑熊不断的乱舞。

    “擦擦擦…”

    剑芒迅疾的舞动中,斩杀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只看到黑熊的身躯上面,一眨眼的功夫就裂开了数十条伤口。

    黑熊疼的不断的怒吼,一个转身,一巴掌横扫。

    “噗噗噗噗…”熊掌拍打在剑芒上面,爆出闷响。

    数十条银色剑芒迅速的后退,在天空中迅速的交织到一起,汇聚成刃柳的本体后,刃柳一脚踏树:碎星剑-超杀-龙卷·银光之锐。

    飞速旋转的刃柳身体周围开始不断的卷动起来一道道强势的银色风流,舞动中,风流迅猛的形成转动的龙卷,狠狠的爆发在黑熊的身躯上。

    “嘭…”龙卷冲击,黑熊鬓毛乱舞、身体更是被震开一大块血口,全身被掀翻在地。

    但是就在黑熊倒地的瞬间,莫阴再次爆开了一个‘巨鹰血灵珠’,只看到那头熊在很短的时间内身体上面涌动出一股股的黑烟融化中,一头巨鹰展翅飞舞而出。

    巨鹰的双爪狠狠的抓在了刃柳的肩膀上,展翅飞舞的同时,利爪上面携带着一些人皮和碎肉。

    没有提防到这一手的刃柳单膝跪地。

    而巨鹰展翅,悬浮在天空中,他看着下方的刃柳,在受伤的地方,居然有一抹抹的银光不断的闪耀而起。

    其实很早之前,夜宴便已经在调查着圣剑骑士团,一个发展的如此古老的组织,这些年的明争暗斗自然是不少的,也有很多叛逃者离开,分成三个部分:一部分是像刃柳他们这样,被除名,他们的圣光也被改变成了银色;第二种就是像落焱、寒雨他们这样,申请调离,去别的势力,追随别的君王,但是背负的,还是圣剑骑士团之名,这种几乎是被默认的,因为这会侧面的展现出来,圣剑骑士团的强悍,是加分的,所以不会被赶尽杀绝。

    而第三种,则要凶悍的很多。

    他们大多数都是一些实力强悍,但是对于圣剑骑士团的制度感觉到不满,并且想要改变这种制度的一群人,但是被打压的抬不起头,于是一气之下,离开,同时这些人聚齐到一起,去形成一个庞大的,对抗圣剑骑士团的组织。

    他们的,是黑暗邪光,威力巨大。

    这个组织直到目前为止,也参与过时代之中,但是整体隐藏的非常神秘,目前已知的的成员只有一位:九尾猫君-公孙流雨。

    这可是个非常恐怖的家伙,虽然按照辈分,公孙臣两兄妹还要叫他一声二叔,但是这家伙经历过非常非常多的大事件,但是最终都保全自己,还跟邪龙神那种利益交换一样,他是真的光靠智慧和狡猾,就躲避了很多次的危险。

    银光当然不能够治愈刃柳的伤势,但是就在这么短暂的瞬间,刃柳直接冲天而起,在巨鹰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唤声中,一剑狠狠的刺入了巨鹰的身体之中。

    巨鹰的身体消亡中,莫阴从里面狠狠的摔下来,掉在地上。

    他的身体已经是遍体鳞伤,虽然这些灵珠能够让他发挥出来动物系的血统效果,但是承受的伤害,那都是莫阴的本体自己所承受的。

    他在地上,不断的咳嗽着,不断的吐出鲜血。

    大局已定。

    刃柳放松了下来,一边移动过来一边说道“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给我的身上,带来了一些伤势的,但是你不会相要赢了我吧?你靠什么赢啊?是你这些搞笑的机关吗?”

    他说着,故意踩到了莫阴的一个陷阱。

    从后方飞舞过来的毒镖,被他随意的几剑,全部都扫开。

    他将碎星剑放在了莫阴的脖颈上面说道“知道么?在山林中有经验的野兽们,在吃了猎人的一次机关苦头后,第二次便会直接警惕了,而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们,也在不断的强化自己的陷阱、不断的升级自己的装备,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制衡和博弈的场面。”

    很遗憾。

    真是遗憾。

    刃柳说“我们成为同伴的时间太短,不然我可以给你讲很多故事听。”

    说着,舞剑就要刺死莫天阴的瞬间,天阴一声冷笑:

    高端的猎手,往往都是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刃柳还没反映过来,便看到莫阴直接捏爆了“黑曼巴毒蛇灵珠”,全身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黑蛇,而后裂开,第一条黑曼巴缠绕在击剑上面,一口,狠狠的咬在了刃柳的手背上。

    这一口下去,刃柳眼前的世界直接失去了色彩。

    而随后,一条条的黑曼巴几乎是将刃柳活生生的直接咬死。

    他瞪大眼睛,全身布满了齿痕,倒在了地上,莫阴也笑着从蛇皮中站起来,拍了拍刃柳的脸说道“喂,想要教训我?”

    我也送给你一句话吧。

    “有些猎人的陷阱,是一击必杀的,我就是那种类型。”

    夜螳螂的两个干部,竟然同时被莫阴弄死,一个被陷阱搞定,一个被阴谋搞定,天阴确实是变强了,下手狠、准、快,很符合一个优秀猎人的品质,不拖泥带水,出手必死,懂得示弱,懂得低头,懂得故意卖出破绽。

    这其实才是天阴,本来的态度。

    他还记得,当年在皇骑时代,自己就在为夏天卖命,去杀了红毛将军坤林,一晃,好长时间了。

    原来…

    不是时间越长,感情就越深呀,莫天阴以为,是这样的呢。

    他受伤了,刃柳的攻击也很凶猛,他短暂的包扎了一下后,将碎星剑随便的扔到一颗椰树上说“等你的有缘人吧。”,而后点燃一根香烟,一步步的走出椰林。

    下一步去哪儿?他当然目标清楚。

    但是,接自己的船,是另外一批人,要在午夜时分才来,他们可不会像上一批人一样,那么守时。

    他计划着未来,满怀信心,却突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抬起头,唐夜之凰喘气着,站在前方。

    小唐说“天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