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娘子倾城:厂公要娶妻 > 第34章 心病

第34章 心病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容奕在玄武帝的寝宫里等着玄武帝派去的人带回的消息,可是他的脑子却在飞速的运转着。

    这件事陡然看是大皇子的嫌疑最大,可是刚刚他在经过大皇子面前的时候,特意停顿了一下,看了大皇子一眼,大皇子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依照他对大皇子的了解,如果大皇子真的做了这件事,他不可能那么的平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件事绝对不是大皇子的手笔。

    如果不是大皇子,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想到那个人,容奕的眼里闪过一抹冷酷。

    就在容奕陪着玄武帝等待消息的时候,万全那边却传来了消息,顾青萝一直都呕吐不止,连太医院首都无能为力。

    他当时的脸色就轻微的变了变。

    “容奕,你先回去吧。”

    玄武帝开口道。

    容奕闻言也没有说话,躬身行了一个礼就退了下去。

    他本来以为万全的话又夸大的成分,可是当他回到房间看到顾青萝依旧趴在床边干呕的时候,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怎么回事?”

    容奕几步走到顾青萝的床边,也没有在意那股难闻的味道,轻轻的拍着顾青萝的背。

    看着顾青萝那张苍白的小脸,他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看了,他转头看着早已跪在那里的的太医院首,“本千户倒想知道你太医院首这个位置是如何坐上去的,竟然连一个小小的吐症都治不了!”

    太医院首闻言,两条腿都在打颤,“千户大人明见啊,下臣也是首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本来下臣开了一些药给夫人服用的,可是夫人根本就喝不下去!下臣觉得这是夫人的心病啊!”

    “解决不了,你便给本千户说是心病,我看你这太医院首也是不想做了!“

    容奕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他管着东厂,可是却没有办法决定官员的升迁的,更别说是太医院首了。可是却无人敢怀疑他的话。

    太医院首闻言立马叩了一个头,“千户大人,下臣说的句句属实啊!今日夫人恐是受了惊吓,所以才会这样的。“

    容奕闻言立即想到了之前顾青萝看到那些尸首时呕吐的样子,结合她上次看到那书坊掌柜时的惊惧的模样,瞬间明白了几分。

    “去外间候着,再熬点药来!”

    “是!”

    听到容奕发话了,太医院首连滚带爬的出去了。万全见此,也将白芷拉了出去。

    “你放开我,我要进去照顾小姐!”

    白芷使劲的打着万全,平时她是没有胆子和万全这么说话的,可是现在她一心忧心着顾青萝,早就忘记了万全的身份。

    万全是容奕身边的第一心腹,就连大臣见到他都会恭敬的唤他一声万公公,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即脸一肃,“放肆!你是怎么当差的?你没有看到千户大人想要陪陪夫人吗?你处在那儿算怎么回事,一点也不开窍。去,跟着太医去煎药去,这里我守着就行了。“

    被万全这么一说,白芷觉得是那么道理,也不反驳了,乖乖的跟着太医院首去了。

    看碍眼的都下去了,万全连忙将耳朵贴在了门上,他刚才见大人那样子是要好好的安慰夫人的。

    说起来,这可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跟着主子这么多年,都没有见他温柔的同谁说过话,这次可是一次大好的机会。

    房间里,容奕看着躺在床上一直干呕的顾青萝,皱紧了眉头,“你可是因为看到那些死人……“

    “呕!“

    容奕的话还没有说完,顾青萝吐的更加的厉害了。

    她现在感觉自己浑身都还是那股散不掉的血腥味。

    “我要沐浴……“

    顾青萝艰难的说着,洗了澡应该要好些吧?

    “胡闹!你这个样子怎么沐浴?”恐怕还不等她脱完衣服就昏厥了。

    “我难受,想吐!”

    顾青萝话音刚落,又趴在床头干呕了起来,折腾完后,她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她感觉自己的嗓子被什么堵住了,疼的紧。

    这还是容奕第一次看到顾青萝如此虚弱的模样,以往的她都是咋咋呼呼的,还从来不曾这么娇弱过。

    他不想看到她这个模样,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看着顾青萝那满头的汗水,他下意识的抬手想要替她擦擦,却被顾青萝艰难的躲开了。

    那一瞬,容奕如玉般的脸微微的变了变,“你怪我杀了那些人?”

    顾青萝艰难的摇了摇头,她想说话,可是喉咙痛的很,说不出话来。她不是圣母,如果容奕不杀了那些人,那么死的就是他们了。

    道理她明白,只是陡然看到那么多的尸体,还有那么的血,她有些不适应罢了。

    “既然你明白,为何你还要这副样子?”

    “臭!”

    顾青萝艰难的开口说了一个字。

    容奕闻言,冷漠的脸慢慢的皲裂开来,她竟然说自己臭?他不嫌弃她就不错了,她竟然还嫌弃自己!

    他刚要动怒,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抬手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袖,飞鱼服上早就沾满了鲜血。

    他觉得顾青萝有些矫情,想不理她,可是看到她那虚弱的模样,他终究还是起身进了内室。

    然后顾青萝就听到了冲澡的声音,等到容奕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日常的衣衫。

    一袭玄色的衣服将他映衬的更加的清冷。

    “我也想换。”

    顾青萝的身上也沾满了不少的血,她闻着不舒服。

    容奕觉得顾青萝事多,却也起身打开门准备唤她的贴身婢女,却发现外面只有万全一个人在那里。

    “那小婢女是煎药了,主子,要不然奴才去给夫人换吧?”

    万全的话音一落,就被狠狠的剜了一眼,然后只听“砰”的一声,房门关上,差点把他的鼻子给撞没了。

    万全揉了揉鼻子,眼里露出一抹笑意。

    主子的醋性真大……

    “你再忍忍!”

    容奕看着顾青萝淡淡的开口。太监伺候女主子换衣服的事情很寻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万全那么说,他便觉得莫名的有些怒意。

    “不要!”

    顾青萝闻着容奕身上那干净的皂角的味道,愈发的觉得自己的身上难受了。浓浓的血腥味,加上汗味,再加上吐了的那股酸酸的味道,让她忍不住更加的想要吐了。

    “帮我!”

    顾青萝拉了拉容奕的袖子,他又不是真男人,没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