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麻衣相师 > 第1910章 水下旋涡

第1910章 水下旋涡

笔趣阁 www.bqg8.la,最快更新麻衣相师 !

    不过,我还想起来了,这是水里的东西,怕不怕麒麟玄武令?

    为了这点功德,能不对这种大灵物下杀手就别下了。

    我伸手就从小绿嘴里,把麒麟玄武令掏了出来,对着那个怪东西的面门上一怼。

    搁在东海,谁看见不得给我跪下?

    可没想到,这个大蜈蚣瞅见了,愣了半秒,接着恼羞成怒似得,一条舌头对着我就缠过来了。

    这下出乎意料了。

    这些东西不是水族,还是——潇湘被废黜之后才修行出来的,根本就不知道怕?

    我歪过头闪开,果然,其他那些赖头渔女什么的,也不认识麒麟玄武令。

    那没辙了,我只好不客气了。

    一把抓住了斩须刀,金气炸起,对着大蜈蚣就削了过去。

    不愧是九丹灵物,壳子极硬,那些手腕子不知道斩须刀的能耐,竟然还竖起来想挡住。

    可惜一碰上了斩须刀,那些长着刺的手爪子,全部分崩离析,硬壳子在水里“咻”的划过,撞出数不清的白浪。

    那一瞬间,跟枪林弹雨似得,瞬间把那些争先恐后往这里游动的小邪祟贯穿了不少,全挂在了水里,像是一个个标本。

    这一下,把所有的小邪祟全给震慑住了。

    大蜈蚣就更别提了,那双巨大的眼睛猛然翻到了下面,盯着自己的伤口,有了一瞬凝神。

    我抬起头盯着它——怕了,就赶紧滚。

    但这个玩意儿比我想的更烈性,下一瞬,上半身暴起,数不清的胳膊张开,对着我就扑下来了。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嗤”的一声,斩须刀带着龙气,将面前一切,全部劈开,旁边的礁石,也瞬时粉身碎骨。

    刀锋掀起一阵金气,锋锐凌厉的对着大蜈蚣坚硬的壳子就扫过去了。

    “咔”的一声脆响,大蜈蚣偌大的身体,猛然一分为二,它眼睁睁看着自己下半截身体,失去了生命力,猛然坠入到了深不见底的黑水里。

    凤凰毛在水里也炸起了一股子橙色的凤凰火,直接把一圈小邪祟清除,还有数不清的小邪祟想趁机过来,杜蘅芷手一撒,数不清的白纸小人从她手里扩散开,灵气四溅,直接把小邪祟掀翻。

    再有小邪祟,白藿香在最后面,反手就是一把针。

    程狗借力,失重一样漂浮到了我上头,倒挂着,以一种自认很帅的姿势,回头给我挑了个大拇指。

    其实程星河长得挺好看的,但是他的沙雕,总会让人忽略他的颜值。

    白藿香和杜蘅芷也看见我砍断了大蜈蚣,都高兴了起来,可下一秒,她们俩的表情同时一僵。

    我立马就反应过来了——身后本来应该静止的水,微微有了波澜。

    煞气。

    程星河也看清楚了,连水里不能说话都给忘了,张嘴就想提醒我,结果满口的水灵芝直接就飘出来了,赶紧一只手往回塞,另一只手抬起来打手势:“后面!”

    回过头,蜈蚣巨大的上半身挣扎了起来,所有残余胳膊根根炸起,一头对着我就撞了下来。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真是名不虚传。

    我侧头闪过去,看来,只要这东西内丹还在,那碎尸万段,也能活下来。

    杜蘅芷和白藿香立刻就想往上冲,金毛也抖动着一身的毛要冲上来,可已经来不及了,那只大蜈蚣浑身的胳膊炸开,跟蒲公英的毛一样,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离开了身体,那些胳膊也跟壁虎尾巴似得,是活的!

    程星河一愣,我现在还记得,后来他回想起了这一瞬,就一个想法——他娘的好像航母发射战斗机一样。

    那些胳膊,奔着他们抓的,全是要害。

    我皱起了眉头,这玩意儿是真的不想活了。

    只是,我看不清楚,内丹到底在哪个位置?

    回头跟程星河比划,程星河转过脸想帮我看,可一瞬间,也露出了迷惘的表情。

    坏了,四相局被破开,他这二郎眼时灵时不灵的,正是没看清楚的时候。

    来不及了。

    我一头撞上去,挡在了大蜈蚣前面。

    程星河他们都紧张了起来,疑心我要送死。

    大蜈蚣等的就是这一瞬,对着我就打开了两个巨大的颚片,一条舌头伸出来,奔着我耳鼻就勾。

    我手起刀落,那两个颚片嘣的一声就直接被我砍断,但是那舌头出人意料,快的跟闪电一样,见事不好,瞬间就缩回去了。

    程星河一凤凰毛打飞了一截子胳膊,奔着我就冲了过来,可下一秒,数不清的胳膊四下里飞过来,死死把他扣住了。

    坏了,金毛冲过去要救他,结果四个胳膊飞出,牢牢抓住了金毛的四肢。

    杜蘅芷和白藿香也是一样,全被胳膊围住了——这胳膊上还有倒刺,防不胜防。

    程星河一边挣扎,一边尽力抬起了手,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这一瞬,那细长尖锐的舌头趁着我分神,对着我鼻子就伸进来了。

    周围一瞬间,升起了数不清的绿色萤火——是那些小妖邪的眼睛,等着分食尸体。

    可这一瞬,斩须刀旋起,对着大蜈蚣的脑门就劈了下去。

    这一下,“嘣”的一声巨响,大蜈蚣的头壳直接被我劈开,我一只手伸进了破口,没费太大力气,就抠出了一个东西。

    大蜈蚣的眼神定格住了。

    我拽住那个东西拖出来——赫然是个圆滚滚的内丹,莹绿色,坚硬无比。

    还真是九丹。

    下一秒,大蜈蚣巨大的身体悄无声息的往下坠落——以此同时,程星河他们身上的那些倒刺胳膊,也全无力的垂了下来。

    搞定了。

    程星河立马把那条胳膊给拽下去,两个胳膊抬起,给我比了个心。

    我刚要高兴,就看出程星河脸色不好看。

    他的皮肤上,出现了很多交错的细小纹路。

    绿色的。

    坏了,这货光顾着给我比划大蜈蚣内丹的位置,没顾得上抵御那些手臂,自己倒是中毒了!

    我立马奔着他就冲了过去,但就在要靠近他的时候,水忽然震颤了起来。

    这感觉——像是谁碰到了一个开关,启动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简直跟滚筒洗衣机转动起来一样。

    卧槽,什么情况?

    我眼睁睁就看着,程狗在离着我一指头的距离,瞬间被卷远了。

    不光程狗,还有白藿香和杜蘅芷——以及金毛!

    隐隐约约的,我就觉出来,这旋涡来的不对劲儿,刚才这附近,肯定有谁,动了什么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