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娇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漏洞

第二百六十九章 漏洞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郁棠觉得都可以。

    只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两个人刚刚决定去逛永福寺,迎面就碰到了裴宴和殷浩。

    殷浩在外放淮安之前,在翰林院里呆了六年,常去探望殷明远不说,还常去徐府蹭饭。徐小姐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加之徐小姐活泼可爱,他很喜欢,待徐小姐不像弟媳更像妹妹。

    徐小姐也很亲近殷浩。

    看见殷浩,她立刻欢天喜地迎了上去。

    “二哥!”她娇嗔道,“你们跑哪里去了?让我们好一阵等!”

    殷浩笑着朝徐小姐点头,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郁棠的身上。

    郁棠穿了件水绿色的净面褙子,却嘴唇红润,青丝乌黑,皮肤雪白,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比春日里的花朵还要娇艳。

    他不禁道:“这位是?”

    徐小姐忙向他引荐:“郁小姐。我去临安城后交的好朋友,这次尽地主之谊,陪我来杭州城游玩的。”

    之前殷浩听杨三太太说起过,只是没有想到人这么漂亮,而且目光清亮,看着也沉稳。

    这要是能做他们殷家的媳妇就好了。

    他一面和郁棠打着招呼,一面在心里琢磨,殷家有没有合适的子弟。

    那边裴宴却早已等得不耐烦了,他问郁棠:“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他们已经见过陶清了,知道王七保会支持陶安争取江西巡抚的职位后,陶清已经下山,去准备给王七保的礼品去了。

    郁棠见有外人在,继续给着裴宴面子,道:“我们准备去永福寺逛逛。”

    永福寺比较小,风格和灵隐寺截然不同。

    裴宴就约殷浩:“我们也去那里逛逛好了。”

    殷浩诧异地睁大眼睛。

    他们两个大男人,怎么好和两个小姑娘一起去逛寺庙。

    裴宴自觉失言,忙道:“我们去那边说说话!”

    殷浩不疑有他,笑着对徐小姐道:“你给我们打打掩护,让我们远远地跟着你们。”

    这个可以。

    徐小姐爽快地答应了

    裴宴开始绞尽脑汁地想着怎么把殷浩支走。

    可他们刚刚到灵隐寺的侧门那里,居然遇见了顾昶。

    “郁小姐!”他又惊又喜,道,“我们可真是有缘!”

    郁棠非常地意外,笑着朝顾昶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倒是殷浩,道:“朝阳你来灵隐寺怎么也不约我?我还以为你出去办事了,拉了遐光过来。他这个人,干什么都板着张脸,最最无趣不过了。早知道你过来,我就不约他了!”

    语气里是满满的抱怨。

    熟悉的,知道他这是在和裴宴开玩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在嫌弃裴宴。

    顾昶当然不会当真。

    他呵呵地笑。

    原本也不应该当真的裴宴却看了郁棠一眼,见郁棠一副安然无澜的样子,想到陶清的话,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脸都黑了。

    殷浩想也没有想地拉住顾昶就道:“你这是要去哪里?我们准备去永福寺逛逛,你要不要一起?”

    顾昶看了郁棠一眼,笑道:“好啊!我正好没什么事,还想着是在灵隐寺用了斋席再回去还是这就下山。既然你们准备去逛永福寺,那大家不如就留在灵隐寺用了晚膳再回去吧?我来做东!”

    只是他看郁棠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无意间扫过裴宴。

    他发现裴宴的脸色很难看。

    顾昶心中微愣,想着裴宴不会是把殷浩的玩笑话当真了吧?如果是这样,那他的心胸就很狭窄了,且是个开不得玩笑的人。那裴彤会不会因为一些小事得罪了裴宴而不自知呢?

    看来这件事他得放在心上,好好地问问裴彤了。

    顾昶在前面带路,向殷浩介绍永福寺:“……慧理禅师创建的。和灵鹫寺、灵隐寺一样。原来叫资严寺,后改名为永福寺……”

    殷浩心不在焉地听着,脑子转得飞快,想裴宴到底要和自己说什么?他得想个什么办法才能把顾昶晾一边去?

    裴宴落在了他们的身后,渐渐靠近了徐小姐和郁棠。

    他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顾昶虽然令人讨厌,但他的出现拖住了殷浩,也算做了件好事了。

    他想了想,干脆慢下脚步,和徐小姐、郁棠并肩而行。

    “徐小姐什么时候回京城?”裴宴没话找话地道,“我听青沅说徐小姐准备过两天上街去买些土仪带回去。正好我想给明远和张府带点东西去,想请徐小姐帮个忙。”

    徐小姐还惦记着灵隐寺主持师傅的画,对裴宴自然也就比平时要热情。

    她笑道:“多谢三老爷了。到时候您让管事的交给我家随行的婆子就是了。”

    裴宴道了谢,想着办法和郁棠搭话:“郁小姐送走徐小姐也要回临安城了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吧?这几天浙江布政使要来上任了,我们一起回去,也能有个照应。”

    郁棠还没有回答,徐小姐已讶然道:“浙江换布政使了?”

    裴宴笑着点头,道:“上个月下的旨,这几天应该就要到了。”

    徐小姐道:“换了谁?秦大人去做什么了?”

    裴宴的目光在郁棠身上停留了片刻,道:“原云南布政使李光调到浙江任布政使,秦大人调入京城,任礼部侍郎。”

    徐小姐有一个兄长任礼部主薄。

    她心里有点乱。

    不知道杨三太太这次拜访故交,有没有拜访秦大人。

    如果没有去,不知道这个时候再去还来不来得及。

    她思忖了几息功夫,涎着脸问裴宴:“秦大人的调令已经到了杭州城吗?”

    裴宴道:“应该到了。不过,以秦大人的性子,李大人还没有来之前,他应该不会声张。”

    徐小姐就有点急了,她悄声对郁棠道:“要不你先去永福寺,我有点急事,要交待阿福一声。”

    郁棠虽然不知道秦大人调离浙江与徐小姐有什么关系,但看徐小姐的样子,她怀疑裴宴是故意告诉徐小姐这个消息的,隐隐感觉到裴宴这是要支开徐小姐似的。

    她一时心跳如鼓。

    她是顺势而为听听裴宴会跟她说些什么呢?还是继续不理睬他,陪着徐小姐去办事呢?

    郁棠没能犹豫半息工夫,裴宴已道:“那我陪郁小姐在这里等你吧!你快去快回。”

    灵隐寺离永福寺不过一射之地,他们又走的是侧门,树木繁茂,石径清幽,没有什么香客,留郁棠一个人在这里的确不太好。

    徐小姐应了声“好”,对郁棠说了声“我马上回来”就急匆匆地带着阿福去了旁边的大树下说话。

    裴宴的目光犹如实质般落在郁棠的身上。

    郁棠装作不知道,四处张望,一副打量周遭景色的样子。

    裴宴轻轻地咳了一声。

    郁棠才下意识地望了过去。

    只见裴宴神色紧绷地将捏成拳头的手挡在了嘴前,又咳了一声。

    郁棠道:“你是受了凉还是嗓子不舒服?要不要请大夫看看?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灵隐寺内就有医僧。只是不知道医术如何?要不我让青莲陪着你回去看看吧?”

    裴宴的脸一下子黑如锅底。

    半晌,他才沉着脸道:“你可还在为我问你怎么认识顾昶的事生气?”

    顾朝阳变成了顾昶。

    郁棠很是意外,本能地就否认:“没有。”

    裴宴道:“你说谎!要不然我说抬举江潮的时候,你怎么一点也不高兴?”

    郁棠被问得咽住。

    裴宴眼底闪过一丝得意,觉得陶清果然是兄长,很是靠谱,遂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觉得非常地奇怪,那顾昶怎么会三番两次地碰到你。顾家在杭州城又不是没有宅子,他如今是御史,回顾家也算是衣锦还乡了,他不仅藏着掖着,还住到我这里来。我是怕他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前世今生,郁棠最恨别人对自己有“不好的心思”了。

    这一世,她已经从前世的泥沼里爬了出来,裴宴凭什么这样说她。

    她气得暴跳,道:“三老爷此言差矣。我只是个穷秀才家的女儿,出生寒微,长在闾巷,有什么值得别人记挂的……”

    郁棠的话还没有说完,裴宴就意识到自己又说错了话,而且……这次比上次还要严重。

    他忙补救道:“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家,行事恣意就不说了,怎么脾气还这么泼辣?顾曦的婚约是你拆散的吧?李端家是因为你倒霉的吧?顾昶是什么出身?他若是有心,会查不到?”

    郁棠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裴宴看了心中大定,嘴里却毫不留情地又道:“你就不能长个心眼?我这边急得不得了,你却在那里和顾昶说说笑笑的!你给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顾昶的?我也好给你分析分析。”

    郁棠这才发现,自己今生还真没有什么机会在顾昶和她说话之前就认识他。

    这个谎该怎么圆?

    郁棠额头上冒出汗来。

    偏偏裴宴还在那里催:“你仔细想想,你第一次见他是在什么时候?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话?他当时是什么表情?”

    他问得急了,郁棠只好心一横,道:“我真的不记得了!自从我做了那个梦之后,有时候我压根分不清楚哪些是做梦梦到的,哪些是我真实经历过的!”

    裴宴吃惊地望着郁棠,心中升起股不好的念头。

    难道顾昶接近郁棠,真的是有什么目的不成?

    裴宴想再仔细问问郁棠,徐小姐已经交待完了,正朝着这边过来。

    他不好再多说,只能神色肃然地叮嘱郁棠:“你不要再和顾昶说话了。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