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娇 > 第十三章 裴家

第十三章 裴家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哪个丈母娘不喜欢听人夸姑爷呢!

    计大娘对她们更热情了,放下了防备,和她们说着裴家的事:“家里的事很多,有三个大总管,七个管事。大总管管着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二总管管着府里的庶务和人情往来,三总管管着府里账房和外面的掌柜。七个管事里,大管事跟着大总管;二管事、三管事跟着二总管;其他的四位管事则跟着三总管,其中七管事又专管内宅的事,比如我,就归七管事管。

    “至于说佟大掌柜的,他们祖上就是服侍老祖宗的,后来裴府能在临安扎下根来,他们家立下了大功。老祖宗驾鹤归西前放了佟家的籍。但佟家祖上是个知恩图报的,虽说放了籍,却一直没有走,还帮着掌管着当铺这摊子事,特别的有体面,与旁的世仆是不一样的。”说话间带着与有荣焉的自豪。

    只要是生活在临安府,就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要和裴家打交道。

    如今的郁家,不管是重新建铺子,还是因为那幅画,都和裴家有了更深的往来。

    前世,是裴家三老爷做了宗主。

    郁棠因此不像郁文或是陈氏对这件事有很多的猜测。

    但裴老太爷的丧事透露出太多的信息。

    比如说,临安城的那些商户有什么事,求的是大总管;裴老太爷病逝,理应管着外面生意的三总管却主持着裴老太爷治丧的事;应该这个时候站出来帮着治丧的二总管却不知道在干什么?

    裴家三老爷是怎么做的宗主?

    这期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三位大总管此时是一心奉裴三老爷为主,还是各有心思?

    那谁是裴家三老爷的人?谁又是站在长房那一边的?

    郁棠前世纵然嫁到了李家,因被困在后宅,对裴家的事知道的也不多。

    前世,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非议三老爷。

    好像他一出现在裴家就已经是只手遮天,一锤定音,全族顺服,无人敢有异议了。

    她不想郁家卷入裴家的这场事端中去。

    还有那个她在当铺遇到的青衣男子,看年纪应该不是长房的两位少爷。那他和裴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会不会是其他两支的少爷?

    此时他站在哪一边?

    他知不知道最终赢得这场战争的会是裴家三老爷?

    从前世的事看那位裴家三老爷的性情,成了裴家宗主之后的裴家三老爷,十之八、九是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角色。

    不知道那位青衣男子会不会因此避其锋芒。

    看那样子,他也是个桀骜不驯的……

    郁棠心里乱糟糟的,她理不清楚此时她是更想让郁家避祸还是想知道那青衣男子的处境……但她已止不住自己对于裴家的关注。

    郁棠道:“那三总管可有得忙了!又要管外面的事,又要管府里的事。大总管和二总管也不帮帮忙吗?”

    计大娘惊觉自己失言,偏偏郁棠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她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大总管和二总管还有其他的事”就转移了话题,道:“我看秀才娘子的身子骨还是很弱,您若是准备祭拜完老太爷在我们府里用了素斋再回去,我就让人带您去偏厅后面的庑房歇个午。这中午的太阳太辣了,您小心中暑。”

    怕引起计大娘的怀疑,郁棠只好暂时打住。

    陈氏谢过计大娘,说起裴家老太爷对她的恩惠来。

    郁棠一面听着,一面观察着周遭。

    她发现这一路走来,还就真没有看见一朵别色的花。

    可见这位三老爷此时已令行禁止,表面上没人敢不遵从的。

    郁棠更是担心了。

    只是不知道裴家三老爷是如何上位的?

    是拿着裴老太爷的遗嘱逼迫众人就范的呢?还是在鲁信等人有流言蜚语传出来之前裴三老爷就已经挟天子以令诸侯?

    她心不在焉的,等听到动静的时候,发现她和母亲已随着计大娘进入了一个哭声震天的院子,很多像她们这样的乡邻在这里哭灵。两旁的水陆道场梵唱绵长,念诵有韵,比人还高的三足铜鼎香炷如林,白烟袅袅,若不是到处挂着的白幡,她差点以为自己进了哪个寺庙。

    陈氏被呛得咳了几声。

    计大娘道:“请跟我来!”

    领着她们穿过众多哭灵的妇人进了偏厅,在中堂给裴老太爷的画像磕头、敬香。

    起身时郁棠认真地打量着裴老太爷的画像。

    三缕长髯,卧蚕眉,杏仁眼,广额丰颊,穿着件青绿色织金五蝠团花的圆领襴衫,笑眯眯的,看上去非常的慈蔼。

    不知道这幅画是谁画的,工笔十分的了得。面相栩栩如生不说,细微的表情都画了出来。郁棠就算是不怎么懂画,也能感觉得到这画者的功底。

    不知道是哪位大家所绘?

    裴老太爷在画这幅画像的时候是否会想到他死后裴家会闹出争夺宗主之事来呢?

    可见世事无常。

    郁棠在哭灵声中突然生出几分悲切。

    她眼眶湿润,落下泪来。

    陈氏更是哭得不能自已。

    郁棠和计大娘一左一右地搀着陈氏出了偏厅。

    计大娘略一思忖,叫了个名唤“累枝”的丫鬟,吩咐她:“这是郁秀才家的娘子和大小姐,你领了娘子和大小姐去后面的厢房先歇着。”又对陈氏道,“我在外面还有差事,就不陪你们了。等会我再来看你们。”

    庑房换厢房,这显然是计大娘在照顾她们。

    陈氏和郁棠忙向她道谢,道:“我们在庑房休息就行了。”

    计大娘低声道:“没事!那处厢房原是内宅女眷的客房,没有安排待客,给你们歇一天,不打紧。”

    这也是计大娘的好意。

    母女俩谢了又谢,见计大娘说得真诚,又有仆妇来请计大娘示下,不好耽搁她的时间,就感激地应了,随着那个累枝上了西边的回廊。

    “这么好的人,怎么说去了就去了呢?!”陈氏还沉浸在伤心中,一面用帕子抹着眼泪,一面喃喃感叹。

    郁棠安慰了母亲几句,抬头发现她们跟着累枝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处僻静的小院子。

    院子里青竹溪水、板桥灵石,布置得十分精致,哭灵声隐隐传来,将小院衬托得更为静谧。

    累枝推了西边厢房的门,请了陈氏和郁棠进去,低声道:“郁家娘子,您先在这里歇会,用午膳的时候我来请您。”说完,亲自给两人倒了茶。

    郁棠瞧这厢房清一色的黑漆家具,天青色帷帐,青花瓷的花瓶里还插着一高一矮两枝碗口大小的白色晚玉兰,布置干净素雅,整洁舒适。

    庑房换了厢房,她猜此处应该是为裴家亲戚故交女眷准备的休憩之处,计大娘多半看着她父亲是秀才,她母亲体弱又说话相投,给开了个后门,将她们母女安排在了这里。

    陈氏接过茶,温声向累枝道谢。

    郁棠想着计大娘能让这累枝做事,这累枝想必和计大娘关系不错,她接过累枝的茶,谢了一声“劳烦累枝姐姐了”,道:“我们能在这里歇了,都是托了计大娘和累枝姐姐的福。等过几天计大娘和累枝姐姐不忙了,我们再来拜谢。”

    累枝没想到郁秀才家母女对她也会这样客气,不禁多瞧了郁棠几眼。

    郁棠衣饰寻常,中等个子,眉眼柔美,气质温婉,细腻的皮肤更是欺霜赛雪,仿若凝脂。

    累枝讶然。

    郁家小姐竟然是个不输裴家太太、小姐们的大美人。

    郁棠原来就是个大方的性子,后来又有了些匪夷所思的遭遇,行事间就更不卑不亢,从容淡定了。

    她任由累枝看着。

    倒是累枝有些不好意思,低了头,恭敬地道:“郁小姐客气了。您的话我一定带到。”

    “计大娘和累枝姑娘都有心了!”陈氏又和累枝寒暄了几句,亲自送了累枝出门,这才面露疲惫瘫坐在了屋里的罗汉床上。

    郁棠想着这是计大娘给她们开的后门,让人发现就不好了。遂关了面向院子的那一面窗棂,开朝外的那一面窗棂。而且就算是开了,也不敢全开,开一半留一半掩着。然后去给母亲拧个帕子擦汗,道:“姆妈,您先歇会,午膳的时候累枝会来唤我们的。”

    陈氏点了点头,心里过意不去地道:“如果不是我这身子骨,我们也不必在裴家讨一顿素斋吃了。说的是来给裴老太爷上香,却讨了他们家一顿饭。”

    郁棠安慰母亲:“裴家是钟鸣鼎食之家,不会在乎这一顿两顿饭的。”

    陈氏见郁棠额头上都是汗,心疼道:“你也别勉强自己。若是觉得热了,就找个地方歇歇凉,可别来给裴老太爷上香,却把你给热着了。”

    “知道了!”郁棠应着,端了小木杌过来,要帮陈氏捏腿。

    陈氏又惊又喜,道:“哎哟!这可了不得了,我可从来没有享过闺女这样的福气呢!”

    是啊!

    从前她不懂事,不知道珍惜。

    现在才知道这样的相聚是多难能可贵。

    郁棠眼底发涩,撒娇着把这件事揭了过去,坐在陈氏腿边给她捏腿。

    陈氏一面享受着女儿的孝顺,一面和她絮叨:“人都说有福之人六月生,无福之人六月死……裴老太爷做了多少好事……好在是两位老爷都在家,临走的时候儿子都在身边。不过也不好,白发人送黑发人,大老爷不在了……”

    郁棠左耳进右耳出,想着那些全写着“裴”的山林茶庄、街道码头,不无感慨地想:难道是因为裴家行的是小善?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

    陈氏和郁棠齐齐愣住。

    郁棠想到计大娘的话,悄声对陈氏道:“您先坐着,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