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色荡漾:顾少,你够了 > 第1049章 罪魁祸首

第1049章 罪魁祸首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唐,你现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这个时候小唐心中清楚顾可彧应该是在剧组里边,所以除了一些特别的事情之外他绝对不会打电话过来。

    “顾可彧,我刚刚帮你接了那个《娱乐特工队》的邀请函,他们下一期想让你去当代主持人。”

    如果换作以前小唐早就激动的不得了了,但是现在他心中只有平静,对于这些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

    顾可彧点了点头,然后反问的说道:“他们只邀请了我一个人吗?应该还有其他嘉宾吧。”

    “对,除了你之外,江映寒也被邀请去参加下期的节目了,我还打算打电话通知他一声的。”

    小唐说完之后又喝了一口水,那边传来了咕噜咕噜的声音,随即他又慢慢的说道:“你现在这会儿应该是在剧组吧,你同他讲一声吧,我就不刻意说了,到时候让他记住和你一起去参加这次节目就行了。”

    “我没在剧组里边刚出来,你还是另外给他打电话吧。”顾可彧有些没好气的对着小唐说道。

    她现在已经出到剧组外面来了,所以根本就不想回去再面对江映寒,而且刚刚那个尴尬的场景,让顾可彧浑身都有些不太自在。

    “可彧,我这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你就当做做好事儿吧,一定要记得通知他一声!”

    小唐说完之后就快速挂断了电话,那边瞬间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看着已经跳回到了桌面的手机,顾可彧就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小唐现在完全就是全身心的站在了江映寒那边。

    虽然心中有些不情愿,但是顾可彧也还是转过身子打算回到剧组里边去,好在刚刚她只是出来没走多远,所以没一会儿就到了剧组。

    只不过顾可彧还没进去时,隔着老远就看见了树荫下边停了一辆显眼的加长版林肯,而且旁边还站着两个高大的身影。

    顾可彧没过去,她只是半眯着眼睛向那边看了一眼,站在车子旁边的果然是江映寒和他父亲。

    看着他们的动作,估计又起了争执。

    想了一会儿之后,顾可彧就慢慢的走到树荫旁边,确定这个地方能够听清他们的话,又不会轻易被发现之后就站在树后面开始偷听了。

    看着自己现在这个鬼鬼祟祟的模样,顾可彧心中都是觉得有些好笑,好像因为生活中的事情,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偷听大魔头了。

    “你究竟还要在娱乐圈里边待多久?阿寒,我现在已经老了,咱们家以后还是需要你来当顶梁柱的,你回来吧,娱乐圈这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

    江映寒的父亲看着他时眼睛里边全是无奈,虽然说出来的话带着几分声硬,但是又多了几分哀求。

    江映寒只是微微背过身子去,没有和他父亲对视。

    “我不知道娱乐圈是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但是我现在还有没处理完的事情,只要一天没办好,我就一天不离开。”

    江映寒低下头去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脚尖,半靠在车门把手上,看着就有几分落寞。

    “江映寒!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这样执迷不悟!你难道就只是一个演员吗?你知不知道家里的事情还等着你去处理!你作为江家的男人,责任是不可推卸的!”

    江映寒父亲脸上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看着这个儿子眼底里就流出了一抹心疼。

    “你说,以前那个江映寒究竟到哪里去了?”

    江映寒没有很快回答他父亲,他只是照样死死的盯着地面,随后抬起头来,眼睛里边全是抱歉和愧疚。

    “爸,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对,但是现在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没到,你放心,半年之后不管我做的事情结果如何,我都会听你的话回去继承家业的。”

    江映寒说完话之后就停顿了几秒钟,随后又把视线转到移到一边去慢慢的说道:“我努力了这么久,我不可能让之前的一切都白费了,现在是紧要关头,我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阿寒!我真的没想到你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你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把责任弃之不顾!”江映寒的父亲眼睛死死地盯着江映寒,随后脸上就流露出了失望,更是有些颓然的摇了摇头。

    江映寒的动作有些僵住了,他的脸色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但是这一切很快就被他掩饰下来了,他半靠在车把手上还是那一副不闻不动的样子。

    “我非常清楚我现在在做什么,不管您接下来还要说什么话,我都不会动摇我的决心。”

    证明自己的话说完之后,江映寒也叹了一口气,随后连语气都软和了几分。

    “爸,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让你操心过,你就让我自己为自己活一次吧,我好不容易遇见这么一个喜欢的人,我不想就这样轻易的失去她。”

    看着儿子现在已经对自己有些低三下四了,江映寒父亲也不好再执意强迫他,只是眼神里边流露出了遮掩不住的失望和心疼。

    “好,我现在还是遵守之前合理的约定,但是阿寒爸作为过来人我真的要劝你一句,那个女人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你还是趁早放弃吧。”

    江映寒父亲说完之后又长叹了一口气,随后抬起头来看着有些亮晃晃的天空说道:“算了,反正你现在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有些路还是得你自己走。”

    话说完之后,江映寒父亲就绕到一边去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过一会儿之前那个司机也回来了,更是直接把车子开离了大门口。

    尾气席卷着地上的灰尘扬起了老高,直到轰隆的汽车发动声都消失不见之后,江映寒也还是呆呆的站在一旁死死地盯着车子远去的方向。

    他只是那样站在那里就很容易给人一种落寞,又有些孤寂的感觉。

    看着他脸上流露出来的神色和那抹单薄的背影,顾可彧也是长叹了一口气,江映寒现在完完全全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和之前那个阳光活泼的人一点都沾不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