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女二三男事【完结】 > 一女二三男事【完结】_分节阅读_105

一女二三男事【完结】_分节阅读_105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没想到还跟从前一样紧致。”

    “别说话.用心点。”这具身子.经过多年的男人们滋润.变得异常敏感.轻微的挑逗都能激起情意.她把他身上的龙袍剥落.肌肉纠结的胸膛是她看不够的类型.舌尖舔着硬硬的肌肤.遇到暗红的朱砂.贝齿咬在上面.轻轻啃噬。

    “唔.皇后用力咬。”皇甫泽端到了紧要时候.两手抓住妻子的臀.用力冲撞。

    “我怕咬坏的……嗯……”叶惠禁不住抚摸自己的小腹.似乎想感受里面的东西有没有把自己顶坏.可是这时候身子忽的发颤.尖叫起来.耷拉在下面的腿猛地抬起来.手上臂劲.紧紧圈男人壮硕的臀。皇甫泽端正想回答妻字你还是咬坏我吧随即被她的瞬间灭顶刺激到高了.发出爽死一样吼叫。招呼墨琪送来温水.他给她擦洗了一遍.觉得不够似的.趴在她的腿间亲吻了好久.直吻得叶惠气喘吁吁.又被他按在身下要了一次。躺在紫檀木大床.她腿都软了。

    “我都说不孩子了.怎么还一个劲的做啊.真要命。”

    “不生孩子就不做了.那要男人的这里做什么?”皇甫泽端抓着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下面.轻斥道:“这里是为你们女人长的.你忍心它老是垂头丧气的?”叶惠握的地方又有抬头的架势.为女人才长出来的.听起来很好笑.这位天鹰门的大师兄一向阴沉的脸色.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说笑话了.学会讨好女人了?是自从他当了父亲吧.逐渐转了性子.变得跟从其那不一样了。

    “今天南诏国.扶桑.高丽三国派来使者送来了国中的数名美男.说要献给皇后在身边服侍之用。”皇甫泽端皱着眉.慢慢吞吞的道:“惠儿.你要是不喜欢.我就把他们都打发了。”

    “明明是你不喜欢才对。”叶惠点着他的鼻子.嘲讽的道。即使这个社会女人再少.女人可以有多老公.但男人仍在吃醋。

    “我不是担心太过辛苦吗?”皇甫泽端嘴硬.可是眼里的别扭泄露了心事.见妻子还在耻笑.抓着头发道:“好吧我承认.我真心不喜欢你身边的男人太多。”

    “其实我也不喜欢。”叶惠慢悠悠的道.神真诚的望着他:“我终期一辈子不想要其他的男人了.你们几个陪伴我就满足了。美男东来鞋子.不是想求报答吧不行就送给宗亲.宝华长公主不想很喜欢新鲜漂亮的男人.都懂给她好了。”宝华长公主自从那年被赶出皇宫.就没胆子来了。皇甫泽端看她老实.等级后也没撤出她的公主身份。至于从前的废太子早就一命呜呼.皱眉死的众说纷纭.有说在家里上吊了.有说坐船受惊吓死了。叶惠觉得废太子的死跟自己的二老公分不开关系.但不想多管。皇甫泽端又在皱眉:“皇后不想再纳男人可不行.至少要纳一个吧前个三师弟还跪在太和殿乞求入住长乐宫侍候.大家都是从小长大的兄弟.不同意不太好。”三师弟.楚瑜叶惠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那年无意中发现他的心事之后.再也没去过阿瑞斯酒楼.之后在街上见过几次.就是随手打个招呼而已。叶惠没捞到睡午觉.有点困了.打了个哈吹道:“你四师妹不是喜欢他吗?你给他们指婚好了。”皇甫泽端望着睡着的妻子.心里着实有点无可奈何.她以为他是这个世界最伟大的王.没有搞不定的事情。但事实上还一个人能压住他.就是他的师父天琦道人。老家伙最会管闲事.如果他把三师弟踢出局外.别人还没叫冤.老家伙先跳脚。天琦道理治理天鹰门很不上心.治理天下更没兴趣.唯一的优点就是护短.对门中弟子格外的爱护。-本文首发晋江文学城第二天.叶惠收拾好了准备出宫看看秦家二老。

    “母后。”已经八岁的恒挺进了长乐宫.立即抱住叶惠.眼泪汪汪的哭泣:“黑狼快死了.你救救它吧”犬科类的动物的寿命都不长.狼和狗差不多.约1216年寿命.由人工饲养的狼可活到20年。叶惠不知黑狼实际岁数.但它的一口牙齿都没剩下几颗.估计很老了吧自然界的生命都有死亡.没有任何动植物能逃过。叶惠来到东宫.恒挺现在是太子.瑶光殿已经归他所有.这孩子自小跟黑狼投脾气.甚至把黑狼当成手足.当成亲人一样。

    ☆、114晋江独家发表

    瑶光殿的西侧暖阁里,黑狼俯卧在床榻上,神色忧郁的瞅着门口,似在等待什么人,旁边是一个小太监,正端着一碗汤药打算喂它吃,黑狼侧过头,避开药碗。

    东宫的服侍的下人都知道黑狼通人性,不敢用强,把药碗拿开。

    叶惠在来的时候让人去太医院召见了太医,当面询问了黑狼的情况,从太医禀报下得知黑狼寿数已到,心情沉重的来到瑶光殿,看见黑狼一如既往的安静,但虚弱的神态却透着死亡气息。

    她一句话也没说,在床头坐下来,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脊背。

    黑狼转过头,带着眷恋和不舍,伸出来舌头舔了舔她的手背,然后发出近呜咽的低吟,近乎人类的哭泣,碧绿的瞳仁流下了一滴泪。

    叶惠把它的哀伤理解成了另外一种意思,拍了拍的它脊背,道:“每个生命都会经历生老病死,将来我也会同你一样离开这个世界。面对生命的结束,我们都无可奈何,就当成一种重生吧。用不了多久,我想你还会在我身边出现,我希望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拥有一个人类的躯壳。”

    叶惠说这话的时候,没有注意,黑狼的那双碧绿的瞳眸闪过一道光,瞬间恢复平静。

    “娘娘,要不要给黑狼喂药喝,这是太医配的,说是能延缓死亡的时间。”

    太监把放在桌上的药碗又端起来。

    “不用了,你出去,别让其他人进来。”生命既然走到了尽头,她不认为活受罪是件好事。

    太监离开了,恒挺又进来,站在床头流泪:“母后,我不想让黑狼死,真的没办法了吗??

    叶惠摇着头:“你出去吧,今晚在长乐宫睡吧,我要留在这里陪它。”

    “母后,我也想陪黑狼。”

    “听话,恒挺,我想黑狼更需要我,你不愿它带着遗憾离开是吧?”

    “我知道了,母后。”恒挺默默的出了暖阁。

    叶惠抱着黑狼的头,不愿放下,一直以来,她感觉到它对她很是依恋,有着超乎自然的情谊,那么要离开了,就让她送它上路吧!

    “虽然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历,不过你能离魂,能在当初把一缕游魂的我从那个世界拯救回来,你一定不是普通的狼。”她忍不住把自己的脑袋贴向它的脊背,摩擦它柔软的毛发,低沉的叹息:“你在这个时代是惟一知道我来历的,你让我觉得跟从前的世界还有一丝联系,虽然你是一只动物,如果你不在了,这个社会对我来说是很孤单的。”

    黑狼又转过头在她的手背上舔了舔。

    叶惠上了床,陪在一起躺着:“死亡没什么恐惧的,别怕,以后我也都要走上那条路,也许那个世界比我们想象中的要美好。”

    黑狼把头枕在她的臂弯里,碧绿的眼瞳一片安详,似乎在宁静中接受死亡的到来。

    叶惠以为黑狼至少能撑到明天,谁知就在她抱着它躺在在床上小睡一会儿,它就咽气了,至始至终都是睁着眼睛的,视线所瞅的方向就是它身边的女子。

    叶惠被墨琪叫起来吃晚饭,揉着眼睛坐起来,拍了拍黑狼,触手僵硬,再看之下,已经死去有一阵了。

    接下来的时间,她就这么坐着,发了好久的呆,茫然然的似乎失去了什么。

    恒挺得知黑狼死了,急冲冲的跑进暖阁,抱床上的尸体,呜呜的哭了。

    叶惠觉得难受,母子俩一起哭了很久。

    秦宇航得知的消息,过来探望,叹息的抱母子二人抱住安慰。

    “黑狼得到了解脱,应该是好事,娘子不要太难过,你该为它高兴,也许它再次投胎就是一个人类呢!”

    叶惠扑在大老公的怀里哭个不停:“你不懂的,其实黑狼是不同的。”虽然不知道,但她有个感觉,黑狼跟她都来自那个现代化的世界。

    “我知道,我知道。”秦宇航抱着妻子安慰,把她放在自己腿上:“没事的,乖,我们去庙里烧香,给黑狼做常法事,让它来生有个好结局,投胎成人类。”

    叶惠睁着泪眼问:“这样可以吗?”

    秦宇航认真的道:“当然可以,很多人都为死去的亲人做法事祈福,希望他们来生有个好结局。”

    “要是这样,我就为黑狼请僧侣做场法事吧!”

    给动物做法事自然不能在皇宫,不然被人传扬开来会让皇家没面子,由于颖唐的皇室信奉道教,皇室的祭祀活动都请道士办理。

    法事选在城外的一所道观,数十名僧侣早晚念经,超度一个月。

    黑狼尸体葬在了附近的一次风景很好的位置,依山面水,风景绝佳。

    连续大半个月,颖唐的皇宫里一片愁云惨雾。

    因为皇后的心情不好,连带着几位男主子心情也变得不爽,宫里下人说话都不敢大声,走路小心翼翼,生怕稍有差错被主子看见了当成出气筒,来到当场杖毙就悔之晚矣。

    这日,皇甫泽端长乐宫,看到妻子消沉,让太监把开胃小菜端来。把她抱到腿上,劝着吃点儿东西,但是叶惠没有胃口。

    “再吃点吧!”皇甫泽端夹着一块燕尾桃花虾送进她的嘴里:“这是我叫御膳房特意为你准备的,别太烦心,等明天我派人去皇家狩猎场逮来十只黑狼陪你玩。”

    叶惠水眸含泪:“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黑狼是我朋友,怎么能跟那些脏兮兮的动物相比?”心里气极,从他的膝上跳下来,把他的高挺的身子往外推:“你走,赶紧从这里出去。”

    说着这话的时候,叶惠的眼泪流下来。

    她的一个重要的朋友死了,他居然把黑狼跟外面的普通狼相比。

    “我错了,是我错了,咱们再不说那件事了。”皇甫泽端看见妻子流泪,心里难受,连劝带哄把她抱起来:“现在吃饭,吃饭,过几天我带你出去转转,去皇家狩猎场,我给你猎只麋鹿补身子。你不是想坐船到海上散心吗?等秋猎完了,咱们再乘船沿着晋河游玩到大海游玩,保证让你开心。”

    已经快三十八岁的皇甫泽端面对只有二十三岁的年轻妻子,不免有一种近似父爱的关爱,把横抱着在长乐宫大殿里来回走着,不一会儿见妻子在自己的轻抚下睡着了,才松了口气。

    把她放到床上,想着黑狼的死又发起愁来,走出长乐宫,让人叫来自己的两个徒弟,现在已经是大将军的周寻和商鸿。

    “皇上,宣微臣可有事情?”

    二人现在已经朝中忠臣,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叫皇甫泽端为师父。

    “你们放下手中事物,明天去深山老林里专捡一些漂亮的鸟类小兽弄来一些回来给皇后玩,还有黑狼……”皇甫泽端想道刚才妻子伤心,皱了皱眉:“狼啊狗的就不要再弄来了。”

    省了见到狼和狗的什么又想起黑狼,到时候他又要跟着发愁。

    周寻怔了怔,道:“皇上想让娘娘开心,不如送些好看的面首,尤其是那些异国的男子都有点神秘感的,又会讨好女人。我家的那个被我花一百两银子买一个高丽面首送到她房里,都美死了,对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