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女二三男事【完结】 > 一女二三男事【完结】_分节阅读_53

一女二三男事【完结】_分节阅读_53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慧仅看一眼,便把目光移开,不是不想看,是自尊不允许。

    她早已脱离了十七八岁跳脱的年纪,她有沉稳的思想和丰富生活基础,任何对自己不好的风评都要在萌芽之前掐灭。恬淡的转身,朝门外道:“小路子,你去跟厨房的大师傅交代一下,准备些好吃的端上来,给楚公子接风。”

    小路子是秦宇航的书童,从帝都一直跟随来到萍州,随同秦宇航入军中效力,前些天日听说主人回到师门,便回来侍奉。听到吩咐,他走到门边笑道:“二爷早已交代了下去,这会儿饭菜想必都准备好了,奴才这就去端了来。”

    不到十分钟,小路子带了四名仆役**把菜肴摆满了一桌子,叶慧伴着老公坐在主位,楚瑜坐在下首。

    吃饭时候,两人决口不提老君观里发生的不愉快一幕,表现的像刚认识一样。

    秦宇航对妻子的表现很满意,眼里闪着自得。

    “你师**是帝都人氏,出身书香门第,父亲和外祖父都是饱读诗书的学者,师**秉承家学渊源,自幼知书达礼,精通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奇技,这次能打赢突厥多亏她,说来话长,等有时间我慢慢的跟你说。”

    “娘子,我给你看一样物事。”秦宇航把案上一把形状特异的长剑递给她看,微微抽了剑鞘,立即寒光乍现,连肌肤都泛着寒气,他道:“这把刀非常锋利,是三师弟从拜占庭带来的。”

    叶慧吃了一惊,拜占庭不就是东罗马帝国?

    再看这柄剑,虽然特异,却是前世见过的,分明是有名的大马士革剑,前世去欧洲公干,她的同事还带一柄回国珍藏。

    叶慧撩起眼帘,道:“三师弟两年不在萍州,是去了拜占庭吗?”

    “三师弟的父亲是拜占庭人氏,但是娘子你怎么知道拜占庭这个名字的?”秦宇航放下剑,一边往妻子碗里布菜,一边问道。

    原来楚瑜有欧洲人的血统,怪不得他肤色很白,面部轮廓不同于中原人,有种混血儿的特点!冲着老公嫣然一笑:“我听说的。”

    楚瑜没有多想,萍州是通往西域的交通枢纽,大食人、波斯人都通过这条路来做生意。

    “我父亲本是拜占庭人氏,三十年前,经商去了波斯,后来随商人来到颍唐国,因为喜欢这块土地,娶了汉人女子,长住下来。父亲去世那年,要我无论如何要回一趟故国,我去拜占庭,是为了圆他老人家心愿。”

    叶慧点点头:“三师弟的父亲**迢迢远走异域,着实令人可敬。”楚瑜不像老君观里表现的那么讨厌了。

    “家父是君士坦丁堡的一个没落的贵族,有着高贵血统,生活上并不富裕,年轻时跟几个波斯人往返各地经商。”楚瑜看了她一眼,故意把君士坦丁堡咬的比较重。

    这是试探吗?叶慧蹙了下美。

    古代限于交通不便,本国人民很少知道外邦的事情,更别说碗里之外的拜占庭。

    颍唐人认为中原是世界中心,物华天宝,人杰地灵,中原之外皆蛮夷,蛮夷人披发文身,不通文理,过着愚昧至极的生活。事实上差不多,这时期社会环境,除了颍唐,欧洲和中东几个少数国家,世界的其他地方确实落后的形同原始部落一样。就是欧洲也是到处弥漫着饥饿,贫穷,人民食不果腹。种植庄稼也不同于华夏人的农耕文明,而是挖个坑,直接把种子洒在里面就不管了,粮食产量是颍唐人的十五分之一。

    叶慧夹了一个卤鸡块放在老公的碗里,右手拈了酒壶为楚瑜斟满了酒杯,举起自己的杯子,朝楚瑜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她喝的是师门自酿制的桂花酒,跟他们喝的烈酒不同,其实她可以尝上几口烈酒的,但秦宇航不准。

    叶慧轻轻啜了口,放下杯子,缓缓的道:“我听说拜占庭皇宫建在一个小山丘上,廷旧城原址的小山丘上是帝国的大皇宫,拜占廷古城的旧城墙被改建为皇宫的外墙。大皇宫又被称为“圣宫”,坐落于全城的制高点上,南临马尔马拉海,占地六十多万平方米,是整个君士坦丁堡最豪华的建筑群。皇宫里面除了居住着皇族外,还有成群的宫娥、太监、禁军、教士和宫廷官员,其人口多达两万,几乎相当于一座城市。”

    她抬头望见楚瑜愈发略显异样的眼神,接着道:“它由几座比邻的宫院组成,包括专门用作官方正式大典的拉马尼奥尔宫,供皇室居住的达夫纳宫,兼作陈列馆的沙尔克宫等等。各处宫殿由拱廊相连,宫殿之间的庭院被开辟为御花园……”

    楚瑜大为惊讶,关于圣宫,他听说过,但没去过。

    叶慧又讲了许多,包括拜占庭的**格局和历史上一些著名人物,许多都是楚瑜没听过的,直把房间里两个男子听的目瞪口呆。

    “其实拜占庭皇宫比起我们帝都的皇宫小了好几倍,虽然我没见过它的景色,但我想两者各有千秋吧!至于前朝的大明宫则是拜占庭皇宫的六倍之大。罗马人把君士坦丁堡说成天下第一城,那是他们没见过我们颍唐的城市,如果来过不会那样说话,三师弟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楚瑜站起身施礼:“师**所言句句有理,失礼之处还忘见谅。”这算对老君观的事情来个道歉。

    “不敢。”叶慧微微侧身,算是还礼。心里泛起一丝欣慰。她要是便是这种效果,与敌对招总要出其不意的制胜,也是她在前世的公关法宝,才能被上司和朋友们看重。

    她始终相信一个真理,任何时候,任何环境,都要分析情况,找做到对自己最有利的一面,赢得尊重。

    吃了饭,楚瑜告辞而去。

    秦宇航把妻子狠狠的抱在怀里亲吻:“娘子,你这回给为夫争脸了,你可知道我这个师弟向来傲得紧,他看不上眼的人连半句话都懒得搭理。”

    叶慧还在遗憾:“四师妹怎么不在,我还想着做媒人,把他们两个牵线成鸳鸯呢!”

    秦宇航在妻子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下,笑道:“你还真以为三师弟真会喜欢四师妹?”

    “难说,谁说丑女不好嫁人,齐宣王不是还娶了无盐女吗?”叶慧依偎在老公怀里,神色一本正经:“再说四师妹长得并不丑,浓眉大眼的,个头高怎么了,高身体健康,能生娃就行。”她来了一句当代人的口头禅。

    打篮球的姑娘们个头更高,没见谁嫁不出去。

    秦宇航瞧了眼墙角的沙漏,二更天快到了,起身去把门关紧,抱着妻子回到卧室。

    “娘子,别想些没用的,我们睡觉要紧。”

    今晨接到萍州城的飞鸽传书,皇甫泽端带着一大家子人正往天鹰山赶来,他要趁他们没到之前索求作为丈夫的权利,省了他们来了没机会。

    叶慧笑着给老公脱去全身的束缚,用手抚摸着他胯间的器物,刚摸了几下,就挺立起来,她跪在地板上,两手一前一后的我在上面,取笑道:“你怎么欲求不满呢,相公?”

    这些日子除了她月事的几天,几乎要她,幸好之前给他吃了避子丸。刚生了恒廷,她不想怀孕的太早,想把身体养上两年再说。

    57、晋江独家发表

    “跟娘子在一起很快乐。”秦宇航低头望着下面的人影,眼里满是怜爱,微微躬身,扶着硬物,往她胸部的两朵丰软摩擦,尖端缓缓挑弄着一颗红梅,一滴液体溢在红梅上,晶莹的像熟透的果实。

    叶慧恹恹的说道:“今晚不要了,明晚也不要,你们别碰我。”

    他笑道:“好好,三天都不碰你。”招呼下人打来一盆温水,亲自为她梳洗,用梳子把一头齐耳的短发梳理整齐,经过这些天,她的头发长了一些,配上精致的小脸,好看的似山中的精灵。

    “你好好歇息,待会我让下人把吃的端过来,厨房熬了十全大补汤,吃完饭喝了补补身子。”

    “我想见恒廷。”

    “儿子随后就来,被墨琪和奶娘带着正在路上,还有李伟晨,他们走得慢,估计要晚上才能到。”皇甫泽端见她还想问,便道:“你不用忧心,山路虽然难行,一路上有侍卫们和门中**照顾,不会有事。”

    “半个月没见到儿子,恐怕他不记得我这个母亲了。”叶慧想起儿子可爱的小脸,眼里掠过轻愁。

    “小孩子懂得什么?”皇甫泽端对着她的唇亲了会儿:“反正晚上就能见到,大不了以后天天带在身边,不分开就是了。”

    叶慧点了点头。

    小路子把膳食断筋房间,四菜一汤,有荤有素,叶慧去拿筷子,皇甫泽端抢先拿起来:“别乱动,你身子不舒服,我来喂你吃。”他坐在床头,把她抱在自己的腿上,左手从她的脊背绕到前面端起饭碗,右手用用筷子夹着菜,喂进她的嘴里。

    叶慧吃了几口,问:“你为什么不吃?”

    “我吃过了,这些菜是给你准备的。”他一大早上就起来了,收拾利索,在旁边守着她,,笑道:“突厥大败,我这段时间闲着没事,正好可以多陪陪你,府里的御厨都带了来,正跟墨琪他们一起赶路,等过几天叫厨子做几十桌宴席,请门中**们大吃一顿,顺便给儿子补办满月酒。”

    叶慧很开心的笑了:“秦大哥哪去了,怎么不见人影。”

    “我嫌他在眼前晃悠的烦心,打发了去跟三师弟聊天。”他想单独跟妻子在一起,借口让她睡个好觉,把秦宇航赶走。

    “前几天四师妹曾说三师弟对她有情,说要成亲什么的,不是真是假,要是这样不失为一件好事。你是大师兄不妨当回月老,让他们尽早的成双成对。”她得到了人家的二位师兄,心里有小小的内疚,要是能成就马题莲的好事也算弥补了,说实话这位师妹没什么坏心眼,挺有喜感的一个人。

    皇甫泽端眼露迷惑:“这是哪跟哪,三师弟怎么可能喜欢四师妹?”他入门的时间早,跟师弟和师妹岁数悬殊,基本属于两代人,很少听他们诉说心事。

    “总之你就别多问了,找个合适的机会,把他们给摆平。”叶慧说的摆平,当然是成其好事。

    吃饭了饭,叶慧伸伸懒腰,想要再躺一会儿,皇甫泽端把补汤端来,知道妻子不喜欢苦的东西,硬逼着她喝了。

    吃饱喝足,再躺下去会发胖,只好从床上起来,出了门,吸取着山里的新鲜空气,把换下的衣服找出来,从不远处水井打了水,来到房前洗衣服。她是被秦宇航带到天鹰门没带任何行礼,身上穿的是上次离开时候落下的两件。

    其实干粗活用不着她,但门中**都是男人,又是晚辈,不好让他们给自己洗衣服,再说还有内衣**,让外人西这些东西太尴尬了。

    皇甫泽端从房间里出来,一脸受伤神色,把衣服从她手里夺过:“娘子做这等粗使活计会弄伤手的,门中**众多,让谁洗不行?”妻子就一个,理应被细心呵护才对,去做洗衣服的粗活不可想象,而且进入冬季的井水很凉,万一感冒不得了。

    “你傻了,这里还有内衣,这么可以劳驾他人?”她推开他,前世经常自己洗衣服干家务,难道穿成了贵人,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得了。皇甫泽端推开她,挥挥手道:“你去歇着,我来洗。”

    叶慧大感诧异:“你贵为楚王,尊贵无比,能干这些粗活?”她担心他粗手粗脚,把自己的衣服给洗烂了。

    “我小时候被**收入门下,带往天鹰山,从帝都到来的一路上都是我照顾他老人家日常起居,洗衣服是做惯了的,后来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