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人持刀 > 第832章 堂姐妹

第832章 堂姐妹

作者:正月初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哐!”两人的刀相撞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庄侍另一刀随即挥来,庄柔伏身让过,但衣衫还是被刀刃割破,在软甲上划出一串哗啦声。

    庄柔立即翻身往后退出几步,正要再上前,银霸已经冲到了两人之间,对着庄侍就愤怒的捶胸咆哮。

    见此庄侍皱了皱眉,把刀尖对准了银霸,要不是还有要用上这野兽的地方,她早就砍过去了。

    “银霸,你退下去,让姐姐我砍死这家伙。”庄柔拿出手套戴起来,恶狠狠地说道,“快点,到边上看热闹去。”

    银霸回头看了她一眼,打了几个响鼻,才气呼呼很不情愿的走到旁边,一屁股坐在地上,扯了把树叶放中嘴里嚼起来。

    “后宫妃位,你要这么在意的话,那就自己领去。”庄柔说道。

    “我讨厌你这个人,尤其是你的眼神,高高在上,看别人时好像除了你,都是应该被你踩在脚下的弱者。”

    “别太自大了,今天就让你认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是一个以为自己很强的弱者罢了。”庄柔把刀在身前挥了一下,今天绝对要砍死这家伙。

    庄侍挑了一下眉头,摆出架势,冷声说道:“那你就放马过来试试。”

    话音刚落,庄柔便如闪电般冲到她的跟前,挥刀便砍。

    庄侍举刀迎上,挡住了这一刀,另外那把刀向庄柔的脖子砍去,却被她死死抓住,想要抽回刀,却感到纹丝不动。

    与此同时,庄柔的头往后一仰,就用脑门重重撞在了庄侍的脸上。

    庄侍哼了一声,鼻血顿时流了出来,眼睛也因为鼻子发酸而湿润了。

    紧接着庄柔的头如铁榔头,疯狂的往她脸上就是一顿猛砸,撞得头砰砰作响。

    庄侍只觉得头昏脑晕,脸上也全是血,还是凭着自觉抬腿一脚就踢了过去,把庄柔给踢退了。

    她也趁机挥刀砍了几下,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对于自己的头有多坚硬,庄柔是心里有数的,她可不信庄侍也有一个甲子的内力来护体。

    但对于她被自己撞成这样,还能凭着身体的反应还击,也有些赞赏,确实有点能耐,怪不得这么高傲。

    但可惜,她遇上了自己。

    庄柔随即挥刀而上,对着庄侍就砍,却被对方用双刀挡住,大长腿也犀利的横扫而来。

    没有躲闪,庄柔顶住庄侍的攻击,伸手抓住她的肩膀,扑哧一扯,硬生生在她的肩头撕出一片血肉模糊。

    “砰!”

    庄侍的长腿此时也踢上来,直接把庄柔踢飞,却只让她有半丝停顿,瞬间又扑了上来。

    就像只打不死的虫子,缠人又带着毒刺,不小心就要被她咬上几口。

    两人打在了一起,刀光拳影飞踢不断,都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致对方于死地。

    这对堂姐妹仿佛有什么杀父之仇,没有一个愿意收点力,都在全力以赴,像两条饿狼在抢夺最后一块肉食,打得不可开交。

    此时,已经有不少围观的人,但谁也不敢上前阻止,只是远远的看着。

    一个是偶尔能见到真身的公子暗卫,贴身保护的那种。一个则是公子的妹妹,帮谁都不好搞。

    而且两人此时凶得不行,感觉上前肯定要被波及,还是看热闹算了。

    但就目前来看,庄侍占了下风,她身上飞溅出来的斑斑血迹,已经洒得到处都是。

    “不可能,为什么我砍不伤她!”庄侍好几次都是命悬一线,要不是她武艺高强,闪躲得快,早被庄柔砍中了要害。

    但避开了要害,她还是受了不少伤。

    庄柔不会武功,没有什么招式,她只有这几个月在刺客追杀下,不断精进的杀人技巧。

    她招招都是不顾自己安危的险招,只要能杀掉对手,她就不会顾忌自己会不会受伤。

    而庄侍则恨得咬牙切齿,明明刀不断砍在庄柔身上,却最多有细细的伤口,有软甲护住的地方,甚至连皮都不会破。

    她二十多年的内力,也只能震退庄柔,好像只有两年的一般。

    此时又被踢飞,摔出去几丈的庄柔从地上爬起来,擦了一下嘴角的血。刚才庄侍一刀砍在她的脸上,划破了她的皮。

    “你就这么点本事?真是让人失望,直接送你去见庄猛算了。”庄柔已经腻了,和国师这些高手过过招的她,庄侍这样的寻常天才,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弱了。

    甚至有点小失望。

    庄柔脚下猛的用力,整个人窜了出去,瞬间冲到庄侍的身前,拦腰把她抱住,用肩膀顶住她的肚子,把她整个扛了起来。

    庄侍哪能让自己被人制住,举刀就砍向庄柔的背。

    刀一下下砍在背上,庄柔却不为所动,反而抱着庄侍就飞快的原地旋转起来。

    她越转越快,众人心中都捏了一把汗,这种状况下把人扔出去那可不得了。

    终于,庄柔猛得跳起,借着旋转的力量,跃入空中把庄侍的头朝下,对着地面狠狠砸了下去。

    “轰!”

    青石板地面被庄柔踩碎,陷下去一个布满了蛛网般裂痕的坑。

    围观人群一阵惊呼,这力量砸下去,人哪里还能有气。

    然而定睛一看,众人又吸了口凉气。

    庄柔也好好盯着眼前的人,本来脑袋应该被砸碎成烂西瓜的庄侍,那应该落地的头被此人扣住,没能砸在地上。

    此时的庄侍,大睁着眼睛,神情有些呆滞,还没从一场必死的战斗中回过神来。

    “哥。”庄柔喊了一声,来救下庄侍的正是庄学文。

    庄学文把庄侍从她那拉了过来,交给了跟随在一旁的侍卫扶住,然后才看向庄柔。

    这时,庄侍回了神,一股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愤怒,羞辱和茫然占据了她的脑子。

    突然之间,她爆发出可怕的气势,甩开扶着她的侍卫,一扫平日的冷清淡漠,如同一个复仇的厉鬼,惨叫着提刀扑向了庄柔。

    不少人被她吓了一大跳,却见庄学文伸手就拉住了她的领子,猛得把人给扯了回来,冷声喝道:“回去。”

    庄侍气得浑身发抖,提在手中的剑都跟着身体一起颤,却硬生生站在原地没动,死咬着嘴唇一副气愤难耐,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看她竟然这么听话,庄柔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庄学文,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但想了想,她的神色缓和了些,只是深深看了庄侍一眼,才对庄学文说道:“哥,我要去宁阳城一趟,现在就走。”

    “连一夜也不留?”庄学文已经猜到了原因,有些责怪的回头看了眼庄侍。

    庄侍咬着嘴唇转身离去,那愤然大步流星的样子,好像没受伤似的。

    “本来我想多住一段日子,和哥哥还有银霸多聚几日,但不想得知了那事,怎么还能安心留下来。”庄柔也不知道小郡王的事,有多少人知晓,便没有直接说出来。

    但她清楚哥哥肯定能明白,她说的是什么事。

    庄学文摆摆手,围观的众人便知趣的四散而去,只剩下他俩和银霸这头野兽。

    “生气了?”庄学文微微笑道。

    庄柔抿着嘴摇摇头,看了他一眼,嘀咕道:“这事与哥哥无关,我相信是小郡王自己所为,他就是喜欢找死。”

    “只是这事由不得别人幸灾乐祸,我的人自然要由我护着。”

    庄学文缓缓说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为了一个男人,就要抛下哥哥而去,连饭也不与我吃一回。”

    “……”庄柔幽幽地说,“哥不是从我手上救人了。”

    庄学文反问道:“委屈了?”

    庄柔摇头,“倒也没有,只是哥哥要管好她,下次再对我出言不逊,我就砍掉她的脑袋,让哥哥想救也救不了。”

    “好,我家小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庄学文使劲揉了揉她的头发,把她那本就风吹日晒的头发弄得像鸡窝一样乱。

    “先去洗洗,现在可半点公主样都没有。楚夏敢吃虫卵,就没打算早早的死掉,你用不着担心。”

    庄柔把头从他的魔爪下解救出来,摸着乱七八糟的头发,只得先去洗了澡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