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要做球王 > 95 工具人佩佩

95 工具人佩佩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苏东默默地看着佩佩,心中暗自想道。

    经过相处,他觉得,球场下的佩佩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同龄人。

    至少,他的性格远没有他在球场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令人厌恶。

    “能不能跟我说说你的家乡?”苏东打破了沉默,轻轻地问道。

    “我的家乡?”

    佩佩有些奇怪地看着苏东,很好奇他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家乡感兴趣。

    “对啊,我对所有来自足球王国的事情都感兴趣。”苏东饶有兴趣地说道。

    佩佩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的家乡可没有足球有趣,它是巴西经济最落后的地区,就在东北部,叫马塞约,对了,效力于巴塞罗那的里瓦尔多也来自于这里。”

    顿了顿后,佩佩仿佛开始在脑海里寻找自己的回忆,但很快,他又苦笑了起来。

    “其实,不瞒你说,我对它的了解也不多。”

    “为什么?”苏东很奇怪。

    “我十二岁就离开家乡南下,到圣保罗的科林蒂安踢球了。”

    又是十二岁。

    苏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帐篷,里面的罗尼也是在十二岁离开马德拉岛,前往里斯本接受绿狮军团的青训培养。

    这仿佛像是一个青训体系里的年龄节点。

    “在我的记忆里,马塞约跟其他的巴西城市一样,有迷人的海滩,那里有不少五星级的酒店,沙滩上有很多穿着比基尼的火辣姑娘。”

    说到这里时,佩佩话锋一转,“但那些都不属于我们。”

    “这就好像是马德拉岛的山上和山下,你能理解这种区别吗?”佩佩关心地问。

    苏东摇了摇头,他至今都还有些无法理解。

    “马德拉岛的山上都是像法尔考这样的村落,它们就像是贫民窟,虽说有政府兴建的房子,但居民们酗酒,甚至是吸毒,他们还好,在我的家乡马塞约那边的贫民窟里,有很多黑帮,他们整天火拼,在我的记忆里,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枪声。”

    苏东想象不出那种童年,但他绝对相信,那一定是场一辈子都难以释怀的噩梦。

    “你知道,在巴西,读书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我们这些孩子就喜欢踢球,家里也只允许我们踢球,我经常翘课,翻围墙离开学校,到街上跟那些比我大五六岁的孩子踢球,跟他们比赛,我必须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才行。”

    “刚开始,我就在社区球队里踢,他们教我怎么踢球,怎么比赛,后来渐渐的,我表现得出色了,十二岁那年,有来自南方圣保罗的科林蒂安的球队看上了我。”

    “你可能不知道,其实这在我们那边是一件非常荣光的事情,我的小伙伴们甚至敲锣打鼓地庆祝,因为他们觉得,我可能会成为他们身旁的第一个职业球员,甚至将来可能会入选国家队,成为超级巨星。”

    苏东听到这里,隐隐有种感觉,那应该挺像是国内谁家的孩子考上清华北大,全村人敲锣打鼓送他上学的情况吧。

    “在科林蒂安,我发现其实我一点都不出色,他们拥有来自巴西各地,无数像我这样的孩子,我们在一起踢球,在一起竞争,跟他们比起来,我实在是太普通了。”

    到了这时候,佩佩再度话锋一转,略带一些骄傲地笑道:“但你知道吗?苏,我们东北马塞约的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吃苦耐劳,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只有吃苦耐劳的人才能得到命运之神的眷顾。”

    “我的父母从小就一直是这么教育我的,而我也把它融入到我的血液里,所以我非常勤奋,每天不停地练球,累了就休息,休息好了就接着练,没日没夜。”

    这样的日子,苏东也经历过,甚至现在还在经历,所以他懂。

    “去年夏季,马里迪莫的球探在巴西选人,他们没什么钱,对球员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年轻、便宜,最好还不要转会费,给出的薪水补贴也少得可怜,但他们可以许诺给出一个希望,一个在葡萄牙踢球的希望。”

    “目前效力于波尔图的德科是我们科林蒂安青训营里的老大哥,他当年也是这么来到葡超的,而每年通过这种方式出来的球员有很多,有的混得很好,像德科,有的就不行,没多久就回去了。”

    佩佩说起这些往事,就仿佛在说一件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不就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可在苏东听来,这多少还是太残酷了。

    “我当时跟科林蒂安正好没合同了,他们又觉得我身体还可以,于是我就来了马里迪莫,跟随他们认真地训练,学习怎么在欧洲足坛踢球。”

    “我没有过人的技术,也不像德科那么厉害,我比较笨,脑子转得慢,我唯一的优势就是身体比较强,所以他们告诉我,想要留下来,就必须要发挥出自己的长处,让所有人看到自己的优势,于是,我每一场上场都要拼尽全力,因为我不知道这一场踢完后,还没有下一场。”

    苏东听到这里时,突然间感到,自己或许误会佩佩了。

    当然,不是说,球场上的佩佩不讨人厌,而是球场下的佩佩才是最真实的佩佩。

    球场上的他,不过就是一个为了生存和立足,而苦苦挣扎的工具。

    “你的家人呢?”苏东问。

    佩佩笑了笑,“其实,我比罗尼好点,我爸爸不酗酒,家里也没人吸毒,但我们家很穷,他们每个月都在等着我寄钱回去,所以,我必须得留下来,因为我不知道,如果我被迫返回巴西,我和家人要怎么继续生活?”

    说到最后,佩佩一脸的忧虑和黯然。

    他没有一技之长,只会踢球。

    如果不能踢球,他还能干什么?

    “马里迪莫还是没通知你续约?”苏东关心地问。

    这也是为什么佩佩要出来打工兼职的原因。

    佩佩摇了摇头,“我听说,他们正在考虑,有没有可能把我们卖掉?”

    “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去年是免费来的,他们给我的薪水也是少得可怜,如果现在把我卖掉的话,哪怕转会费可能只有几十万欧元,但这笔钱都是他们白捡的。”

    苏东明白了,“那如果卖不掉呢?”

    佩佩凄苦一笑,“那就续约呗,到时候他们说给多少钱,我只能接受,不然还能怎么办?在这里,最起码还有比赛可以踢,踢好了,踢出名气了,才有讨价还价的筹码,不是吗?”

    这才是最现实的职业足球。

    没有半点仁慈,没有半点温情,有的只是各种利益算计。

    “其实,你不用替我难过,真的。”佩佩倒是洒脱一笑,“跟我一起出来的那些人,绝大部分都只待了两个月,最长的只有半年,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不仅留下来,还踢了几场比赛。”

    苏东倒也被他逗得一乐,如果真这么算,那佩佩也确实算是幸运儿了。

    突然,佩佩深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往前走,来到了观景台的护栏前,远眺着南方的丰沙尔,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地大吼了一声。

    回音久久飘荡着。

    “你放心,苏,我们马塞约人从来都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我会不断坚持,直到我取得成功的那一天,因为我一直都知道,踢球不仅仅是我热爱足球,更是为了让我的家人们不再贫穷!”

    苏东来到了他的身旁,听着他铿锵有力的声音,既仿佛像是在说给苏东听,可又好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给自己鼓劲。

    “相信我,佩佩,你是一名很有实力,也很有潜力的球员,你一定会取得成功的。”

    苏东这话可不是假的。

    他跟佩佩在球场上较量过,也在私底下对练过,实力如何不好判定,但从球王之路系统的反馈,苏东跟佩佩每一对对决,系统给了500点球王值的奖励,这也算是相当高了。

    根据这一点就可以预见,佩佩的实力和潜力绝对不简单。

    佩佩听后,回过头来看向苏东,咧开嘴,哈哈直笑,“你也是,苏,你和罗尼都比我年轻,但都已经在里斯本竞技踢上比赛,表现出色了,你们比我更有前途,更重要的是,你们比我努力,比我拼命,你们也一定能成功!”

    “那等到将来,我们都成功了,你就请我们回你的家乡去,住那些五星级的酒店,在沙滩上泡那些身材火辣的美女,吃你们巴西最好吃的美食。”苏东提议道。

    “没问题。”佩佩很爽快地答应下来,“不过,估计你会比我早一步成功,还是先去中国吧。”

    苏东哈哈笑着点头。

    他觉得,跟罗尼和佩佩比起来,自己更加幸运。

    至少他在国内可以读书,没住在那种整天火拼的贫民窟,他的童年里也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温暖。

    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为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和自豪!

    …………

    …………

    次日清晨,三人在最高峰处看了日出,又在附近的旅社里吃过早餐后才原路下山。

    到了桑塔纳,三人沿着北海岸一路向西,从圣维森特往南走,再一次进山。

    抵达塔布阿的时候,时间还有点早,于是三人也不坐车,继续迈着十一轮往东走。

    等他们返回到丰沙尔的时候,正好努诺·克鲁斯也从里斯本回来了。

    听完三人的经历,私人教练连连咋舌。

    “真是三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