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颜策 > 第一百零七章(二更)

第一百零七章(二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花颜也想不出,有名号的,与云迟并列,四大公子,智谋无双的人物,便是陆之凌、苏子斩、安书离。他们都是智慧过人,文武双全,德才兼备。

    他们的名号自然是响当当的。

    若说他们背后有谋国之心,这三人还真有不了。

    在西南,陆之凌与安书离都立了大功,没有他们,云迟不会那么快收复西南。在北地,苏子斩立了大功,没有苏子斩,北地也不会那么快肃清,一窝端掉。

    除了他们,其余有名号的人,还真没听说过如他们一般聪明绝顶智慧无双。

    天下有名号的人不多,没名没号的人多如过江之鲫。

    花颜叹了口气,“我哥哥以前也没名号,若非因为我,他从东宫手里劫了太后的悔婚懿旨,也不会被天下皆知。所以,有名号的反而不可怕,天下瞩目,没名号的才可怕。”

    云迟点头,含笑道,“是啊,五年前,川河谷水患,我查赈灾之人,查到你身上时,震惊震撼不已。天下闺中女子叫的上名号的人极多,反而是你,名不见经传。”

    花颜也笑了,“所以,芸芸众生,千万之数,想要找那个隐匿在人群里的人,还真不好找,不着急,他如今撤退了,早晚还会动手的。”

    云迟点头,“只要他惦记着南楚江山,就会找机会再出手。”

    迎亲的队伍走了七日,这一日,来到了京城的地界。

    京城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雪果然下得极大,道路上的雪虽被铲平了,能够通车马,但道路两旁的雪几乎堆成了山峦,茫茫四野,放眼望去,天地间一片冰雪之色。

    小忠子在外唏嘘,“老天爷哎,奴才出生至今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雪,还是下在京城。”

    采青在外接话,“这雪下的实在太大了,这雪花还飘着呢,但愿殿下和太子妃大婚之日时,这雪已停了。”

    小忠子立即说,“这么零星的雪花,估计下不起来了。”话落,问,“不知敬国公府安排好了没有?给太子妃的暖阁里烧了地龙没有?可得派人提前去知会一声,咱们比预计提前了半日抵达京城呢。”

    采青闻言点头,小声说,“你问问殿下的意思?距离大婚还有三日,不知殿下是否让太子妃先住去国公府还是回东宫?”

    小忠子立即瞪着她,“你怎不问?殿下和太子妃如今在睡觉呢,让我这时候打扰,不是讨人厌吗?”

    采青理直气壮地说,“你是侍候殿下的人,自然该你问。”

    小忠子一噎没了话。

    云迟和花颜其实已经醒了,听到了外面的说话,花颜扯动嘴角,好笑不已。

    云迟当真思索起来。

    片刻后,小忠子终于小声在外透过车厢帘幕问,“殿下,已到京城地界了,提前了半日,是否派人给敬国公府先送个信?”

    云迟“嗯”了一声,对花颜问,“先回东宫?”

    花颜摇头,“不要,先去敬国公府。”

    云迟蹙眉,“还有三日呢,你住在敬国公府,我又不能住去,着实不放心。”

    花颜失笑,“有什么不放心的?三日而已?难道你不相信敬国公府?”

    云迟抱住她,“一日也不想见不着你。”

    花颜伸手点他眉心,“出息。”话落,对他道,“你迎亲回城,天下瞩目,这时候,自然要守些规矩,不能遭人非议。我住去敬国公府,也算是从娘家出嫁,合乎规矩,免得麻烦,最好不过。你若是舍不得我,白日去坐就是了。”

    云迟叹了口气,“好吧。”话落,对外吩咐,“小忠子,派人快马传话回京,让敬国公府准备,就说提前半日,太子妃下榻敬国公府,屋中的地龙烧的暖一些,太子妃畏寒。”

    “是。”小忠子连忙应声,想着敬国公府真是得了天大的殊荣啊,花家无人进京,敬国公府就代表了太子妃的娘家,一朝荣华鼎盛,估计会被人踏破门槛。

    陆之凌早两日便收到了花灼的书信,花灼言花颜到京大婚前的一切事宜,劳烦敬国公府了。自己人,不说客气话,三言两语便将花颜托付给了敬国公府。

    陆之凌自然高兴,自从八拜结交后,他拿花颜当亲妹妹看,这些日子,云迟前往临安迎亲,他带兵驻守京城,日夜不敢好眠,严密防守,又同时清扫大雪处理城外受了灾的灾民,虽有苏子斩一起,但还是将他累了个够呛。

    敬国公这些天倒是见了陆之凌几面,但都是在外公干时,父子二人,同朝为官,见面谈的无非是国事儿,敬国公看着如今的陆之凌,再没了以前吊儿郎当的模样,实在让他老怀大慰,顶着一众朝臣们嫉妒的眼神,他虽是个不爱显呗的硬汉,还是忍不住咧着嘴角见人就笑。

    敬国公夫人这些天却只见了陆之凌一面,因为陆之凌只回了一趟家,吃了一顿饭,其余的时候,不是与苏子斩在一起商议事情,留在武威候府公子宅院,就是带着人巡城。

    敬国公夫人提了几次,说着孩子太辛苦了之类的,被敬国公瞪眼给说了两回,无非是大丈夫建功立业,他不胡闹,累点儿苦点儿怕啥,不让他夫人妇人之心慈母多败儿。

    敬国公夫人无奈,难得说不过敬国公,只能闭了嘴。

    这一日,陆之凌攥着花灼的书信却是罕见地回了国公府,看门的人揉了好几下眼睛才认出是自家公子,连忙打开了门,撒丫子跑里面去禀告国公和夫人了。

    陆之凌迈着大步不比门童跑的慢,门童前脚禀告完,后脚陆之凌便踏进了正院。

    这日正是清早,敬国公与夫人刚起床不久。

    敬国公一听,顿时说,“难得这小子出息了,回府走正门了,不翻墙了。”

    敬国公夫人嗔了敬国公一眼,她比敬国公想儿子,闻言连忙匆匆地迎了出去,敬国公在她身后喊了一句“外面冷,披一件披风。”,她都不曾理会。

    敬国公夫人刚走到院子里,便见到了已来到院门口的陆之凌。

    陆之凌见她娘匆匆迎出来,穿的单薄,快走了两步,来到她近前,解了自己的披风给她披上,嗔怪道,“娘,您一把年纪了,怎么一点儿也不稳重?着什么急?儿子又跑不了,你在屋子里等着就是了。”

    敬国公夫人身上一暖,顿时又是感动又笑骂,“你个臭小子,你还怪我不稳重着急?你说说你,你回京多久了?回府几次?你这大清早的突然回来了,我能不着急吗?”

    陆之凌咧嘴一笑,扶着敬国公夫人往屋里走,“有大好事儿,回屋说。”

    敬国公夫人一听,连忙问,“什么大好事儿?赶紧说!你还不知道你娘我是个急脾气吗?”

    陆之凌却故意卖关子,“总之是好事儿,我先藏着乐一会儿。”

    敬国公夫人又笑骂,“怪不得你爹骂你是混账东西,果然是个混账东西。”

    陆之凌从小被敬国公骂到大,也被他的棍棒招呼到大,除了身上的皮厚,脸皮也厚,所以,他自然不将敬国公夫人带笑的笑骂当回事儿,扶着她进了屋。

    屋中,敬国公坐在椅子上,端着茶在喝,显得一副很不着急见儿子的样子,但一双盯着母子二人进门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同时他在猜想,这臭小子大清早的回来,必定有事儿,不知道有什么事儿,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敬国公夫人迈进门槛后看了装模作样的敬国公一眼,笑骂,“老东西,你还坐的主,你儿子说有大好事儿。”

    敬国公立即问,“什么大好事儿?太子殿下回京了?”

    陆之凌松开扶着敬国公夫人的手,不急着回答他爹,对他娘道,“娘,我饿了,还没吃早饭呢。”

    敬国公夫人一听,立即对外吩咐,“快,去厨房吩咐,做些公子爱吃的饭菜来。”

    有人应是,立即去了。

    陆之凌坐去了椅子上,对着伸长脖子的敬国公说,“饿着没力气说。”

    “臭小子,跟你老子卖关子是不是?你快说,否则我打断你的腿。”敬国公瞪眼。

    陆之凌翻了个白眼,“你早就打不过我了,别虚张声势了。”

    敬国公一噎。

    敬国公夫人气笑了,一巴掌对着陆之凌脑袋招呼了过来,着着实实地打了他一下,“再卖关子,我就饿着你。”

    陆之凌对于他爹出手敢躲,对于他娘出手还真不敢躲,因为她娘会亲自下厨做好吃的。于是,他捂着脑袋无奈地说,“花灼来信,妹妹进京,住敬国公府,从国公府出嫁。”

    “果然是大好事儿。”敬国公夫人闻言大乐。

    敬国公也顿时笑了,抚掌一连说了三个“好”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