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颜策 > 第一百一十四章(二更)

第一百一十四章(二更)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车回到东宫,来到垂花门前,云迟下车,抱着花颜回了凤凰西苑。

    花颜在山珍馆歇息那片刻,梦到前世临终前一幕,耗尽了力气,虽未呕血昏迷,但到底又伤了精气神。在云迟抱着她进了房间,将她放在床上时,她已经疲惫地睡过去了。

    云迟给她身上盖上薄被,然后便坐在床边看着她。

    花颜的呼吸似乎也透着几分虚弱感。

    云迟拢了拢她散落在枕畔的青丝,站起身,出了房门。

    采青站在门口,见云迟出来,小声地福身见礼,“太子殿下。”

    云迟点头,低声吩咐,“太子妃睡了,你进去陪着她,本宫去见天不绝。”

    采青点了点头,悄声进了屋。

    云迟出了西苑,去了天不绝的住处。

    天不绝正在捣腾研究怎样让一个人失去关于另一个人所有记忆的药方。东宫的库房里有许多珍贵的药材,一直都闲置着,如今他来了,算是派上了用场。

    早先得了花颜的嘱咐,他对于魂咒半丝不解,所以,只能先琢磨这个。

    云迟来时,便见天不绝一副困恼的模样,他看了一眼他面前摆着的几种药材,沉声开口,“是给太子妃研究药方?”

    天不绝研究的认真,而云迟又没让人报知他,突然听见云迟的声音,他吓了一跳,猛地抬头,见云迟站在他身边的桌前,他顿时有些心慌,“太……太子殿下,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怀疑刚刚自己有没有自言自语说了不该说的被云迟听到了。

    云迟淡淡地说,“刚来不久,我问你,你这是研究在给太子妃用药?”

    天不绝听这言语松了一口气,心思转了转,愁眉苦脸地说,“是啊,可是老夫左思右想,也不解其解,找不到治太子妃癔症的好法子。”

    云迟坐下身,沉声说,“她让你瞒我的事情,无非是四百年前之事,她已经告诉本宫了。今日,本宫忽然想着,她的癔症,有没有可能是她自己的执念?因执念太深,才自己禁锢了自己的灵魂?”

    天不绝一愣。

    云迟眉目温凉,眼底涌着深深的情绪,语气低暗,“天生癔症,是不是生来的执念?执念太深,自己把自己困住了?”

    天不绝看着云迟,试探地问,“太子殿下的意思是,癔症是她的执念?若想要解除,就是消弭了她的执念?”

    云迟颔首,沉声道,“我是这个意思,所以,来问问你,是否觉得有道理?”

    天不绝闻言心砰砰地跳了几下,深深地思索,想着太子殿下不知道她的癔症其实是中了魂咒,但却有这样的想法,把癔症代替魂咒的话,那岂不是说她的魂咒是自己给自己下的?

    他猛地摇摇头,若是自己给自己下了魂咒,她自己如何会不知呢?甚至公子猜测是怀玉帝给她下了魂咒,而她自己也说不明白。

    他一时心惊不已,看着云迟说,“太子殿下因何有这等想法?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云迟将花颜今日在山珍馆做的梦简单地说了,然后看着天不绝道,“哪怕是怀玉帝生前待过的地方,都足够她梦上一场,这样岂不是执念太深?”

    天不绝点头,“这样的话,可以说是执念太深。”

    云迟薄唇抿成一线,看着天不绝,声音蓦地低了低,“有没有能够让她失忆的药,最好连灵魂深处的东西也能忘得干净。”

    天不绝猛地睁大了眼睛,“失忆的药?”

    云迟沉沉地颔首,“哪怕他忘了我也好,但至少,不会每逢想起,或者遇到事关前朝末代之事便发作。”

    天不绝一时只觉得惊心胆颤,他没想到今日一早花颜找他要失忆的药给云迟,而晚上云迟就来找他要失忆的药给花颜。况且,这二人还都是为对方打算。

    他压下心惊,思索片刻,对云迟摇头,“刻在灵魂里的东西,不是凡俗的失忆药能够抹平的,若是抹平,也只会抹平当世也就是目前的记忆。”

    云迟暗下脸,“也就是说,失忆药无用了?”

    天不绝颔首,云族的魂咒岂能是普通的凡俗药物能解?失忆的药自然也不管用,所以,失忆的药,对花颜来说,大体是没用的,若是能的话,也许只能用云族的术来抹平,但是云族有什么灵术能匹敌禁术魂咒?至少他没听说过。否则也不会有魂咒是禁术,无解的说法了。

    但是花颜要求的就不同了,让云迟失去关于她的所有记忆,这药虽然要经过长时间研磨,但却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儿,只是需要时间。

    云迟抿唇,沉默了片刻,说,“你是神医,研究医术一生,你心中对她的癔症想必有些隐约的想法,与本宫说说。”

    天不绝点头,除了魂咒一定不能让云迟知道外,别的他倒是可以说说,于是,他捋着胡子说,“太子殿下能喊醒太子妃这一点,甚是关键,老夫不知为何殿下能喊醒她,想必这一世她与殿下,是天定的缘分,与她的癔症,可以揪扯拉锯一番。”

    云迟点点头,“还有呢?”

    天不绝寻思着又道,“她愈不能接受的东西,愈要摆在她面前,躲避逃避不是法子,毕竟事情始终摆在那里。所以,老夫觉得,她更应多接触让她癔症发作的事物,只要压制着不让她呕心血,便不会有性命之忧。”

    云迟又点点头,“还有吗?”

    天不绝叹了口气,本来想说云族的术法南楚皇室承接了一脉,太子殿下可以仔细地研究琢磨一番,但怕说出来以云迟的聪明会想到魂咒,那么花颜一定会掐死他,只能作罢地摇头,“如今老夫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老夫给她开的药方,大多都是补心血的药,只要心血不耗损没,她身体就不会有事儿,至于灵魂里的东西,老夫也没法子。”

    云迟盯着他,敏锐地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天不绝连忙拱手,“老夫不敢。”话落,道,“老夫认识太子妃十多年了,若是但分有一丝法子,老夫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她一次次癔症发作,太子殿下相信老夫,但凡为她好的事儿,老夫是不说二话的。”

    云迟闻言似是相信了,站起身,沉声道,“罢了,本宫也不逼你,你真是为她好便好。”说完,出了天不绝的住处。

    天不绝看着云迟走远,直到不见了身影,才长舒了一口气,暗暗地想着,不愧是太子殿下,他不过是叹了一口气,便被他险些抓住,南楚皇室建朝四百年,历代子孙为了皇权帝业,云族的东西承袭的不如花家多,连花灼和花颜都没法子的事儿,云迟也不见得有法子,无非诚如花颜所说,若是知晓魂咒,怕是害了他。

    如今南楚虽也是有动荡,但到底天下百姓也算是安居乐业,哪怕时而有兵战动乱,也祸害不到黎明百姓身上,云迟是南楚江山新一代的继承人,他确实不能被毁了。

    云迟出了天不绝的住处后,没有回凤凰西苑,而是备车进了皇宫。

    此时天色已然不早,皇宫一片庄严肃穆,薄薄的日色即将落山,将金碧辉煌的宫阙楼台照应得处处生辉。

    他径直来到温泉宫的禁地外,负手而立,看着宫门。

    驻守温泉宫的暗卫识得云迟,一位暗首模样的人现身,恭敬地见礼,“太子殿下。”

    云迟眉目凉薄,眼底暗沉,看着眼前的人,一身黑衣,黑纱遮面,全身上下包裹得严实,只露出一双眼睛,看不到容貌,哪怕在他这个太子面前,不露真容,也不会被治大不敬之罪。

    这是太祖爷留下的一支暗卫,生活在皇宫,但却不归后世皇室子孙管,无论是皇上,还是身为太子的他。

    所以,自从太祖爷驾崩以来,几百年,南楚历代皇室子孙,无一人敢闯进这片禁地。

    这一片禁地,是与太祖爷打下来的江山一样长存了几百年。

    这一支暗卫,几百年来,不生事,不闯祸,不祸国,似乎不沾染尘埃,只守着这里,代代相传。

    云迟曾经也没想过要闯进这处地方,免得不敬先祖,可是如今,他不得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