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药师宠夫记 > 44|第四十四章

44|第四十四章

作者:醉转流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人到达了百虫谷, 发现这儿真是聚集了诸多玩家。漫山遍野间只见许多人影攒动,时不时还有人发出兴奋的呼喊, 想来是成功地捕到了喜蛛。

    幸好这只不过是个游戏活动, 喜蛛被捕获后,只是放在盒子里面织个网, 来评判输赢。活动结束后, 系统会回收所有放出的喜蛛。不然这么一大批人出来, 漫山遍野地捕抓同一种昆虫, 想必过不了多久就直接把目标捕抓成濒危动物了。对环境的危害也是不小。

    许多喜蛛的聚集地, 都早已经被其它玩家占了地方。逸逸看向楚兆槑与陵苕二人询问道:“我们去哪儿?”

    可作为整天漫山遍野疯跑的专业药师的逸逸都不知道的事情, 另外二人就更不可能会知道了。。。

    被两道灼灼的目光洗礼了好一些时间后, 逸逸终于想起几个月前自己来百虫谷采药时发现的一处长满萱草的僻静地点, 且当时是瞟到过好几张蛛网的。

    逸逸先看了看四周,确定无人注意他们一行以后,朝陵苕和楚兆槑挥了挥手, 道:“跟我走吧。”

    陵苕、楚兆槑二人, 跟着逸逸钻了几处灌木,又爬了几处陡坡后,才终于是到了目的地, 这地方倒真是人烟罕至且不远处就有几个蛛网。

    只是, 陵苕看了看自己身上挂着的那些枯枝残叶,又看了看同样狼狈的楚兆槑,着实是想象不到逸逸小朋友平日里的采药生活到底是个什么模样。。。

    帮着陵苕与楚兆槑捡净身上的枯枝败叶,又等着两人各自抖落好衣服后, 三人便开始了捕蛛行动。

    逸逸看着比自己上回采药时密集了许多的蛛网,便知道这里显然也是喜蛛的一处藏身之所。又因着这处没几个人知道,喜蛛也并未被大面积捕抓过,此时更是除了他们几个,没有旁人一起竞争。所以,没用多少时间,几个人便都各自抓住了一只喜蛛。原本这样便可拿着喜蛛去参赛了。可楚兆槑看着这样好的场所,倒生出去劣存优的心思,建议大家都可以多抓几只喜蛛,到时挑选最好的那只放进盒子里参加比赛。这也是几人占了场地的优势,否则像外面那群人,光是抓到只喜蛛便十分开心了,遑论多抓几只,有个比较呢。

    陵苕倒是没什么意见,可逸逸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周先生大概已经把晚饭料理得差不多了,便有些不好意思地提出:要先下线一趟。余下两人都明白,这是个有家室的。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略带调侃地感叹了一句似乎又被迫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便放行了。

    这样的调侃也不是第一次了,因而逸逸只是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冲两人挥挥手当作告别,就先行下线。

    刚从游戏仓中起来,逸逸便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浓浓的玉米香味,显然是周大厨的代表作的标志性香味了。简单地收拾了一下游戏设施,逸逸便兴冲冲地冲出门去,拐过转角便看见餐桌上摆放的整整齐齐的T骨牛排与蔬菜沙拉。通过从厨房传来的愈加浓郁的甜腻香味来看,玉米浓汤应该是被周先生还煨在火上,避免浓汤冷掉,失了风味。

    摆放餐具的周先生听到动静抬起头来,就看到逸逸“小朋友”探头探脑往厨房张望的样子。那像饿着肚子的小松鼠寻找松果的形态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清脆的一声“叮咚”响起,是银制餐具敲过骨瓷白碟的声音。

    周先生摆好了最后一把餐刀,冲着逸逸招了招手,“在这儿坐好,我去给你盛汤。”逸逸有些谄媚的点了点头,安安稳稳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周先生便再度返回了厨房,重新走出来时,手里多了冒着氤氲热气的一大碗玉米浓汤。

    “小心些。”提醒过后,他方将浓汤放到了逸逸的正对面,此后又去厨房拿出了两口较小的白瓷碗以及两个精致的瓷勺。

    待到所有碗筷都摆放整齐,周先生终于说一声:“好了,吃吧。”

    逸逸迫不及待地伸出了原本咬在嘴里的勺子,朝向了浓汤。温热的一勺浓汤下口,立刻感觉到玉米的浓香以及奶油的甜蜜在唇齿间弥漫开来,还有那些,尝不出名字,却都是十分好吃的配料,又进一步丰富了这美妙滋味。

    作为一个小吃货的逸逸,因着这一口汤,几乎都要落下泪来了。她朝周先生竖起了大拇指,夸奖道:“还是一样的好吃。”

    精心烹饪的美味被品尝的人以十分陈恳的态度夸赞,自然是件高兴的事,周先生露出了一个有些温暖的微笑来。

    虽然在两人的相处之中,周先生也渐渐地被逸逸带起了探寻美食的习惯。可就此种时刻而言,他仍旧是理解不了,为何自己的这个小丫头,可以因为一口浓汤,就露出如此幸福的表情。

    对于周先生来说,食物不过是充饥的东西,好吃自然是好,可就算味道不过平常甚至难吃,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要知道,周先生本人可是在以学术高度以及食堂难吃程度闻名的J大,依靠着几大食堂渡过了大学四年的。这样的记录,若是有人发现,大概也算得上是周BOSS奇闻轶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了。在周BOSS的心中,旁边这人开心的表情或许远远比那些永远尝不尽的美食,更令他愉悦吧。

    “怎么这样看着我?”逸逸早就注意到了周笏生专注地盯着她的目光,只是有些不太好意思讲出来,因而便一直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谁知对方还盯个没完了,只得抬头询问。话毕还摸了摸自己的脸,疑心是自己吃东西吃得太入迷而在脸上沾上了汤汁。

    周笏生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一手支起了下巴:“没什么事,吃饭吧。”

    美食当前,逸逸也顾不上追根究底,闻言便又动起了筷子,接着吃起自己的饭来。

    待到夜幕笼上了天空,二人的这顿饭也算是吃得差不多了。落地窗外是万家灯火闪烁,光是看着那些或明或暗,或暖调或冷调的灯火,好像也能想象出屋内那千家悲欢,万家离合。原本的周先生看到这幕风景时,总会感到有些落寞,可如今有了桌上这个收拾碗筷的姑娘,看着同样的风景也生出两样的心境来。

    因为几处BAT大厦的最高两层都是周先生的预留层,且一切设施均是十分完备,甚至连婴儿房都分别预留了两个。故而,两个人结婚后也没有想过再找其他的房子,直接就在Z市的BAT大厦顶层定居了下来。BAT大楼作为本市的最高建筑,站在二人房子客厅处的落地窗前,是可以将整个市区的风景,尽收眼底的。

    刚住进来时,逸逸很是稀奇了一段时间这种“一览众山小”的别样风景。那段时间,一有空就趴在落地窗前的逸逸很是让周先生哭笑不得。

    不过到了今日,再如何壮观的风景逸逸也是习以为常了。直到很久之后,在周先生那里听到了他看风景时心境的转变,逸逸才又开始趴落地窗的陋习。。。

    既然今天是周先生做的饭,那洗碗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逸逸的身上。因着两个人从来都是,“做多少吃多少,吃多少做多少”的,此时几个碗碟中也不剩下什么东西了。逸逸只将残渣收拾干净,倒进了专门装厨余垃圾的垃圾桶内。又将,碗碟一一叠好,分批码进厨房内的洗碗机中,按下了洗涤开关。

    在机器清洗碗碟的这段时间里,有取出一旁机器管家备好的消毒抹布,将餐桌以及料理台还有其他几处可能沾染污渍的地方,一一擦拭干净。

    做完擦拭工作,最后拿出在洗碗机内被清洗了个干干净净的碗碟,便算完成了今晚的洗碗任务。

    等逸逸做完全部的事情。从厨房里走出来,周先生早已坐在可媲美橙子鲜榨成的果汁所拥有色泽的橘色沙发上,舒舒服服地看起了报表。听到动静,他抬起了头,扶了扶自己的金丝边框眼镜,问道:“还要回游戏里吗?”

    “嗯,和兆槑还有陵苕他们约好了的。”

    “那去吧,只是不要玩得太久了。”周先生的脸上露出了疑似怨妇般的神情,只是隐在眼镜下,逸逸看不真切。

    不过虽然没有读懂周先生的“怨夫心”,作为从小到大的模范分子,逸逸还是为这段时间自己“过度沉迷”游戏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她点了点头,答应道:“嗯,和他们一起完成任务后,我立马就下线。”

    周先生重新拿出了报表埋头其中,“去吧。”

    等到逸逸的脚步声消失在了楼梯间,周先生才又放下了报表,长叹了一口气:和实验室抢老婆也就算了,如今的周BOSS竟还要沦落到和游戏争老婆的地步,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坐以待毙显然不是周先生的风格。坐在与他周身气场有些不符的沙发的男人以一种在常人做来有些别扭的优雅姿势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露出了有些狡黠的神色。可惜此时大厅无人,若是逸逸还呆在一旁,便明白:当周先生露出这样的表情时,就意味着,又有人将要被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