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42章 暗示

第142章 暗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给、给我的?”本来经历了杜女士那事,我心情很差,满脑子的负面情绪,但听到蒋亦森说要把JM旗下的传媒公司交给我时,我既震惊又意外。

    “嗯,给你的。这事两个月内完成,到时候你就是它的法人,是老板。”蒋亦森搓了搓脸,看上去精神点,这几天着实把他累坏了,累得他都没心情跟我做点什么了。

    我陷入惊喜中无法自拔,满眼都是喜悦,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心里虽然欢喜,却很想拒绝,因为我不懂的经营,我怕给他搞砸了。

    他似乎看出我的担忧,走到我身边,单手勾住我的腰,不顾张元青还在,宠溺说道:“我是你的技术顾问,你多挣点,以后我干不动了你养我。”

    “嘿,干不动了人家就不要你,找个能干的续上!”张元青在一侧打趣,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虽然穿着一身正装,但那时尚的九分裤及带着休闲风的西装,硬把他衬托成个高中生,看上痞痞的坏坏的,五官又是那么精致,上天真是厚待他。

    蒋亦森差点脱了鞋朝他脸上招呼,他却俏皮的给我们眨眼。

    “你们先亲热,我去趟星河集团,听负责人说陈华来的区域负责人定下来了,我想去见见。”张元青站了起来,走了两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时候折了回来,问:“蒋亦森,你的唐都发展的很不错哦,赚的钱不比JM少,你是不是之前就存了重组JM的心思了?”

    唐都一个干娱乐的,竟然这么能挣?若不是张元青道出这席话,我还不知道呢。

    蒋亦森精力有限,即使唐都一直都由郑阳打理,但他还得过问情况,精力肯定是不够的,难怪他要浓缩JM的业务板块了,估计贸然提出来怕JM的其他几位股东揪着唐都盈利的事诋毁他,所以蒋喆这事一闹,不但不是害了他反而帮助了他。

    这个人,真会算计!

    我在他胸口拧了一把,问:“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担心一场。”

    “那是你自己笨,对生意上的事一点都不了解,这点野草比你强多了。”张元青毫不留情面的损我,我真想掐死他啊。

    “去去,少在这炫耀自己的媳妇,我的女人不需要懂太多,累。”蒋亦森特别护我,单手把张元青往外推,张元青一脸无奈,道了句“得,我先走了”,然后就真的走了。

    他离开后,我刚才的喜悦跟激动渐渐消失,又想起杜女士自焚那事,便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蒋亦森,问他该怎么处理。

    蒋亦森现在一听到莫家的消息就黑脸,可见莫永昌他们给他带来多大的阴影。

    “她想死,谁拦得住,这事交给汪经理,他会带公关处理这事。”

    蒋亦森的声音没有一点情愫,我担心的说:“万一莫璃报复咱们怎么办?”

    “她?”蒋亦森嗤笑一声,“绿城倒了,莫永昌进去了,莫歆被逮了十有八九遣送回国永远不得踏入国内一步,莫夫人估计也没救了,你觉得莫璃孤身一人能成什么气候。”

    “话不能这么说,莫璃这人冷静歹毒,这次遭遇刺激,心里会更加变态,谁晓得她要怎么报复我们。”我对莫璃还是比较恐惧的,很多次都栽在她手里,虽然侥幸逃脱,但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别怕,她若敢使坏,我肯定会送她进监狱。”蒋亦森气势很足,一点都不担心。他还真是狂妄自大啊,不过他这些安慰话很快安抚我焦躁的内心。

    接下来几天的日子过得比较顺利,除了忙点没什么特别事项,只是蒋亦森到处飞的情况增加了,今天去帝都明天去广州后天飞容市,好不繁忙。

    常给JM找事的刘永飞成了在逃人员,而莫永昌被押回美国,莫歆此生不得再踏入国土,杜女士去世了,这些麻烦渐渐都解决了,我们暂时能缓口气,却不代表可以掉以轻心,因为,蒋喆的势力尚在,他随时都会带来危险和麻烦。

    我跟米乐下班后去了附近一间日式料理吃饭,这是一家中国人开的店,店主在日本留学六年回来开了店,米乐跟老板很熟,跟他玩笑说,“你在日本上的是新东方吧。”

    老板三十来岁,嘿嘿一笑,长得明明挺精神的,但他一笑就破功了,特憨厚。

    吃完饭,我去趟洗手间,路过一间包房时,无意间朝门缝里一瞥,竟然看到了余雪明,她抱着孩子正跟个人说话,因为那人背对着我,我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看到一个笔直宽阔的背影,还有一个看上去很精神的后脑勺,觉得这背影很眼熟。

    从洗手间出来,我刻意在那门口停留一下,其实也没多刻意,或许是缘分,我还没离开包房的门拉开了,余雪明抱着孩子从里面出来了。

    “嗨,你好。”我爽快的跟她打招呼。

    她肯定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我,脸上的神色既惊诧又有点慌乱,冲我尴尬的笑了笑,挤出两个“你好”出来。

    现在的她,跟曾经眼高于顶、颐指气使、镇定冷酷的模样,完全不一样。我永远忘不了当初在医院时,她是如何威胁吕超萌以及眼睁睁的看着吕超萌的孩子流掉了,因为那次流产吕超萌今后估计都不可能再次怀孕了。

    那会儿目中无人的她,现如今被生活磨平了脾气,晓得放低姿态,懂得迎合别人,也会过得胆战心惊,走的小心谨慎。

    这就是生活,人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都说不准,所以还是要多做好事。

    “一个人?”我刻意朝里面看了一眼,想看清那男人的长相,可惜那男人走了,应该是在我上厕所的时候走的。

    余雪明点了点头,有些别扭的说:“嗯,我一个人,不、还有孩子。”

    我看了孩子一眼,长得很像她,也跟她一样娇小瘦弱。我没生过孩子也没养过孩子,没丁点经验,不好跟她在孩子上展开话题,遂笑了笑,试探道:“余小姐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不打算再找一个?”

    “不了、不了。”她连说两个不了,只好又是一笑,像解释给我听似的,强调道:“我要离开申城了,这里……对我而已,没什么留恋的了。我只想带着儿子好好过日子,不想被用心之人利用。”

    这个“有心之人”就很抓心了,我特别想问问,到底是谁在不停的蛊惑她怂恿她,甚至还帮她跟蒋喆的第一下属鲁谦搭上了桥,但我问了她也不会说,何必为难她呢。

    我看了孩子一眼,提示道:“养个孩子不容易,你自己小心。”

    估计我的话警告的意味太过严重,余雪明的脸色瞬间惨白,我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笑了笑,“祝你跟宝宝一路顺风,也祝宝宝平安如意。”

    她的脸色这才好了点,抱着孩子从我身边绕了过去,刚走两步又停下了,转身看向我,当了母亲的她,看上去既温婉又柔美,轻声道:“田小姐,请你帮我转告顾卓正,我从没后悔嫁给他,即使我的家差不多是他摧毁的,我依旧没有恨过他。还有,这世道太乱了,有些人什么都敢利用,脑子又好使,三十六计样样精通,你们都注意点。”

    这话彻底勾起我的好奇,我刚张嘴想多问点,她就朝我笑了笑,“我走了,你们的事我不管,谁也不会帮,也请你不要为难我。”

    就这样,余雪明离开了。

    留给我一个暗示,一个谜一样的暗示。

    说了还不如不说,搅得我心神不宁,回到座位就跟米乐说不去逛街了,我要回家陪司翰。他贼嫌弃的说我还没嫁人呢,就一股妇女气息,有本事现在就生个孩子出来玩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