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35章 损失巨大

第135章 损失巨大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做梦!”他话音刚落,房门口传来陈华来的声音。

    他怎么来了!

    我不希望这些混乱的状况被他看到,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你家小女儿蓄谋杀人,警察一定不会放过她,我劝你及早带着女儿去警察局投案自首,免得遭受更大的惩罚。”陈华来在陈念祖的搀扶下走了进来,气势很足,莫永昌跟他一比简直像个跳梁小丑。

    “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父女间的事?”莫永昌双手叉腰,有点像农村里骂街的泼妇,我有点怀疑他说的话了,田孟再怎么没有眼光,也不可能看上他啊。

    他似乎比胡彬还要渣。

    “我是谁跟你没关,你把我当做一个路见不平的过客就对了。你口口声声说田茉是你的女儿,那么你为田茉做过什么贡献?莫歆开车撞田茉,你难道一点都不心疼,反而命令她放过凶手,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父亲?我看你只是想来套关系罢了。”陈华来的声音很醇厚,不疾不徐的质问,堵得莫永昌说不出话来。

    “你少在胡搅蛮缠,我是不是她父亲,一会儿护士抽完血化验后你们就知道了。”莫永昌缓了两三秒,气急败坏的说。

    抽血就抽血,我还怕了他!

    但陈华来却按住我的胳膊,摇了摇头,“孩子,不要相信他的话,他没资格要求你抽血化验,更没资格命令你不追究车祸一事。你的母亲已经走了,谁是你的父亲一点都不重要,你的父亲当年肯定伤透你母亲的心,否则也不会隐瞒你父亲的下落。你说是不是?”

    他说的有道理,我扯下衣袖,对莫永昌道:“你走吧,别在我这发疯。”

    “小贱人,你还不信我的话了,我就是你老子!你妈第一个男人,当年是她求着我睡她,然后才有了你,你怎么跟你妈一样贱,不听老子的话呢!”莫永昌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气得我脑子疼心口痛,指着他的手指都在颤抖,B二话不说把莫永昌打了出去,莫永昌不甘心的在外怒吼,“不孝顺的东西,老子真是你爸爸!”

    “呸!我还是你爸爸呢!”米乐追了出去,双手叉腰,伸长了脖子骂莫永昌。

    “陈先生,叫你见笑了。”我靠在床上揉了揉跳的突突的鬓角,这才对陈华来抱歉一笑。

    “没事的,我当你是自己的女儿。”陈华来这话说的极其自然,没有虚情假意在里面。

    米乐折了回来听到这话,立即凑了过来,捂嘴笑道:“您还要女儿吗?我可以的!”

    我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陈念祖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他道:“你这样的‘女儿’我们家可不敢要,马来西亚不是泰国,对变性人没那么友好。”

    “你竟然说我变性?我明明就是女人好不好!”米乐来了劲儿,硬要脱给陈念祖看。

    B嫌他聒噪,把他赶出病房了,自己则在病房门口护着,防止别人再次闯入。

    经过米乐的插混打科,我的心情稍微放松一点,但是莫永昌那些话特别影响我的情绪,就像根刺似的,扎在我的心头,不敢拔不敢碰,却又忽视不得。

    难不成他真是我的父亲?可田孟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呢?当年他们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太多的疑问堵在心上,所有的真相只有莫永昌知道,但他不一定告诉我。

    我到底要不要抽血检验一下?

    “田茉。”在我愣神之际,陈华来叫我一声,我立即回神问他什么事。

    他慈祥的笑着,问:“你跟蒋老板,什么时候结婚?到时候我给你添一份嫁妆。”

    “不用了,咱们没事常走动就行了。”我跟他非亲非故,没必要接受他的馈赠。

    “你这孩子,跟我客气什么,你记住蒋亦森若是对你不好的话,你就不要跟他结婚,结婚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万一嫁错了人离婚还是个麻烦。”陈华来在我耳边谆谆教诲,宛如我的长辈,若他是我爸爸该有多好。

    陈念祖站在一侧看着我笑,“我爸渐渐上了年轻,五十出头的人话比七十多岁的老头都多,你多担待啊。”

    他虽然抱怨自己的父亲,听他语气却极其尊重,他们父子的感情很不错啊。

    “好了,你休息吧,我去趟星河集团,还有事跟他们的负责人商量。”陈华来站了起来,又对我道:“我还算有点本事,蒋亦森若遇到麻烦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我。”

    他很热情呢,我感激地答谢他,还想下床亲自送他,却被他制止了,“你好好休息。”

    他们离开后我所有心思全部陷入莫永昌的那些话中,简直不敢相信他就是我的父亲。越想越想不通,便给王小梅打了一通电话,想约她过来,哪知她去别处谋生活去了。

    我在电话里问她:“你曾听我妈提起过我的父亲是谁吗?”

    王小梅快言快语,“我问过孟姐,她说是个贱男人,贼坏,有家眷,老婆管的严但他还喜欢出来偷腥。”

    这形象,有点像莫永昌。

    “我妈就没告诉你那人是谁吗?”我追问。

    “没啊,就说了是个坏男人,大了她十几二十岁呢,当年若不是你们老田家出了点事,你妈也不会被那男人糟蹋。”

    挂了电话我心里沉甸甸的,因为王小梅说的那人特别符合莫永昌,我小时候虽然渴望父爱,可田孟一直不告诉我,我的爸爸是谁,经历的多了,生活的磨难冲淡了我对父亲的渴望,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十恶不赦的坏男人,他告诉我他是我爸爸,我真接受不了。

    若莫永昌是我爸爸,那肯定是我上辈子造的孽报应在这一世了。

    但他真是我爸爸的话,我该如何面对他?

    躺在床上一想就是一下午,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直到下午六点多,米珂牵着司翰来看我,我才打起精神,跟小家伙嬉闹几句。

    司翰问我:“田田你什么时候出院?你不回家我一个人吃饭都不香。”

    我说快了,回去后就陪他睡。

    米乐成司翰跟我说话间把米珂拉到一旁,指着B捂嘴偷笑,问:“这人怎么样,做你姐夫可好?我好喜欢他!”

    米珂无力的翻了一个白眼,对脸色黑如锅底的B道:“兄弟,对不住了,我哥脑子有问题,你别理他!”

    为了减少跟米乐在一起闲话时间,米珂带着司翰回家去了,临走前一脸愧疚的对B道:“你再忍忍,等田小姐出院,你就舒坦了。”

    米乐一脸不快,差点跟米珂干起来,又怕了米珂的身手,只能挥动自己无骨的兰花爪在米珂身上挠痒痒。

    我嫌弃米乐聒噪,把他撵回去了。

    半个小时后蒋亦森跟郑阳一道儿来了,他们进门后我就发现蒋亦森脸色不对,好像遇到了麻烦事。

    我本想告诉他们莫永昌下午过来发疯的事,郑阳先开了口,“田茉,你帮我劝劝亦森,叫他想开点,不就是两单生意没了吗,干嘛跟自己较劲。”

    “两单生意没了?”我心头生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是的,两单都没了,北欧的跟南美的都没了,为了这两个项目我之前砸进去了四个亿,全被蒋喆截胡了,令我损失巨大。他这是以自杀的方式跟我斗,我也想弄死他!”蒋亦森眼神徒然犀利冷冽,叫人不敢看第二眼。

    “那你也不能以自杀的方式跟他玩啊,你叫股东们怎么想?你要解散JM吗?”郑阳赶紧劝道:“JM是你的心血啊。”

    “不,JM从来都不是我的心血,那只是我父母的希望。为了JM我付出太多太多,现在累了,除了弄垮蒋喆,我再无别的想法!郑阳这次我下定决心要弄垮JZ,你要帮我而不是给我泼冷水。JM是我蒋家绝对控股,其他股东大不了抛售股票转让股权,我做什么决定跟他们关系不大!”蒋亦森是真的怒了,说这话时特别愤怒,逻辑却很严谨,看样子这事在他心头盘算许久。

    我似乎预见了一场血雨腥风。

    莫永昌的那场胡闹,我暂时不要告诉他,免得给他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