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34章 我是你老子

第134章 我是你老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面对蒋亦森的质疑,乔安驰很轻佻的笑了笑,回应道:“你爱信不信。”

    还没人敢在蒋亦森面前说这话,我真怕他两个打起来,乔安驰肯定吃亏,我躺在床上也不好劝架啊。

    “那个……”我赶紧岔开话题,又不知道说什么,嗯了半天,才道:“乔安驰,你说莫家这次会不会彻底倒台?”

    “不会啊。”他回答的十分轻巧,却叫我心头一惊,还没缓口气,他又道:“只不过会叫绿城掌门人进去坐牢罢了,但是半个月前绿城卖给了蒋喆,不晓得现在的绿城掌门人是蒋家人还是莫家人。”

    真是的,不会一次性把话说完啊。

    照他这样说来,只要绿城这事一定罪,肯定有莫家或者蒋家受的。那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乔安驰又跟我们贫了一会儿,直到蒋亦森撵他,他才不情不愿的离开,说明天继续来看我。

    临走前,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咦了一声,对蒋亦森道:“需不需要我帮你投资啊,纵然你是JM老总,但JM的收入又不是你一个人的,我帮你钱生钱。”

    “滚,老子不缺钱!”蒋亦森不客气的拒绝他的建议。

    “哎,别这样啊,我打算把立兰的广告跟设计交给你们JM,大家相互合作嘛。”乔安驰的脸厚我之前就见识过,没想到他在蒋亦森面前还撒娇。

    我真是服了他了!

    在蒋亦森的推搡下,他离开了。

    室内终于安静下来。

    乔安驰带来的消息过于振奋人心,我激动的睡不着,先不说别的恩怨,莫永昌害死了田孟,我没办法超越法律杀了他,但只要看到他入狱,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心里都是满足的。

    蒋亦森坐在床边,轻轻帮我揉腿捏脚,怕我血液循环不畅,我感觉的到他有心事,问他怎么了,他又不说还敷衍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劝他去JM工作,要不然把汪经理累死了,他说我今天要再次体检,检查完他再去公司。

    等我检查完,他还没离开呢,突然来了位贵客。

    我没想到陈华来跟他儿子陈念祖来医院看我,我满以为他们去别的城市游玩了。

    陈华来毕竟是老江湖,问候完我后,又跟蒋亦森寒暄,“我在申城待了一段时间,又从张老板那里知道些你的事,小田这次出车祸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你需要我帮忙的话,我一定尽力而为。”

    他说这话时一脸诚恳,不想敷衍人,似乎特别想报答我当日的救命之恩。

    蒋亦森跟他不熟,肯定会客气一番,蒋念祖站在我床边问我,“田小姐,你生活上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有的话请不要客气,找我就对了。爸爸特别喜欢申城,在这里给我开了一家旅游公司,我估计要在申城常驻了,以后请多关照。”

    “好啊。”我朝他笑道。心里却犯嘀咕,他在申城开公司,给我说了也没用啊,应该跟蒋亦森寒暄的,这孩子果真不是做生意的料子。

    他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这番言论的不妥之处,还不停的对我说:“田小姐,我在申城买了一栋房子,爸爸暂时也会住在申城,你没事了过去玩玩,爸爸很喜欢你呢。”

    我干笑两声,靠在床上看了眼跟陈华来细谈的蒋亦森,还好他没听到这些话,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吃醋呢。

    好不容易送走他们,蒋亦森从外面回来,第一句话就是,“我怎么觉得那陈家父子对你不一般呢。”

    “这话怎么说?”我怕蒋亦森想歪了,又自问自答,“或许他们真的把我当做救命恩人吧。”

    “不,不是这个理儿。”他揉了揉眉心,想赶走累积多日的疲惫,“我觉得他们特别关心你,似乎把你当做亲人,尤其是陈华来,还再三叮嘱我对你好点,催我早点跟你结婚。”

    这下轮到我惊讶了,没想到陈华来会这样叮嘱蒋亦森,心里莫名的暖了一暖,不由感慨还是多行善事好。

    “好了,亦森,我这没什么事了,你去公司吧。”我催他离开,出事那天接到的取消合约电话始终是我心头一根刺。

    他把B留在我身边,然后才去了公司。

    我睡了一觉,醒来后发现米乐也来了,紧挨着B坐,含情脉脉的看着B。

    我问他怎么来了,他说:“蒋总怕你一个人在医院无聊,叫我过来给你逗乐子。”

    看样子,在蒋亦森眼里米乐完全成了女人。只是他不知道B有多反感米乐,我忍不住笑了,说不定他俩还真有缘呢。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米乐忽视我的存在,紧挨着B,不断的没话找话说。

    B不理他,他像是自言自语般给B讲荤段子,“从前有条蛇遇到了大象,大象讽刺它我不跟脸长在jiji上的东西说话,蛇反唇相讥,我还不喜欢跟jiji长在脸上的东西说话呢。”

    “从前有个农夫,回家的路上见到一条无齿鱼,第二天那条鱼死了,不是渴死的而是撑死的。”

    “……”

    他的荤段子冷笑话多不胜数,听得我好不欢快,只是可怜了B,他全程黑脸,大有一掌劈死米乐的冲动。

    就在米乐继续飙荤段子时,我病房的大门突然被人撞开,紧接着传来护士焦急的阻拦声,“这位先生,您不能随便闯病人的房间。”

    我一眼看到特别狼狈的莫永昌,他像是一个人来的没带下属。

    呦,今天胆子够肥啊!

    我靠在床头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问:“莫先生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田茉,我命令你,取消警察局的立案,不准追究那场车祸!”莫永昌甩开护士的手,捋了捋略微凌乱的发,站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对我发放号令。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莫先生喝多了吧,你以为你说谁,对我说这种话!”

    莫永昌急了,拍着大腿,吼道:“凭我是你老子,我就该听我的!”

    像是一块巨石砸在我心上,又痛又沉,我连呼吸都困难了,瞪大眼看着眼前气急败坏的莫永昌,惊愕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在米乐还算清醒,他问:“莫先生,你该没吃错药吧?”

    说着,挪到床前站在我面前,而B很配合地站在莫永昌一侧,做出戒备姿势。

    我正怀疑,出车祸的是莫永昌,他的脑子被车撞坏了。

    “你以为你妈为什么叫你田茉,那是因为老子姓莫!你妈临死前亲口承认你是我女儿,你若不信的话,我们现在就抽血做亲自鉴定。”他一把拉过旁边愣神的护士,“来,抽我们的血化验去,现在科学发达,什么测不出来。”

    看他信誓旦旦的样子,我竟然有点相信他说的话。

    护士看了我一眼,得到我的许可后匆匆跑了出去。

    莫永昌见我动摇,双手叉腰特别神气的说:“现在你必须听老子的,不准追究那场车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