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22章 威胁

第122章 威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聊完这茬,我又把中午跟吕超萌的谈话讲给蒋亦森,叫他小心点余雪明,老余家跟老刘家恨死他了呢。

    他镇定的笑了笑,“没事的,刘永飞不过是根废柴,我轻而易举的可以叫他下台。余雪明千辛万苦的生下孩子不敢轻举妄动,即使她要对付,也肯定拿顾卓正第一个开刀,这也是吕超萌找你的主要原因,顾卓正出身贫寒没有基地,为了跟吕超萌结婚不惜跟我联手对付余国栋,这笔仇余雪明算是记下了,所以先透露风声给你,巴不得我帮他挡住余雪明的进攻。”

    他深谙guan场和利益圈,分析人心入木三分,仿佛一切算计都逃不过他的眼。

    仔细想来,自从吕超萌跟顾卓正结婚,我跟她的关系的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我最担心的是刘建峰好歹混迹guan场几十年,不晓得他有没有什么后手,万一再被蒋喆利用了,那我的确陷入困境,所以我派郑阳暗中调查此事。”蒋亦森的语气有些担忧,蒋喆的确是他心头肉刺。

    “你是不是也怕蒋喆对JM产生实质性的打压?”我扬起下巴讨吻,做完这个动作又觉得自己好色,没办法我总想在最危险或者最担忧的时候,从他这路获取保护跟温。我太依赖他了。

    “怕,但他现在跟我对抗也占不了便宜,除非他突然得到了我们都料想不到的优势,比如刘建峰留下的后手,再比如他在国内找到十分强悍的合作伙伴,能在guan场上压倒张元青的老丈人。”蒋亦森说这话时挺严肃,他的担忧不无道理。

    不过,他的话也向我透露一件事,他压根不把莫家放在眼里,莫永昌在他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虽然我不知道他将用身边办法收拾莫永昌。

    接下来两三天,我依旧在家教司翰汉字跟单词,蒋亦森忙着在公司修改下半年投资方案,汪经理忙着帮他处理此次网络暴力,除了请水军、段子手、写手写软文洗白,还张贴JM近几年的公益活动。

    米乐在微信上给我抱怨,做那么多麻烦干嘛,费钱又费力,倒不如发几张蒋总的果照,分分钟把那些没脑子的小迷妹勾引的团团转,然后那些人自告奋勇地在网上帮忙怼抹黑者,还二十四小时在线。

    他发这些话时还送了几个特别不满的表情,觉得汪经理就是个只会花冤枉钱的土鳖。

    我就送他几个字,“有能耐你上啊。”

    他又发了笑脸跟语言过来,说蒋总就是帅出天际,自要运用美色,分分钟可以迷死一大片。

    我霸气的回应他,“蒋亦森是我的私人财产,外面的娇艳贱货休想觊觎。”

    谁知道他特欠,把我发给他的语气上赶子拿给蒋亦森听,本来蒋亦森对他突然闯入十分不满,差点叫A把他丢出去,但听了我的语音后竟然夸赞米乐是个心灵手巧的好姑娘,喜得米乐在办公室傻乐了一天。

    没办法,谁叫蒋亦森有颜,人家长得好人家说啥都是对。

    我觉得司翰总在家待着也不是办法,就叫郑阳找一家安保设施到位的双语幼儿园,郑阳特别麻溜,不过两天时间就把这事解决了。

    从此以后我多了一项任务,每天早上送司翰上学下午到点接他放学。

    米珂跟在身侧护我们安全。

    一天下午我去接司翰放学,没想到路上一溜儿绿灯,竟然提前四十分钟到达,平时我只提前十分钟。

    没办法,停好车后,我们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咖啡馆,一人点了一杯咖啡等司翰放学。

    正喝着咖啡呢,猛地一抬头,我竟然看到了莫永昌,他身侧坐着一个打扮妖娆的年轻女人,两人坐姿暧昧看上去亲近的很呢。

    显然,在我看他时他也看到了我。

    四目相对,他原本嬉笑的眉眼突然拧作一团,表情有些狰狞,就像一只受到威胁的狗,见他表情不善,我拎起包包,示意米珂我们离开。

    我们刚起身,莫永昌就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牛气哄哄的样子。

    “田茉,你怎么还在申城?”他上来就质问我怎么还在申城,好像我应该离开这里似的。

    我白他一眼,“我又不是杀人犯,何必畏罪潜逃,我在哪儿跟你没关系。”

    “你忘了你妈临死前的嘱咐了吗?”他抓住我的手腕恶狠狠的质问,好像我妈说什么他都知道似的。

    我甩开他的手,戒备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妈临时前有话嘱咐我?”

    继而想起田孟临时前跟他单独聊过,而田孟死因蹊跷,十有八九是他逼死田孟的,新仇旧恨瞬间冲昏我的头脑,我上前一步揪住他的衣襟,质问道:“我妈是不是你逼死的?”

    “药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他突然淡定起来,自以为很潇洒地打开我的手,阴冷一笑,“你妈自然而然的死亡,跟任何人都没关系,或许上帝想她了吧。看在我跟田孟是旧交的份上,我给你一条警告,你最好离开蒋亦森离开申城,免得跟你妈一样——莫名其妙的死了。”

    赤果果的威胁!

    我更加确定田孟的死跟他有关。

    这个杀人犯!

    想到田孟死前给我说的话以及他留给我的信封,眼睛顿时酸疼起来,眼泪说来就来,我再也顾不得形象,扑上去揪住他的衣领,怒道:“莫永昌你个王八蛋,我跟你耗上了,我俩指不定谁先死呢,你就是个杀人犯!”

    这一声大吼立即引来咖啡厅别人的关注,我顾不得周围人投来的非议的目光,疯了一样拽着莫永昌的衣领,他那件样式复杂的英伦风衬衣被我扯开好大一片,露出半张肌肉松弛的胸膛。

    他大力的推搡我,又见我疯狂的拉扯他,还想甩我耳光,刚出手便被我身侧的米珂制止住了。

    “疯了,疯了!”莫永昌的脸涨的通红,一方面是我气的,另一方面是被诸位吃瓜群众探究的目光羞恼的,“你跟你妈一个德性,有其母必有其女,当婊子的料!”

    “我妈品行再查也轮不到你暗害他,别以为我没证据无法指控你,你就能逍遥法外?莫永昌,你不得好死!”我吼这声时几乎用尽所有力气,他愤怒的甩开我的手,衬衣的扣子全部蹦开了,我的指甲都被衬衣带走半截,鲜血顺着断掉的端口渗出来。

    “臭婊子!”莫永昌被我扯的没了耐性,趁米珂给我简单处理伤口时竟然狠狠地踹向了我。

    等我反应过来时,他的腿即将落在我身上。

    我大惊失色,一时间连躲避都忘了。

    就在这时,一条腿飞速踹了过来,把莫永昌踹向我的腿踢开了。

    那一脚力气很大,硬把莫永昌踹的倒退几步,右腿极不自然地落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