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07章 出事

第107章 出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鲁谦离开后,我跟在蒋亦森身侧参加完老夫人的葬礼,葬礼结束后,我上了个厕所出来蒋亦森就不见了,郑阳给我打了通电话,说亦森有急事就先离开了,他留了个司机送我回家。

    我以为司机送我回的家是蒋亦森的别墅,没想到他把我送回了我的家。

    心里有些失落,却不知以何理由责怪蒋亦森,或许是心疼他多过了埋怨他吧。

    从轿车里下来时已经下午两点了,因为心情低落我没跟司机道别独自进了单元楼,一直思索蒋亦森忽而冷落我的原因,特别怕他把蒋母的死全部归咎在我身上。

    也怕他还以为我跟乔安驰发生了什么。

    这两天的事太多了,以至于我没时间好好给他解释一下,我跟乔安驰是如何被莫璃陷害的。只希望他对我的信任再多一点,对我的感情再稳固一些。

    心不在焉地回到家里,随便把包丢在沙发上,在我抬头时,突然心里一咯噔,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因为我看到莫歆站在我家客厅!

    本能地我往后退了几步,莫歆笑的像个吃人的魔鬼,三两步跨到我面前,抬手就想抓我。

    我操起身后一只花瓶,朝莫歆砸了过去。

    她不请自来钻进我家肯定没安好心,我自然对她十分防备,甚至本能的想去攻击她。

    莫歆像是疯了一样,即使被我的花瓶砸了两下,依旧朝我逼近,很快把我堵在门口,单手掐住我的脖子,另只手摸出一把小刀在我脸上比划。

    “小贱人,不就是长了一张妩媚的脸吗,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优势!”莫歆像是吸了毒似的,有些飘飘然,眼神极其空洞麻木,手上的力气却很大,死死地掐住我的脖子,我都要窒息了。

    突然,她手里的刀移到我面前,明晃晃的小刀冒出丝丝寒光,我被她抵在门口挣扎不得,吓出一身冷汗来。

    “贱人你勾引蒋亦森就算了,连我的乔安驰都敢勾引,我怎么会叫你继续风流快活!”她的刀已经抵在我的下巴上,冰冷的刀片叫我浑身一颤,我赶紧说好话,“莫歆咱们有话好好说,我跟乔安驰只是同学关系……”

    “放你妈的屁!”她突然激动起来,小刀在我下巴处割了一下,顿时火辣辣的疼,鲜血汩汩的流了下来,滴在我洁白的衬衣上。

    “你他妈都把乔安驰睡了,竟然给我说这个,当我傻吗?!”她面容狰狞地瞪着我,举起刀朝我眼睛捅来,“我今天来,就是替天行道的。”

    说着,她持刀的手飞速朝我挥来。

    这可怎么办?!

    我不能死!

    就在这时,我微微偏过脑袋,同时抬起膝盖狠狠顶在莫歆下体,就这丁点的偏差救了我的性命,她的刀插在我身后的木门上,我却不敢松懈,用尽全力把她推开,想给自己寻点开门逃跑的空隙。

    她却在我开门时,死死揪住我的头发,把我朝墙上磕,磕的我头晕花眼,好不容易门开了一条缝,却根本逃不出去。

    我鬓角本就受过伤,又被她这么一磕,疼的我脑浆都要喷射出来,仿佛快要死了一样。我必须想点法子自救,情急之下,我摸到门上那般小刀,借着她拉扯我的力道,把小刀拔了出来。

    挥刀给了她一下,但没把她划伤,却激起她更大的怒意,她疯了一样朝我扑来,我站在门口被她的气势吓傻了,竟然忘记拉开门逃跑——假如真跑的了的话。

    就在这时,背后一道外力把门推开,连带着我都被木门往前挤了几步,就在这时,莫歆已经冲了过来,我都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只听“噗”一声,我的手里的刀插入莫歆小腹。

    莫歆瞪大了眼看望,她眼白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红血丝,恐怖的不像是人类的眼睛。

    而我彻底被她的模样吓傻了,直到她轰然倒地,我依旧保持刚才捅她的姿势,满脑子都在想,完蛋了完蛋了,我杀人了,要坐牢。

    “田茉!田茉!”乔安驰突如其来地出现在我面前,他把木讷的我抱在怀里,一脸震惊地盯着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莫歆,“你别怕我来了,你别怕。”

    他一边劝慰我一边摸手机打电话,“喂,是120吗,这儿有人受伤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莫歆犹如死了般倒在地上的姿势,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蜷缩沙发上,用尽所有力气抱住自己,丝毫不顾及下巴上不断流出的鲜血,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此刻的我肯定像极了神经病。

    “田茉没事的,你别怕,我把屋里的痕迹都拍了下来,这些都是你将来的证据,莫歆属于如实行凶,你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警察不会为难你的。”乔安驰慢慢靠近,小心翼翼地帮我擦拭下巴上的血迹,又拿干净的毛巾帮我堵着。

    他的劝慰我一句都听不下去,没多会儿楼下传来警车的声响,警察竟然比急救人员来的还早。

    听到警车的声响,我吓得往乔安驰怀里躲了躲,他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低声道:“你放心,一定会没事的,我陪你一起去。”

    警察刚上来没多久,急救人员也来了,我和倒在血泊中的莫歆一起被人带走了,只不过我去了警察局,她去了医院。

    出发前,警察先给我的伤口拍照,然后才给我简单包扎了一下。

    进了警察局的黑屋子,接待我的人恰好是李队,当初和葛天兰夺房子时他帮过我。

    李队问一句我答一句,因为是熟人的关系,我渐渐放松下来,录完口供,我暂时不能出去,因为我有行凶伤人的嫌疑,必须找熟人交保证金。

    我只好给蒋亦森打电话,但电话拨过去竟然没人接,心里难过的像是被人拿刀搅过一样,我忍住眼泪问李队可以给吕超萌打吗。

    他说没问题,给顾局都也可以。

    我跟顾卓正不熟,用不着给他打,便摸出手机给吕超萌拨了过去。

    打完电话才跟李队走出黑屋子出去办手续,一抬头看到乔安驰站在大厅中央等我,听说要保释金,他立即跟李队过去办理手续。

    我没想到他还在外面等我,这会儿天都要黑了,他怎么还等我呢。这傻子!

    心里却有丝暖流经过,就像深山老林中迷路的人找到了回家的路一样开心。

    办完手续,我站在门口等吕超萌,晚上暂住她家。

    我不想回我家,总觉得晦气,自从买了那房子我都没安生过,经过这次事件后我一定要把它卖了,叫人太不爽快了。

    李队突然走了出来,乔安驰立即摸出一盒烟给他,他倒也没推辞接了过来,低声对我道:“田茉,咱们也算老熟人了,我实话告诉你,这案子对你来说很不利。即使你叫了保释金,这短时间也不能离开申城、电话保持开机状态,方便我们随叫随到。受伤的人是华侨,现在重症监护室,听说有点危险。他们家好像有些势力,中午已经带着熟人狐假虎威地过来闹过了,被我们头撵回去了,他们肯定还会再来挑事的,你跟顾局关系不错,叫顾局帮你想想办法。还有一件事——”

    他又靠近一步,压低声音问:“当初为了帮你夺房子,我们在你家按了监控器,你该没拆吧,若没拆,那玩意可能是你最好的证据,有它在手你什么都不用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