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06章 葬礼

第106章 葬礼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蒋母死了,葬礼那天我穿了一身黑衣黑裤去了殡仪馆,这身衣服上次穿是在田孟的葬礼上,那场葬礼也是蒋亦森一手操办的,只是我没想到很快轮到了老夫人。

    蒋亦森从头到尾都垂着头,刘海遮住他的眼睑,谁都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而他就像个霜打过的茄子,蔫的不像样子,哪有平时强悍的气场跟霸道的气势。

    我特别心疼他,却又不敢靠近,那天医生宣告老夫人离世后,他没跟我说一句话,亦没正眼看我一下,我陪他一夜,他一直把我当空气。

    第二天我觉得身体不舒服就回去了,休息一天后今天又来了,但他依旧对我冰冰冷冷,没什么感情,似乎所有感情都耗尽了似的。

    如此冷漠的他,叫我特受伤。

    我怕他把老夫人的死全部归咎在我身上,那我何其无辜!

    告别仪式结束后,蒋亦森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推老夫人的遗体进焚化室,就在这时,穿着花花绿绿的莫永昌带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郑阳带着下属迎了上去,客气地请他去旁边坐。

    莫永昌傲慢地瞥了郑阳一眼,用手指戳着他的胸膛,嚣张教训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很!你让开,叫蒋亦森过来接客。”

    他明显是来闹事的,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先望了蒋亦森一眼,他继续跟在工作人员身侧有条不紊地进行下一步,根本没看莫永昌一眼。

    “蒋亦森!”莫永昌站在门口大喊一声,“你给我滚过来,今天当着所有亲朋好友的面,咱们仔仔细细算算之前的账,你厉害我斗不过你,只能当着大伙儿的面跟你讲道理,免得被你关起门欺负。”

    “莫先生,不管你算什么账,今天都不要打扰我们老夫人下葬,如若不然……”郑阳动了动手指,他的人立即把莫永昌一行人围住了。

    气愤顿时紧张起来,郑阳的人跟莫永昌的人剑拔弩张地对峙。

    前来吊唁的客人大多都是蒋家老一辈亲戚朋友,都是些身骄肉贵的主儿,这会儿若大闹起来不但丢了蒋家的脸,弄不好还会伤及无辜。

    我恨死莫永昌那个小人,在婚礼上气死了老夫人还不算,竟然又跑来大闹葬礼。我不禁怀疑,他们是真蠢还是有人在背后撑腰?

    贵客们见情势不对,自然把性命和安危放在第一位,纷纷向葬礼主管汪经理告辞。

    葬礼尚未结束,他们就要离开,连基本的场面都不帮着撑一撑,叫主人家脸上怎么挂的住,而蒋亦森又是个孝子,他不但是了颜面还伤了心。

    我疾步走到汪经理身边,抢过他手里的话筒,朗声劝道:“请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两句。你们都是老夫人生前挚友亲人,老夫人因病去世过于匆忙,大家没用机会见她最后一面,人活在世讲的不过是感情二字,各位都是有情有义之人,请你们耐住性子再送老夫人最后一程,让老夫人的在天之灵得以慰藉。”

    说这话时,我虽然表现的还算大方,但手心全是汗。我本以为他们该走的还会走,毕竟老年人都比较固执,更主要的是他们怕死。

    没想到我说完这席话,他们都安静下来了,相顾看了一眼后,不过三四秒的时间,大家都回到了自己座位,并且相互打听,问我是谁,不过他们看向我的神色渐渐发生微妙的变化,似乎没那么排斥了。

    汪经理高兴地朝我竖起来大拇指,我松了一口气,能为蒋亦森做点什么是我的荣幸,但一想到莫永昌还在,他暂时不会消停,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遂疾步走到郑阳身边,跟他并肩而战,对莫永昌道:“莫先生,你跟老夫人好歹也是朋友一场,若你真心实意地想来吊唁,亦森很欢迎,若你只想过来闹事,即使亦森不反对,在座的蒋家亲朋好友都会瞧不起你,认为你没有规矩、忙中添乱。”

    “你是什么东西,敢教训我!蒋亦森虽然不娶莫璃,也没说要娶你,你还真把自己当蒋太太了!”莫永昌呲牙咧嘴地看着我,像只丑恶的老狗。

    一想到田孟就是被他直接害死的,我恨不得上去捅他一刀,突然明白蒋亦森对莫家人的心情怕是跟我一样,一定要在蒋亦森接完骨灰前把莫永昌撵走,否则他一冲动真弄死了莫永昌岂不是要坐牢。

    “莫先生,你即使有天大的事,也得等我们办完老夫人的后事。现在请回吧。”郑阳做出“请”的姿势。

    莫永昌看了看郑阳又看了看我,突然狂狷一笑,警告道:“是你们放弃跟我谈的机会,将来发生不可逆转的事你们不要怪我!”

    说完,他揪住郑阳的衣领,刻意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告诉蒋亦森,他带给莫璃的伤害,我会加倍讨回来!”

    要在我们面前表现他爱女心切吗?

    我冷笑一声,反呛道:“莫先生,你若真的爱你的女儿,又怎么会支持他嫁给蒋亦森,你难道看不出来蒋亦森一点都不爱她吗?你只是想用莫璃的婚姻换取莫家的发展壮大罢了,根本没考虑过莫璃是否幸福!”

    之前就觉得莫永昌是个没有爱心的贱男人,现在更加落实我的想法。

    莫永昌眼神怪异地瞟了我一眼,像是算计什么,忽而露出一阵莫名其妙的冷笑,对我道:“田茉,你相信命运吗,有些东西一开始就注定好了,谁都无法逃脱,比如你肯定无法嫁给蒋亦森!”

    好歹毒的诅咒,我心头不禁一跳,恨不得上去掐死他。

    他却即使抽了身,带着下属离开了。

    在我跟郑阳都松了一口气坐回座位时,突然,外面又来了一群人。

    他们穿着笔挺的黑色西服,行动间整齐划一没有声响,跟刚才莫永昌带来的乌合之众大相径庭,看上去很有气势,就像受过正规训练的。

    我疑惑地看向郑阳,郑阳却严肃地盯着来人,他认识他们。

    “鲁谦,你来做什么?”郑阳站起身,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而我发现,再做的蒋家亲友似乎很多人都认识这个叫鲁谦的中年男人。

    我更好奇他的身份了。

    “老夫人走了,身为旧部下自然要来送她最后一程。”鲁谦微胖,不高,皮肤偏白,语气也很谦和。我就不明白了,郑阳为什么不喜欢他。

    接下来,郑阳的话很好的解释了我的困惑。

    “你还知道曾经是老夫人的部下,我还以为在蒋喆身边多年,你忘记自己曾是谁的狗了。”

    郑阳的话极不客气,鲁谦并未恼怒,依旧一副谦逊模样,从怀里掏出一张合照递给郑阳,“这是喆哥申城别墅里珍藏的一张照片,喆哥暂时无法回国亲自吊唁,他叮嘱我把这张照片送来,叫我转告亦森,照片上三人迄今就剩下他一个了,老天都在帮他,收走一个又一个跟他作对的人。亦森还是不要跟喆哥……”

    他话音未落,郑阳便忍不住了,猛地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怒道:“鲁谦,你嫌自己命长是不是?”

    气愤再次紧张起来。

    大家的目光皆朝我们看来,有些人劝郑阳火气小点,有些人劝鲁谦先离开,反正没人觉得鲁谦来的不对。

    我立即明白过来,在座的蒋家亲友,怕不单是蒋亦森的亲友,也是蒋喆的亲友吧。倘若将来蒋亦森跟蒋喆彻底撕破脸,他们只会帮给利多的人。

    蒋亦森的每一步似乎都走的十分艰难。

    我捡起被郑阳打掉在地的照片,照片边角有些磨损,色彩也不是很光鲜,看得出来有些年成了,照片上是很年轻的两男一女,男的长的有三四分相似,其中一个更为年纪的男孩子是蒋喆,另一个稍微大几岁的应该是蒋亦森的爸爸蒋惠,坐他们中间优雅漂亮的女人正是蒋母。

    曾经,他们的关系很友好。

    我一直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蒋喆黑化,暗算了他们一个又一个。

    “既然来了,那么一会儿见证我母亲入土为安吧。”蒋亦森终于出现了,他怀里抱着一只骨灰盒朝我们走来。

    鲁谦却不给他面子,淡淡一笑,“我只是过来送照片的,若没其他事的话就先走了。喆哥不可能永远被你困在美国,他总会回来亲自给老夫人上炷香的。”

    他说完转身欲离开,继而又是一顿,转过身,声音不高不低地说了句,“蒋总,JM股票下落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更惨的,你慢慢等着吧。”

    好阴险的提示,他要代表蒋喆当着蒋家所有亲友的面对蒋亦森宣战吗?是不是代表蒋喆已经准备好了?

    而我隐约觉得,蒋亦森前有狼后有虎的局面是我造成的,我就是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害人精!

    蒋亦森要如何度过这一道又一道的危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