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105章 超出预料

第105章 超出预料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我错愕时,蒋亦森已经把我护在怀里,他手持话筒镇定自若地当众宣布,“各位,请安静。今天我跟莫璃女士的婚礼暂时取消。”

    此话一出,台下看好戏的宾客一副“早料到如此”的模样,却又不敢窃窃私语,皆看向气得不轻的老夫人。

    “哎呦,人家蒋总都说了,婚礼取消,你们还留这儿干什么啊,等着开席呀!下次吧,下次蒋总牵着最爱的人办婚礼,咱们再来祝贺,这顿饭先记下了。”米乐站在人群中瞎起哄。

    别说还真起了点作用,宾客们像一股缓流似的慢慢朝大门口挪去,渐渐的偌大的场子里没剩多少人。

    我靠在蒋亦森怀里特别感激米乐,他虽然娘炮了些,却是个够义气的姐们儿。

    “田茉,我杀了你!贱人!”悲痛的莫璃突然大喝一声,拿起不远处的香槟朝我砸来。

    她的速度很快,我尚且沉浸在对米乐的感激中,根本躲不过莫璃的攻击。

    就在这时,蒋亦森横出一条胳膊挡在我面前,那瓶香槟硬生生砸在他胳膊上,发出闷沉沉的撞击声。

    香槟瓶本就是加厚玻璃制造,砸一下非常痛。

    我赶紧捂住蒋亦森被砸的胳膊,关切询问:“亦森你没事吧?”

    蒋亦森摇了摇头,另只手把我紧紧抱在怀里,冷着脸质问莫璃,“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不断地背弃我们的约定,不停地给田茉找茬、甚至还想要她的命,你说说我凭什么娶你?!”

    “亦森!”莫璃紧张地站在我们面前,双眼直愣愣地盯着蒋亦森受伤的胳膊,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地上砸,表情十分木讷空洞。她也知道那一下把蒋亦森弄疼了,她应该特别愧疚吧。

    “亦森,我爱你胜过了爱自己。六年前初见时我就想嫁给你,我虽然不是你最爱的人,却是最适合做你妻子的人啊。”莫璃哭得都要崩溃了,脸上的妆容花的像个鬼,那瓶卸妆水压根用不上。

    这会儿不能叫她一个人演啊,我往蒋亦森怀里靠了靠,哭道:“前晚,我差点被莫璃的手下弄死了,他们还逼我跟乔安驰拍那种视频,我抵死不从,从三楼翻了下去,还差点吃了他们的枪子,我……”

    说到这时,我已经泣不成声了,这会儿并不是做戏,而是真觉得后怕跟委屈。

    蒋亦森把我搂地更紧了,我差点都窒息了。他吻住我的额头,低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

    “好,好,既然大家都在,咱们今天是不是得把话说清楚啊!”一直沉默的莫永昌突然开了口,此时的大厅仅剩下几位当事人及家属,就连保镖似乎都被郑阳的人撵了出去。

    老夫人不满地瞪了莫永昌一眼,气呼呼地说:“不是正在解决吗,你们莫家还想怎么样?”

    这会儿没外人在,老夫人自然要表露自己的愤怒跟不满。

    “老夫人,话不能这么说,我家莫璃在你身边尽孝六年,迄今你蒋家都没有给莫璃一个正经名分,今天的婚礼还被一个……一个女人搅和了,明天我们莫璃就成了整个申城的笑柄,我们的绿城该如何在申城立足?”莫永昌很气愤,说话时脸都气红了,之前的从容和镇定也不见了,换句话说他装不了逼了。

    我抬头看了蒋亦森一眼,问:“莫永昌想跟你们要什么?”

    他轻轻拍了拍我,示意我不要担心。

    莫永昌这人狡诈的很,他把莫璃嫁给蒋亦森,并不是为了莫璃的幸福着想,只是想得到JM的支持罢了。有这样的父亲,莫璃着实凄惨了些。我突然有点可怜莫璃,这世上谁活的容易呢。

    “呵呵,现在跟我谈起了利益,这就是你莫永昌嫁女的真实目的吧!”老夫人气得咳嗽几声,脸色更加憔悴,连薄粉都盖不住。

    莫永昌晦暗不明的笑了一声,反问:“你说呢?鸟为食亡有什么错吗?”

    “不要脸,我还没跟你们算账呢,你们反而先咬我一口!现在想从我手里换JM的股权,做梦去吧!”老夫人气得直拍轮椅扶手,她骄傲自大惯了,被露出真面目的莫永昌怼了一下立即怒火中烧。

    我有点傻眼,怎么老夫人跟莫永昌对咬起来了?这根本不在我的预料范围啊,不过却是朝着我的最终目的靠近。

    “死老太婆,你少在这装傻,我姐姐对蒋亦森一片深情,但我们莫家早不满你们蒋家的自高自大,你们别仗着自己家大业大就欺负我们莫家,当初说的蒋莫两家成为亲家后,你们卖JM百分之五的股份给我莫家,并支持绿城上市,现在难道想不认账?”莫歆跳到莫永昌身边,指着老夫人的鼻子骂,一点教养都没有,谁娶她谁倒霉。

    老夫人何等尊贵,什么时候被一个小辈这样辱骂过,我淡淡扫了莫歆一眼,心想今天莫家跟蒋家怕是要闹崩。

    果不其然,老夫人被气得剧烈喘息,她身侧的保姆赶紧拿出提前准备的氧气袋供她吸几口。

    而蒋亦森只是严肃地看着莫永昌,并没特别紧张吸氧的老夫人。

    或许他已经觉察到莫永昌的敌意,马虎不得。

    “莫总,这个时候你跟我谈利益怕是不妥吧,这对你们莫家没有丁点好处。”

    莫永昌听了蒋亦森的话后,竟然不屑的长笑一声,“你们蒋家虽然富可敌国,做的尽是小人行为,我们结交六年,帮你母亲续命,替你挡住蒋喆的进攻,你们又是怎么对我们的?把我们当小贼一样提防、小丑一样洗刷,我受够了!今天我问你,到底给不给我JM股份?”

    说实话,我挺瞧不起莫永昌的作为的,卖女求荣就算了,还两面三刀逼着别人帮自己一把,没见过这种做生意的,他们绿城估计离死不远了。

    “反了反了!”吸过氧气的老夫人指着莫永昌骂,“你们莫家难道忘了当初怎么跪求我们注资的事了?若不是我们蒋家注资,替你们高薪聘请生物学博士,你们绿城早完蛋了!”

    “哼!”哭得极其伤心的莫璃像是魔怔了一样,脱下高跟鞋从台上跳了下去,径直走到老夫人面前,面目狰狞地奚落道:“老夫人,若不是我莫家的药替你续命你早死了,哪还有功夫在这颐指气使。哦,对了,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你得了癌症,没几个月活头了。这事亦森瞒了你好久呢,可把他辛苦死了!”

    她说这话时极其歹毒,哪有平时孝顺恭谨的样子,老夫人被她的真面目以及刚刚脱口而出的噩耗气得翻了白眼。

    接下来的情况特混乱,莫永昌想挟持晕倒的老夫人,蒋亦森跳下台抢在莫永昌前面抱着老夫人朝门口跑却,就像跟时间赛跑一样,而莫永昌疯了一样追赶他。

    莫歆跟杜女士蹦到我面前向我大打出手,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郑阳慌忙从台下爬上来护我,却被两个疯了的女人抓的满脸是伤。

    假如这电影场面的话,一定是场混乱的搞笑镜头,里面又透着浓烈的悲凉,以及各家心愿未了的愤怒。

    而当事人莫璃则孤零零地在舞台中央,手里提着大红色镶钻高跟鞋,似乎特别眷恋这个舞台,还想把未完成的仪式进行下去。

    我躲在郑阳怀里,对莫歆及杜女士歹毒的咒骂充耳不闻,瞟了一眼痛苦到想去死的莫璃一眼,心道:“蒋亦森跟莫璃彻底玩完了,我的任务结束了。”

    可我没料到——一件悲剧发生后,往往会连带出更多的悲剧,而这次也不例外。

    我在郑阳的保护下出了酒店大门,又跟他一起去了医院。

    找到蒋亦森后,他身上原本熨帖的手工西服此刻满是狼狈的褶皱,他呆愣愣地站在急救室门口,垂着头,刘海挡住他的眼睛,我们谁都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身上散发出强大的怒意,令我们都不敢靠近。

    我鼓足勇气陪他站在急救室外,不求他看望一眼,只希望他能感觉到我的存在,而他似乎只关心急救室里的情况。

    就在我站的脚都痛了时,急救室的大门才打开,医生摘掉口罩,肃穆地对我们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老人本就有高血压跟心脏病,大受刺激后突发脑溢血去世了。”

    蒋亦森蓦地抬头,我满以为他会给医生难堪,已经做好阻止他的准备,他突然,哭了。

    特别悲痛!

    老夫人的死,跟我脱不了关系,我隐约觉得,即使我付出再多努力,纵使我做梦都想嫁给蒋亦森,我跟他却向两个不同的方向行驶,且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