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94章 怎么怀上的?

第094章 怎么怀上的?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怀上的?”我记得之前他开玩笑说是人工授精,但他若不提供精子,莫璃照旧怀不上啊。

    蒋亦森愤愤地咬了咬槽牙,怒声道:“那该死的保姆,偷偷捡了我跟你做过的避yun套。”

    偷那玩意儿,再人工授精?这都可以!

    莫璃变态的本事再次刷新我的三观。

    不管怎么样,那都是蒋亦森的孩子,现在必须去妇科看看莫璃的情况。

    在我再三劝慰下,蒋亦森才答应陪我去妇产科。

    今天的混乱很好的证明了,我跟老夫人,蒋亦森站我这边。

    很好,特别方便我展开下来的计划。

    来到妇科VIP病房,我跟蒋亦森还没进去,就被暴怒的莫歆堵在了门口,她像只疯狗一样骂我,“婊子养的贱人,你来这做什么?你已经把我姐姐还流产了,还嫌不够啊!”

    什么!莫璃流产了?她不可能为了陷害我把自己的孩子搞掉吧!如果真是这样,那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她的变态已经到了无人能及的地步了。

    心底升起一股恶寒,我拉紧蒋亦森的大手,赶紧解释:“亦森,下午的时候我碰都没碰莫璃一下。走咱们进去问个清楚,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都给我滚,我姐姐不想看到你们这对害人精!不是你田茉把我姐姐推倒的,难不成是我推倒的?!”莫歆连推带搡,把我们撵了出来,这悲痛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装出来的。

    这时,屋里传来老夫人的愠怒的声音,“叫亦森滚进来。”

    看样子,莫璃真的流产了!我的心再次一沉,想了想对蒋亦森道:“你进去看下莫璃,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蒋亦森蹙眉看了我一眼,似乎连他都没想到莫璃竟然流产了,也不知他对莫璃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什么感情。

    他松了松领带往病房里走,又转身依旧叮嘱我,“不要乱跑,我很快过来找你。”

    我心事重重地离开妇科,刚出电梯,就跟匆匆而来的杜女士撞在一起,她应该是刚接到消息,脸上都起了一层细汗,胸口剧烈喘息。

    “田茉!”她看到我后,咬牙切齿地喊出我的名字,二话不说对身后跟着的保镖示意,保镖立即朝我走来。

    晚上八九点的医院没有白天繁忙,偶尔有病人家属前来探望,这时候最适合坏人绑架勒索,我见情势不对,拔腿就朝楼上跑,一名保镖立即堵住楼梯,而杜女士堵在电梯口,没办法我只好朝大门跑,一旦遇到值夜的保安,说不定他还能救我一命。

    刚朝大门跑了没几步,另一名保镖就扯住我的衣领,把我提了起来,顺带捂住我的口鼻叫我呼叫不得。

    “我去开车。”另一名保镖沉声叮咛,并示意抗我的男人往大厅门口走。

    住院部大厅渐渐没什么人了,而这里离医院门口较远,没有保安看到这里,即使我在保镖身上不断挣扎拼命都无法引来别人的注意。

    他妈的,今天这些不要了我的命是不是就不罢休!

    我狠狠揪住保镖的头发,他吃痛松开了手,我趁机咬了他耳朵一口,保镖发狠地把我丢在地上,好在我有所防备,双手提前撑在地上,身子并没摔伤,但两只手腕像是被摔断了一样痛的我动都不敢动一下。

    在我痛苦的呻吟时,被我咬了耳朵的保镖抬脚踹向我的肚子,我下意识的蜷缩一团等待疼痛的降临,突然,门外飞来一条腿弹开保镖下落的脚,我立即朝“救命恩人”望了过去,意外地,看到乔安驰玩世不恭却又带着薄怒的笑脸。

    “一群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女人,够要脸的啊!”

    他朝保镖冷笑一声,继而弯腰把我扶了起来,我鬓角受伤脑袋本就一扯一扯的疼,再加上刚才被大汉一顿摔打,这会儿连站立的力气的都没有。

    乔安驰啧了一声,立即把我抱了起来,戏谑道:“不是吃你豆腐哦。”

    在他跟我玩笑时,我猛地看到被我咬了耳朵的保镖抡圆了胳膊朝他脑袋砸开,我不敢相信他单薄的身子挨那男人一拳会是什么结果,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脑袋,把我的身子往男人的拳下送了送。

    但奇迹发生了,保镖的拳离我还有一公分时突然偏离了方向,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空旷的大厅里发出巨大的跌倒声,就像高楼大厦坍塌了似的。

    劫后余生的我立即打探周围的状况,倏地发现保镖身后站了一个黑瘦的男人,是他快准狠地砸了保镖一拳,叫我躲过危险。

    “抱我的头做什么。”乔安驰从我怀里钻了出来,轻浮地提示道:“田茉,你就穿了件雪纺衬衣,刚才抱我时,我明显感觉到你胸部的轮廓。”

    “乔安驰!”他的话叫我红了脸,本想解释我为什么抱他,他脸色忽而一紧,对黑瘦的男人道:“老七,又来了个多事的。”

    我循声望去,看到刚才去车库取车的保镖过来了,大有跟人拼命的架势。

    叫老七的黑瘦男人,把抱着我的乔安驰护在身后,作势要跟保镖对打。

    “等等!”电梯口那边传来杜女士的声音,她站在电梯附近不敢往过来走,一脸戒备的看着乔安驰,“你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们的事情?”

    乔安驰瞥了一眼战战兢兢的杜女士,问:“那老女人是谁?你金主的妈还是你金主的老婆?”

    这人脑洞还真大,我无力地翻了个白眼,突然感到额前一阵温热,包扎好的鬓角又流血了。

    我赶紧捂住伤口,对乔安驰道:“那女人是追你的莫歆的妈。”

    “真是……”他啧啧两声,“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其女必有其母。”

    很明显是讽刺的话语,说完这些,他对老七道:“这里交给你了,我带她上楼包扎,她的伤口蹦开了。”

    说完,傲慢地瞥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杜女士,带着我进了电梯。

    在电梯上升期间,他并没有问我刚才是怎么回事,一点都不好奇,只是斜靠在箱壁上,仿佛我有多重似的,这种情况最适合开个玩笑驱散尴尬,但我鬓角的伤一扯一扯的疼,连带着脑仁都是疼的,即使用手捂住伤口,鲜血依旧挤了出来。

    我没有力气跟心情玩笑。

    他似乎注意到我的不适,语气突然正经,安抚道:“马上到外科。”

    我轻嗯了一声,这时电梯停下了,乔安驰不耐烦地对外面等候的人说:“这是上,不是下!”说完着急地按关门键。

    我晕晕乎乎地靠在他怀里,鲜血把我带着下午血迹的雪纺衬衣再次打湿。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一刹,我明显感觉外面进来了一个人,而抱我的乔安驰微微把我往上抬了抬。

    还没来得及扭头看眼来者是谁,乔安驰就说话了,“蒋总,你好啊。”

    进来的是蒋亦森啊!

    这可真是……解释不清了。

    突然一股外力把我从乔安驰怀里抢走,耳边立即响起蒋亦森的声音,霸道、倨傲、不满。

    “怎么又是你!”

    简单五个字,充满他对乔安驰的敌视。

    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