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90章 乔安驰

第090章 乔安驰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了车后,那些人把我的包抢走,见我一副醉猫模样也没有怎么为难我,恐吓道:“给我老实点,否则我把你们弄死!”

    我笑了笑,不屑说道:“莫璃敢不敢有点新奇手段,又绑架我,有本事真把我弄死啊,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少他妈废话!”男人给了我一掌,打在我脑袋上,我突然一阵恶心,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男人嫌恶心,叫司机靠边停,然后把车门打开,把我脑袋推到门外任我狂吐。

    吐过之后我更加清醒,不管怎么怎样都要掏出莫璃的魔掌,免得再次被她威胁。

    我假装十分难受地蜷缩在门口,对里面的男人道:“给我拿点纸,否则我就在你衣裳上面蹭了。”

    男人似乎很爱干净,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伸手在我包里找纸,就在这时,我抢过背包猛地从车里跳了下去,飞也似的在人行道上狂奔,深夜的大街上没什么人,但不代表一个人都没有,我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行人身上。

    只是喝醉后的我即使使出全力狂奔,双腿依旧酸软,就像踩在棉花上,根本跑不快。

    我感觉到男人追了上来,可我根本跑不过他,我急的出了一身毛毛细汗,突然看到两三米外有个男人上了路边的轿车,我没有多想加快脚步,在男人进入轿车的一刹也跳了上去。

    然后哐的一声关了门,对司机道:“开车、快开车!”

    话音刚落,追我的男人就跟了上来,他指着车窗里的我面目狰狞地恐吓道:“臭婊子你给我下来!”

    我惊恐地瞪着外面威胁我的男人,连头都没回,对刚才上车的男人道:“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外面那个男人要把我卖到山里去当小媳妇。”

    男人似乎被我的凄惨打动,对司机道:“老七,开车。”

    终于,车子发动了。

    追我的男人还没死心,想跑到车前拦住我们,但司机技术很好,左拐右绕地避开了他,继而在凌晨没什么人的路上狂奔,那速度就像拍美国科幻大片似的。

    我坐在狂野的车里胃里一阵翻腾,双手紧紧抠住前座靠背,却还是没忍住,又疯狂地吐了出来,更可怕的是,我吐了男人一身。

    接着,我在醉酒的作用下不省人事。也不知怎么了,对这个男人,我竟然没有丁点防备,或许是在我危难中他出手相救的原因吧。

    第二天,我在一阵剧烈的砸门声中醒来,睁开酸涩的双眼,我赫然发现自己睡在一间陌生的卧室里,而身边还躺着一个熟睡的男人,他精壮的上身赤裸着,下面就穿了一条宽大的棉质短裤,露出又长又细的两条大腿。

    看到这么香艳的场面,我像是被雷劈中,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发现自己穿着一身棉质的男士睡衣,心里又喜又乱,喜的是男人没对我做什么,乱的是谁给我换的衣裳。

    更叫我疑惑不解的是,我怎么睡在了这里?而这又是哪里?来不及多想身边的男人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翻了起来,一边嘟囔一边出去开门,“谁啊,大清早不叫人好好睡觉。”

    他绝对睡晕菜了,以至于忘了屋里还有一个我。

    不对,不能开门!谁知道外面敲门的是谁,万一是他女朋友怎么办,我要如何解释眼前的混乱场面?

    我急忙冲了出去,打算叫住男人,却来不及了,男人一把拉开了大门,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女声闯了进来,“驰驰,你怎么才开门啊,现在都九点多了,你忘了我今天约你出去逛了吗?”

    听到这声音,我条件反射般往卧室跑去,依旧被女人发现了,她大喝一声,疯了一样冲上来揪住我的衣领,大声质问:“你是……”

    “谁”字还没出口,她便看清我的脸,仿佛见鬼一样,惊呵道:“田茉,怎么是你?”

    继而又是一声大喊,“婊子,你穿我家驰驰的衣服出现在驰驰的家里,是什么意思?”

    我扯进睡衣往后退了几步,朝炸毛的莫歆干笑两声,心里却在骂,他妈的,还真巧啊。

    莫歆以为我在嘲笑她,冲上来想跟我打架,被我前面高大结实的男人拦下来,“你先回去,我这儿还有点事。”

    “乔安驰,你他妈蠢啊,刚回申城就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她是我姐夫的小三,小三你不懂啊,你敢要啊!”莫歆像个泼妇似的,跟我前面的男人撕扯在一起。

    我却定定地站在卧室门口,呆愣地盯着他们纠缠,大脑回想着“乔安驰”两个字。

    我高一时期就暗恋的对象,乔安驰,他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出现了!

    那时候我上高一入校,他上高三,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席,长的白净帅气,笑起来就像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为人风趣幽默,身子还有一丝骄傲不逊的小猖狂,迷得全校女生团团转。

    自从开学典礼上听了他慷慨激昂的发言,我就对他暗藏情愫,那是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对优秀帅气的学长的迷恋。

    为了他,我过五关斩六将拼进学生会,终于有了跟他接触的机会,可惜,那会儿他学业繁重跟我们新来的在一起交流的机会很少,他只在重要会议或者日子里出现,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衣,站在主席台上意气风发侃侃而谈,我则安静地坐在角落里偷偷地打量他,连一起交流的机会都没有。

    后来我打听到,他每天下去都去操场打篮球,为了多看他一眼,下午放学后我饭都不吃,站在操场边上的大树下假装被英文课文,其实一个字都没记住,全部精力都放在他身上了。为了看懂他们的游戏规则,我把他最喜欢的灌篮高手看了一遍又一遍,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日语有了兴趣。

    后来他进了申城外国语大学,为了追随他的步伐,我也努力学习,终于考入同一所学校。

    说来神奇,开学后我作为新生进入校门,也是他迎接的我,只不过他那会儿不是迎新学长,只是跟我偶然相遇。

    这种偶然的缘分令我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同时心中升起一股淡淡的苦涩和自卑。

    他把我送到宿舍门口,告诉我他即将去英国读书,在校外酒店包了一个大间,晚上招呼同学朋友,他问我去不去。

    他都要走了,我当时想去送他,甚至还想单独跟他聊聊,把我这三年压抑的感情一股脑地告诉他,可惜,那会儿我已经被强奸了,又刚做完人流手术,身体虚的很,根本经不起热闹。

    所以,我拒绝了。

    既羞涩又不舍地给他说,“学长,祝你一路顺风。”

    只有跟我一个宿舍的吕超萌知道,那晚我悄悄哭了多久,以至于被半夜起来上厕所的她以为宿舍里进了女鬼。

    我以为他这辈子都会待在英国再也不回来了,没想到他又猝不及防地出现在我面前,令我既苦涩又阴暗的内心忽的软了软,甚至还甜了甜。

    我的暗恋虽然过去多年,虽然还没开始就夭折了,虽然我一直都配不上他,但再次见到他,我依旧开心。

    等我回过神时,乔安驰已经把莫歆撵出去了,他转身睨着我,挑眉坏笑着,朗声道:“田茉,好久不见啊。”

    像是被电流击中一样,我忽的站直了身子,朝他干笑一声,招呼道:“乔学长,你好。”

    “回去睡回笼觉。”他似乎一点都不好奇我昨晚怎么被迫上了他的车,我跟莫歆是什么关系,莫歆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依旧跟六年前一样随性洒脱,仿佛这个世界在他眼里都不过如此。

    我尴尬地跟他踱回卧室,他大大咧咧地躺在床上,我小心翼翼地坐在沙发上,问他,“学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他拉长了音调似乎要回答我的问题,突然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说了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早上八点左右你手机响了,那会儿你睡的死猪似的,我也睡晕乎了,随手帮你接了电话,是个男人打来的。该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