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89章 请帖

第089章 请帖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what!这个贱女人,奥斯卡欠她一座小金人。

    我很快从慌乱中清醒过来,对面色阴沉的蒋亦森道:“亦森,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滑到的。”

    蒋亦森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叫我瞬间安下心来。

    他走到莫璃身边,单手把莫璃扶了起来,冷声道:“莫璃,以前我的确小看了你。手段强悍、速度迅猛,莫永昌叫你支撑绿城是正确的选择。”

    他这席话听的我没头没脑,但可以确定,他对莫璃依旧没有爱意。这样,我就放心了。

    莫璃紧张地捂着肚子,结结巴巴道:“你说、什么,我、我听不懂,我怀了你的孩子,这是不争的事实。”

    “你先出去吧,我看到你就恶心。”蒋亦森单手扯着莫璃,把她推出房间,一点都不怕把莫璃摔倒了。

    莫璃离开后他瞟了一眼行李箱,对我道:“要回去住?”

    不待我回答,他又道:“我陪你。”

    我松了一口气,这些完全在我计划之内。

    蒋亦森跟我回去住,不但能把莫璃气个半死,还能减少他跟莫璃接触的机会,更加方便我在他耳边吹枕头风。

    蒋亦森拎着我的行李跟我下楼时,杜女士得意地站在客厅中阴阳怪气地说:“这就对了,终于有点脸了!知道当人小三是件可耻的事,就赶紧带着自己的行李滚蛋。”

    莫璃立即从厨房出来,盯着我跟蒋亦森看了一秒,突然脸色一僵,疾步走到我们面前拦住蒋亦森的去路,“亦森你这是做什么,要跟田茉一起离开吗?咱们的婚礼马上到了,你莫不是连婚礼都不想举行了?有件事我现在不得不告诉你,老夫人来了,她带着司翰来了,明天中午到申城。你也知道她身体不好,这个时候你千万不要惹她生气。”

    她软磨硬泡了一大堆,无非是想把蒋亦森留下,蒋亦森毫不留情地推开了她,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杜女士立即尖叫一声,“蒋亦森你还是不是人,这样对待你的妻子跟孩子。”

    说着,赶紧搀扶地上痛苦呻吟的莫璃。

    我怕莫璃有事,赶紧对蒋亦森道:“你去看看她,她毕竟有孕在身。我先回家。”

    同时心里还是有点怕的,传说中的老夫人明天就来了,我怕自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除了在蒋亦森面前扮柔软当心机婊,我别无出路。

    蒋亦森看都没看莫璃一眼,直接带着我出了门,表情十分决绝,阴沉的眸子尽是狠辣之色,原来发怒的蒋亦森这样可怕。

    所以我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没把他们整倒前,我不能死!

    “田田,那晚我真没跟莫璃发生什么。”蒋亦森的声音带着一丝薄怒。

    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呢,难不成在他眼里我就是个双商低下的智障,面对铁证我还能听他一派胡言?

    或许这就是他想达到的目的,那么我照做就是了。

    于是在他怀里蹭了蹭,娇声道:“亦森,我信你。”

    他转过头伸手挑起我的下巴,问:“之前的你一定会刨根究底的询问来龙去脉,怎么今天像变了个人似的?”

    糟了,被他发现端倪了,我微微一僵,继而又是一笑,无奈说道:“亦森你觉得我现在还有质问你的资格吗?这世上,我只剩下你一个亲人,你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卑微入骨,只要你不抛弃我,我就满足了。”

    “田田。”他应该被我的话打动了,把我拥入怀里,郑重地承诺,“给我点时间,我给你该有的名分。”

    “好。”我回答的轻快,实则对那个名分一点期待都没有。

    我始终没问他,莫璃是怎么怀上的,他也没给我解释。

    大家都是成年人,如何怀上的其实没那么重要了。

    我只知道,蒋亦森对我的爱不过如此,所以我利用他时毫不愧疚。

    第二天我照常跟他一起去上班,工作中没有一个朋友是件苦恼的事,我去他办公室告诉他,我想把米乐调到事业部来,做我的助手,他当即答应,“好。”

    不过半个小时,米乐的人事档案从高翻部来了事业部,对他来讲无异于晋升了,因为事业部的工资比高翻部高出两个档级。

    中饭前蒋亦森去了机场,他家老夫人跟司翰来了,他必须亲自接机。

    我跟米乐去职工餐厅吃饭,米乐知道我家里出事了,他不停地安慰我,最后说了句,要不我晚上带你出去嗨。

    我笑了笑,好啊。

    今晚蒋亦森肯定会待在自己别墅,陪他的母亲跟儿子,我出去玩玩并不过分。

    最近睡眠不好,以至于我下午工作时有点犯困,一想到自己对JM还不是十分了解,心里就烦急躁,狠狠拧了大腿一把,又去茶水间泡了一杯咖啡,这才精神点。

    回到办公区,我看到打扮的不伦不类的莫歆坐在我的椅子上,周围人仿佛没看到她一样,继续忙自己手里的活。

    “请让一让。”我把水杯往桌上一放,叫她给我让座。

    莫歆笑了笑,从裤兜里扯出一张请帖,“五月一日是我姐姐、姐夫大喜的日子,我特地过来给你发请帖。”

    这话一出,原本忙碌的办公室突然安静下来,大家齐刷刷地看向我俩,莫歆得意的笑着,朗声道:“大家放心,你们也有请帖,只不过晚点到而已。”

    我看了一眼喜庆的金边大红喜帖,对莫歆道:“希望你这趟不是白跑。”

    莫歆顿时脸一黑,恐吓道:“小婊字,你他妈别玩玩花样。”

    我笑了笑,“威胁我没用,跟你姐姐结婚的是蒋亦森,有本事你威胁他去,他若突然变了卦你可别把这气撒我头上。。”

    “咱们走着瞧!”莫歆狠狠瞪了我一眼离开了。

    我坐在椅子上瞄了眼请帖,心里却在盘算怎么把这桩婚事搅黄,怎么彻底勾起蒋亦森跟莫家的矛盾。

    不知不觉到了下班时间,我给司机说有点私事要办,他不用过来接我了,然后跟米乐去了他常去的那家酒吧。

    之所以跟他出来,一方面是我的确需要放松,另一方面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所谓孤掌难鸣,我需要鬼点子多的米乐为我所用。

    跟他在一起我喝了很多酒,把自己的事半真半假的告诉米乐,他虽然娘心底却很善良,知道我的母亲被莫璃父女害死后,决定帮我出气。

    得到他这话,我今晚的目标就达到了。

    跟他喝的正嗨时,手机突然响起,是蒋亦森打来的,我并没有忌讳周围吵杂的环境顺手接通,电话那头的他似乎有点不高兴,问我怎么去了酒吧。

    我刻意说道:“心里难受,想出来放松。”

    他那边传来一阵微弱的叹息,道:“今晚我不回来了,司翰要我陪他睡。你早点回去,免得出危险,咱们明天见。”

    我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笑道:“没事的。空了把司翰带到我家来,好久不见,我很想他。”

    挂了电话,我跟米乐又喝了两三杯啤酒,这才尽兴地离开酒吧,米乐酒量比我还差,出门后扶着一颗大树就吐,吐完晕头转向的钻进一辆出租车里,我报了地址给了车费叫司机送他回去,然后又在微信里给莫珂打了声招呼,叫他去楼下接一下他哥哥。

    这一切弄完,我才晕头晕脑地招出租车,准备回自己家。

    突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捂住我的口鼻,突来的惊吓令我酒醒几分,但我根本反抗不了对方,很快被他们塞进一辆车里。

    脑海里第一时间反应出——莫璃又命人绑架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