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86章 意外死亡

第086章 意外死亡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以为小黎跟我开玩笑,以为她在恶搞,甚至以为她得了失心疯在我面前胡扯八道。

    直到我没有洗漱没有收拾,像个疯子似的赶到医院,看到田孟那具不算僵硬但已经失去温暖的尸体时,才意识到小黎说的是真的——这世上我唯一的亲人,死了!

    看到田孟尸体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受,像是身体被人撕成碎片,像是天崩地裂,像是落入寒冷的深海,像是自己也快死了。

    我跪在床边,握着田孟被火烧得变形的手,嚎啕大哭,似乎只有哭泣才能证明我还活着。

    期间,小黎、蒋亦森跟得知情况赶来的吕超萌不停地安慰我,我一句都听不进去,他们说的再好,田孟都不能起死回生。

    所以,我不听!

    昨晚离开时田孟还好好的,她是我满目疮痍的心脏上的最后一丝慰藉,跟蒋亦森忘情放纵时,虽然依旧觉得未来十分凄凉,甚至特别恐惧,但一想到洗心革面的田孟还在身边,我的心就能踏实点。

    但她为什么就死了呢,她明明要跟我一起过好日子的啊!

    无尽的悲伤绝望将我掩埋,我似乎也快死了。哭了一整天的我,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

    等我醒来时,吕超萌在身边陪我,她告诉我,我晕倒后蒋亦森一直忙前忙后帮我给田孟操持后事,现在田孟的遗体已经拉到眠山陵园去了,明天早上8点火化。

    “医生有没有说我妈是怎么死的?”我麻木不仁地蜷缩在床上,虽然脑子里什么都没想,但心底依旧疼痛荒凉。

    “那个德国主治医师说,田孟突然肾衰竭,从而影响肺衰竭,他们还没来得及给田孟进行急救,田孟就死了,前前后后不过二三十分钟,没太受罪。”吕超萌怕我受不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一边看我的眼色。

    “哦。”我淡淡应了一声,想起民间有句话“阎王叫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她之前心脏跟肺部都做过手术,肾病引起肺衰竭在情理之中。

    但老天爷为什么总虐待我,只要我的生活燃气丁点希望,总被他无情地打压、熄灭。

    从今以后,我彻底成了孤家寡人。

    这世上,再也没人在乎我是否幸福。

    我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穿上吕超萌给我买的黑色西服,胸口别了一朵白色的绢花,跟她一起去了眠山陵园,刚走到医院门口看到蒋亦森从车里下来了,他说他接我去陵园。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绕开他上了超萌的车,因为心中又痛又恨,以至于忽视他因为缺乏睡眠而疲惫的脸。

    路上,超萌边开车边看我的脸色,似乎有话想跟我说,但一开口就被我打断了,“超萌我现在脑子很乱,你叫我静一静。”

    来到陵园火葬场,我站在水晶棺旁,看着田孟被火烧得扭曲的面孔,心里已经痛到麻木,眼泪再次涌现出来,我一边抹泪一边对棺材里面容不算安详的田孟道:“你放心吧,我会努力地活下去的。”

    说完,我已泣不成声。

    “田茉这就是报应,是你强行要摘亦森肾脏的报应。”在我伤心到快要昏厥时,耳边突然传来莫璃幽暗狠毒的声音,我猛地回头,眼前先是一黑,继而看到莫璃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她身侧站在莫永昌,而不远处的来宾席上坐着莫歆跟董佳佳以及莫璃的司机。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再也抑制不了心中的悲愤,我用尽全力推向莫璃,“你们莫家人没一个好东西,少在这假惺惺,都给我滚!”

    或许是最近太过伤心,我没什么力气,不但没把莫璃推倒,我差点摔倒在地。

    “田茉,我们知道你伤心,但你也不能像个泼妇似的撵我们出去吧,我们可是来吊唁的,帮你撑场面。你瞧瞧你家都没什么亲戚朋友,我们一走,这儿显得更加冷清。”莫永昌斯斯文文地站在莫璃身侧,皮笑肉不笑的说着歹毒的话,看上去像个衣冠禽兽。

    “滚!”天晓得我这一刻有多么讨厌莫家人,他们怎么会是来吊唁的呢,肯定是想看我的笑话,顺带讽刺一下我,想用仇人的肾给田孟治病,老天爷却不给我这个机会。

    我他妈就是可怜,那又怎么样,用不着莫家人在这假惺惺!

    搞不好田孟是被莫永昌气死的,谁晓得莫永昌单独跟田孟聊了些什么,等我缓过神来,一定要找莫永昌问个清楚,哪怕大闹一顿都在所不惜。

    “莫先生,田茉现在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在我最愤怒焦躁的时候,忙着操持田孟后事的蒋亦森突然出现,站在我身侧帮我驱赶莫家人。

    听到他的声音后,我像是发疯一般把他往莫璃身边推,“你也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蒋亦森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他伸手似乎想把我往怀里拉,却见我一脸愤怒,便收了手,眼底似乎比平时湿润,沉声道:“好,我们现在离开。田女士的后事,我都办得差不多了,郑阳会留在这里帮忙,直到骨灰下葬。”

    说完,他推着莫氏父女离开,我跟郑阳送田孟进火化仓。

    我亲手把田孟的骨灰放入墓地,封墓后,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下了一阵大雨,我们原本就没亲戚朋友,这会儿墓地只留了我、吕超萌、郑阳三个人。

    田孟这一生孤苦无依,没想到临了还这么凄凉。

    将来,我是不是也跟她一样?

    从眠山陵园离开后,吕超萌叫我住她哪儿,顾卓正前些日子才给她安置的新家。我拒绝了,一个人回到自己买的房里。

    一进门看到桌上摆着热腾腾的饭菜,我微微有些惊愕,紧接着,看到餐桌上留了一张纸条,“饭菜已经做好,不晓得你什么时候回来,若凉了的话你再热一热。”

    看到熟悉的字体,我的眼泪再次滑了下来,一把揉了他留下的字条,把他做的饭菜全部倒进垃圾桶,自言自语道:“蒋亦森,你少在这假惺惺,田孟死了,你不用摘肾了,肯定高兴坏了吧!”

    在家宅了一天,满心都在埋怨田孟狠心,年轻时不关心我,上了年纪说走就走,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突然我接到一通电话,是小黎打来的,她约我出去见面,说有东西给我。

    田孟住进私立医院后,一直是小黎照顾她,我理应给小黎说声谢谢。

    勉强打起精神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先去周围商场买了一条珍珠手链,然后去了约会地点。

    到达那里时,小黎似乎已经等候已久,我没什么精力就没跟她过多寒暄直接拿出那条手链,诚挚地给她道了一声谢谢。

    小黎盯着手链发呆,突然,猛地抬头,对我道:“田姐,我被那家私立医院开除了。”

    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她脸上再一变,紧张中带着惶恐,低声道:“我怀疑田女士是意外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