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77章 真相断了

第077章 真相断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面谈!或许当你知道真相时,我不用威胁你,你都会跟我站在统一战线。你最好一个人来,否则我不敢保证是否告诉你真相,也不敢保证将来不再骚扰你妈。”

    说完这些他挂了电话,一阵冷风吹过,我竟然脊背发凉,像是被鬼附身一样。

    看了眼时间,现在正好四点,从这到北郊得一个多小时,我必须早点过去打探一些环境位置,倘若遇到危险也能尽快脱身。

    我叮嘱小黎几句,叫她有情况打给我,然后又奔出医院打车去了北郊。

    上次背着蒋亦森找私家侦探,导致我跟他矛盾不断,这才我还得隐瞒他,但必须想个好的的借口,可我不会撒谎,都要到北郊了,我才狠下心来给他拨了一通电话,告诉他我跟吕超萌出去逛街了,叫他下班时不要等我。

    顺带把我上次跟吕超萌在一起街拍的照片发他微信,这样一来他就相信了吧。

    没过几秒他给我回了一条微信,“那你好好逛街,喜欢什么就买,不要给我省钱。我今晚有跨洋视频会议,晚点回去。”

    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没有追究我。

    因为路上堵车,来到指定地点已经六点半了,我赶紧打电话给余光明问他在哪儿,他说街心花园不安全,叫我去街心花园东侧的荷花园等他。

    我匆匆跑到荷花园时到处都是人,根本搜寻不到他的身影,他又叫我去小吃街找他,就这样我被他耍的团团转,一直在北郊瞎逛,直到晚上九点,他约我去正义广场中央的雕像下等他。

    我又打车去正义广场,这一路折腾弄得像拍警匪片。只不过我没有援军,孤身一人。

    但为了寻找真相,我一点都不害怕,甚至十分迫切、激动。

    七八年的谜团,终于可以解开了,那个强奸我的男人,我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

    来到正义广场,我站在雕像下,等了许久都不见余光明的身影,而周围行人越来越少,我渐渐冷静下来,随之而来便是害怕,这个禽兽会不会以知道真相为借口把我骗了出来,然后用我要挟蒋亦森?

    他跟赵雨菲有过一腿,从赵雨菲那里得知我很在意当年被强奸一事,也在情理之中。而他爸爸的死跟蒋亦森有莫大的关系,或许他受高人指点,突然开窍用这种方式逼我自投罗网,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我撒腿就跑,今天着实冲动了。

    刚跑了两步,身侧刮来一阵冷风,我的手臂被人攥住了。

    惊得我回头一看,竟然是余光明!

    我大叫一声,叫他不要过来,他却把我抱住,准备往不远处的面包车里塞。

    我在他怀里又踢又打根本无济于事。

    “臭婊子,想知道真相就他妈给我老实点,我有当年酒店视频,清楚地知道是谁把你掳进房间,又知道三个小时后是谁离开了你的房间。你们这种没权没势的蝼蚁,作为被害人连视频都拿不到吧!”

    他的话像刀一样狠狠地扎在我的心上,我止不住颤栗,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当年我被人灌醉迷jian,事后警方去调监控,酒店工作人员说那晚的监控被毁,复原不了了。所以我就平白无故地被人糟蹋了!

    他或许真的知道真相。

    我渐渐冷静下来,没有继续挣扎,对他道:“你放我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

    “一会儿看完视频,你就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余光明或许有点累了,抱我的力气没那么大,似乎准备放我下来。

    “嘭!”一声枪响突如其来,叫我没有丁点防备,温热的鲜血喷溅在我脸上,我彻底吓懵了,瞪大了眼看着余光明的身体一寸寸地倒下去,整个世界似乎安静了,万物都静止了,只有余光明的喉咙里发出不甘的咕咕声,只有余光明的身体在做下落运动。

    “啊!死人了!”突然,空旷的广场里传来一名中年妇女的嘶喊声,她手里的水果落了一地,有两个苹果沾满余光明的鲜血滚到我脚底下。

    我这才反应过来,抱着自己的脑袋猛烈地扯着凌乱的头发,一边跺脚一边哭喊,像只困兽一样,他竟然死在了我的面前,谁杀了他?!他嘴里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惊恐、害怕、不甘、愤怒齐齐涌上心头,我狠狠揪住自己的头发,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内心复杂的情愫。

    不过三四秒的时间,一大群警察靠近,像是凭空降临的一样,没有任何征兆。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逃犯已被击毙,人质成功救出。”一个警察把我护在身后,另一个警察小心翼翼地检查余光明的尸体,还有一个警察给总部汇报,其他五六个警察包围了破旧的面包车。

    这些警察是何时埋伏在周围的,他们怎么知道余光明跟我接头,又是怎么知道我是人质的?

    这个社会好复杂啊,我只是一颗棋子,跟大多数人一样。

    录完口供,我彻底想清楚,掌权者想取下害人不浅的余光明的性命,已经制定出非常谨密的方案。只要围攻他,他就会挟持别人,不管挟持了谁,狙击手就会开枪。而我正是那个无端闯入的“人质”,假如不是我,他挟持了别人也是死路一条。

    有些人的结局似乎已经被别人写好了,无论怎么挣扎,都不会影响结果。

    我好累,该休息一下了,不要再去寻找不会知道的真相。有些游戏玩不过,那么必须趁早放弃。

    出了警察局已经半夜一点了,蒋亦森站在门口等我,昏暗的路灯下他安静伟岸的像颗屹立千年、看透世间苍凉的大树,我突然鼻头一酸,觉得自己渺小的像只蝼蚁,整个世界除了他再无别人把我当宝贝了。

    他张开双臂把我抱进怀里,温热的气息温暖着快要虚脱的我。

    这事一出,我下午的谎言自然不攻自破,可我脑子很乱,不管睁眼闭眼都是余光明死在我面前的场景,心中被恐惧塞满,根本承载不了别的感情,也无法编出合适的借口。

    意外地是,蒋亦森什么都没问,只是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不断地安慰我,还给我唱他在美国学的民谣。我靠在他坚实的怀抱中,疲惫地闭上眼,虽然睡不着,内心却能踏实一点。

    蒋亦森,是我唯一的港湾。

    我越来越爱他,越来越离不开他。就像一只搁浅的鱼,只有他可以拯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