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76章 是谁?

第076章 是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长长叹了口气,神情也严肃起来,“我妈得了癌症,没两年活头了,我不想她带着遗憾离开。这事我们没敢告诉她,一直用莫家研制的药吊着她的命。所以这两年委屈你了,原谅我的自私,原谅我的懦弱。”

    这是他第一次详详细细地给我解释,他跟莫璃结婚的原因。我之前以为莫家很厉害,可以帮助他对抗蒋喆,没想到竟然是亲情元素操控着这桩婚姻。

    我之前说他不懂亲情,着实冤枉他了。男人的爱,太多深沉。

    我再次审视他对我的感情,似乎没我想象中那么差。

    余光明那事,我暂且放一放吧。

    昨夜又是奋战又是畅聊,导致我们第二天早上起得很晚,收拾好下楼都快十点了,我边走边嘟囔,“你是老总去晚点没关系,我是员工啊,总迟到早退太不像话了。”

    “怕什么,你是我的领导,谁敢说你坏话。”他笑呵呵地看着我,有点像村口的二傻子。不跟他吵架、冷战的日子就是好,既温馨又甜蜜。

    走到楼梯口一眼看到客厅里像樽佛似的坐在沙发上的杜女士,保姆们悄无声息地干活,又没人搭理她,她还能端出架子来,也真是好本事。

    “亦森你们下来了。”莫璃穿着围裙从饭厅绕了出来,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我做好早饭,大家一起吃。我妈昨晚没睡好,也刚起来呢。”

    “他们凭什么跟我们坐一起吃!”杜女士气鼓鼓地走了过来,拉开蒋亦森才能坐的主位,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拽住准备给我们拉椅子的保姆,没一点涵养地命令道:“不晓得给我盛饭啊,蒋亦森怎么养了你们这群笨手笨脚的蠢货!”

    莫歆的脾气果真完完全全随了杜女士,莫家出个莫璃这样“闷声干大事”的人可真不容易。

    “妈,你别这样,我们当初的确跟亦森说好的,他交什么样的朋友我们不能干涉。”莫璃似乎对母亲的反应也很无奈,又亲昵地给蒋亦森盛了一碗粥,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们莫家不会给你添麻烦。”

    她这招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以退为进”,刻意跟暴躁强悍的老妈唱反调,以衬托她的识大体,然后哄蒋亦森回去注册?

    蒋亦森把莫璃盛给她的粥给了我,然后意有所指的说:“莫璃希望你这些话发自内心而不是做戏,上次那种状况最好再也不要出现,否则我不敢保证……”

    “上次什么事?你又不敢保证什么了?”杜女士把筷子啪的一声丢在桌上,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满是怒意,似乎已经忍到极限,“姓蒋的,我家莫璃哪里不好了,你宁可找个野……女人都不要她。你妈妈的命可是我们莫家一直续着的。你别自我感觉良好,好像我们莫家离开你就吃不了饭似的。”

    我敢保证她本想说我是“野鸡”,后面又硬生生地改成了“野女人”,这个女人还没蠢到不可救药的地步。难听的话我听多了,自小就听,早已习惯,只要不触碰我的底线,我不care。

    而我的底线就是田孟。

    “哦,既然莫夫人并不觉得我对你莫家有太大用处,那么我跟莫璃的婚就不用结了,你说是不是?”蒋亦森给我夹了一块鸡蛋饼,朝杜女士笑了笑,眼里满是肆意涌动的锋利。

    “妈!”莫璃赶紧叫了一声,语气有些严厉,“你少说点。”

    “哎呀,你敢为了个男人教训我,你爸爸都不敢这样跟我说话呢!”杜女士沉着脸站了起来,不知道是真的教训莫璃还是给蒋亦森带话。

    我快速扒拉完碗里的粥,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出门前杜女士却叫住了我,想留下我单独聊聊,蒋亦森没给她这个机会,头也不回地带我走了。

    “那个杜女士……性格似乎……不大好相处。”车上我发表心得体会。

    蒋亦森闷笑一声,把我的手掌搁在他大手里,不正经地开起了玩笑,“或许是多年xing生活不和谐吧。”

    “嗯?”我尴尬地笑了笑。

    他道:“传说,莫璃的爸爸莫永昌年轻时常常拈花惹草,杜若琴又是个善妒的,一气之下把莫永昌废了。”

    “这么生猛!莫永昌为什么不跟她离了?”我被杜女士的剽悍震惊了。

    “离什么啊,那会儿莫家开始走下坡路,莫永昌能带着家人在美国扎根,全是杜家帮的忙。我还听说,莫家的绿城科技主要靠杜若琴的私房钱撑起来的。”蒋亦森知道的秘辛倒不少,他果真是个闷骚货,有时候八卦的很呢。

    我突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蒋亦森,你有钱有颜,将来会不会背过我找别的女人?”

    人的欲望无止境,当初我只希望他爱我,现在我希望他的身体只属于我。

    “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我就永远只要你一个。”蒋亦森说的很认真,这个回答很中肯,说直白点,很现实。谁会为谁守一辈子啊,尤其是他这种情场老手。

    我并没有在他身边待一辈子的福气。

    快到公司前他收到一条短信,不晓得内容是什么,从他深沉的表情中我猜不出什么。

    很快他拨了一通电话出去,打给张元青的。

    他说:“元青,我这边盯梢盯稳了。你给新上任的华局长知会一声,这事需要他配合,相互获利的事他不会拒绝的。”

    “什么事?”见他挂了电话,我好奇地问他。

    他深沉一笑,把玩我的小手,神秘说道:“生意上的事,你不懂,将来我带你去美国开会长长见识。”

    他不愿具有告诉我,我也没继续追问。估计跟我没什么关系,否则他也不会当着我的面打给张元青了。

    来到公司他迅速进入工作模式,我跟萧助理去高翻部商量夏季公司宣传语,需要做成五国语言发出去。

    休息期间遇到了米乐,他神神秘秘地告诉我,他弟弟被一个厉害的社团弄走了,要把他当保镖培养。我问是什么社团。他说是之前产生误会又送他去医院治病的社团。

    我靠,那不是郑阳的“社团”吗!

    郑阳这小子慧眼识英雄,知道米珂厉害就把他挖走了。

    而米珂肯定没把真实情况告诉大嘴巴米乐,所以米乐以为是什么社团。

    休息结束我们接着商量,我满腹心思都在日语宣传上,一个不留神,把桌上喝水常用的玻璃杯扫在了地上,顿时碎成好几片。

    我心里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总有股不祥的预感,康助理赶紧安慰我,“没事的,碎碎平安。”

    可惜这些吉祥话并没有扭转我一会儿到来的悲剧。

    宣传语还没有商量完,我的手机响了,是德国私立医院打来的,接通后那边想起主治医师的话,“田茉你来一下,你妈情况不大好。”

    挂了电话我脑子一片空白,急忙往楼下跑,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然后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医院。

    来到医院,实习医生小黎告诉我,主治医师跟其他医生带着我妈去了急救室,说她肾脏有淤血、心跳加速必须抢救。

    我抓狂地蹲在地上,暴躁地质问小黎,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今天突然成了这样?

    小黎被我躁动的模样吓到了,小心翼翼地解释,“中午有个自称田孟干儿子的人来看过她,那人走了没多久,你妈突然发病,我估计那人刺激了你妈。”

    顾不得质问他们怎么看护病人的,莫名其妙的人都往进来放,我叫小黎把那人进医院的视频调出来。看完视频后我才知道那个“干儿子”是谁!

    竟然是余光明那个王八蛋,他为什么还要来刺激田孟,他放火烧茉莉花前把田孟强奸了,田孟看到他当然激动、气愤了。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手机安全卫士提醒是个诈骗电话,但它执着的响了很久,我还是接通了。

    “田茉,是我,你的心头噩梦。我想跟你做笔交易,否则我会经常骚扰你妈。”电话那头响起余光明的声音,阴森可怖像是电影里的杀人狂魔。

    我忍住心头的恐惧跟愤怒,骂道:“王八蛋你不得好死,弄死我妈,她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看样子你对你妈的健康已经放弃了,那么我换个别的东西跟你做交易。下午六点北郊街心花园见,我告诉你七年前是谁强奸了你!”

    仿佛一道惊雷在我头顶炸开,我迫切地问他:“是谁?!你现在就告诉我!我现在就要知道!”

    一听到他有线索,我完全失去理智,哪怕他现在随口给我说个张三李四,第一时间我都会选择相信,因为我太想知道答案了,做梦都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