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75章 莫夫人

第075章 莫夫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的话,我再也不敢相信了。

    既然他不想说,我是逼问不得的。

    郑阳自觉做了错事,叫手下把米珂送去医院,还笑着跟我说:“那小子身手不错,不留在身边可惜了。”

    我心里乱糟糟的,仿佛充满了雾霾,及时春阳正盛都照不到我的心头,拉开别墅大门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

    跟他在一起也经历了不少,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把我当自己人,这点叫我很伤心。

    我的爱,似乎错付了。

    没走多远,一辆轿车停在身边,随即被里面的大手拽了进去,“送你去上班。”

    把我扯进车里,蒋亦森似乎忘记刚才跟我的不快,没羞没躁地把我抱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摸。

    我像一只死鱼似的,没有丁点反应。

    “田田,有些事不是我瞒你,而是不适合你知道。我爱你,你千万不要质疑我对你的感情。”他在我耳边轻声呵气,却弄得我一阵烦躁,这些虚伪的假话,我再也不信了。

    这两天跟他闹得够僵了,田孟的病来势汹汹,我不敢继续招惹他,只得退让、服从。

    跟他来到JM,我回办公室上班,他把汪经理叫走了,没一会儿汪经理过来把李薇薇叫进办公室,半个小时后李薇薇出来,然后回自己座位收拾东西,她被开除了。

    这肯定是蒋亦森的意思,在他知道李薇薇跟余光明有一腿后就把李薇薇开除了,这点叫我很不理解,我若是他,继续把李薇薇留着,保不齐还能从李薇薇身上寻找些蛛丝马迹。

    他现在开除李薇薇只有一个可能,叫我远离李薇薇,甚至远离余光明。

    他为什么怕我接触余光明呢?我十分费解。

    米珂还在住院,都是我害的。

    我不敢再找私家侦探接手此事,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跟蒋亦森对干。所以寻找余光明一事便暂时搁浅,但我揪出他的欲望却一天天地膨胀。

    办公室里没了李薇薇,而莫歆跟莫璃回美国订制婚纱去了,最近几天我在JM的生活也很平静。

    偶尔朱优优会在员工中散布些我是蒋亦森小三的谣言,但大家都是明白人,看得出蒋亦森对我的宠爱,即使我是小三他们也不敢在我面前造次,但少不了背地里跟朱优优嚼嚼舌根。

    某天中饭时我又听到朱优优在人群中说我坏话,我气不过用手机狠狠砸了她一下,她是被砸疼了,我的手机也砸坏了,蒋亦森很细心,当天命助理给我买回一只新的。

    下班后他会陪我去私立医院看望田孟,一待就是两个小时,期间会跟田孟聊上几句,告诉田孟他会照顾好我,叫她放心。

    他似乎在讨好我,想跟我缓和矛盾。

    而田孟用上莫家的皮肤药,身体没之前那么痒痛了,夜里勉强可以睡个好觉。

    但肾病一直困扰着她,主治医生给我说,他们把田孟的病情控制的很好,并且已经向国际医疗组织寻求肾源,应该很快就能得到答复。

    蒋亦森虽然在安慰我,但我觉得他很怕我把自己的肾脏捐献出来,怕我因此生病或者死亡。

    他或许是爱我的,但他的爱是自私的。

    他一点都不理解什么是亲情,什么是母女情谊。

    不知不觉到了三月下旬,带着定制礼服跟婚纱的莫璃回来了,跟她一起回来的不仅有莫歆还有她们的母亲杜女士。

    虽然前两天无意间听到老夫人跟蒋亦森的视频电话内容,知道莫氏姐妹的母亲杜女士不是个善茬,且很快回国揪蒋亦森归美国跟莫璃领证。

    我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准备,表示要在长辈面前做个温顺的小绵羊,千万不要跟人家发生冲突,免得惹恼了莫家又把我绑架了怎么办。

    但,当我看到杜女士那张骄傲出天际的脸时,我恨不得踹她一脚,都不晓得那股仇恨是从哪儿来的。

    “亦森,她就是你包养的小情人?”杜女士端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地交叠,带着巨大蓝钻戒指的手呈兰花状放在大腿上,说话时眼睛傲慢地从我身上扫到蒋亦森身上,靠玻尿酸维持青春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肌肉僵硬。

    不过她长相偏西化,大眼睛深眼窝高鼻梁,脸型硬朗,莫璃跟莫歆的美貌都随了她。

    面对自己的未来丈母娘,蒋亦森一点都不慌乱,反而把我紧紧搂在怀里,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莫夫人何必多问呢,免得自己伤怀。”

    “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杜女士瞬间被蒋亦森点炸,我有点明白莫歆的脾气怎么来的了,随了她妈。

    “莫夫人,我记得没错的话,四年前我们两家初见时,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我跟莫璃的婚约不过是两家相互依傍的砝码,只要你们愿意咱们随时可以解除婚约,否则,你们莫家就不得干涉我的私生活。”蒋亦森的话一点都不客气,尤其是当着我的面,杜女士的脸立即没地儿搁,气得脖子上的青筋暴起,鼻子都歪了。

    “亦森。”莫璃大方地站了起来,柔声道:“咱们的婚礼快到了,这两天你抽个时间跟我回美国注册了吧。”

    “都说了会跟你结婚,还催什么!”蒋亦森不满地呛了声,不顾杜女士的白眼跟莫璃的难堪,带着我上楼了。

    晚饭时都没下去,叫保姆给我们送到卧室吃。

    吃过饭保姆来收碗时,为难地告诉我们,杜女士住我们隔壁了。

    这个女人还挺逗,住我们隔壁做什么,难不成夜里想听墙根?

    那天跟蒋亦森吵了架,我们好些天都没做,后来我消了气大姨妈又来了,他做不了。不晓得蒋亦森这几天是否能继续忍下去,他家别墅除了书房,似乎别的地方都不隔音呢,为了将来跟丈母娘和平相处,他应该克制的了。

    可我明显高估他的定力,已有小半月没要我的他,吃完饭就抱着我进浴室洗澡,在浴室里把我撩拨的不要不要的,却不急着进来,然后把我扛回卧室,扔在大床上像是马达一样狠狠地撞我,床头打在墙壁上,发出疯狂的声响,再配上他略显粗重的呼吸以及响亮的啪啪啪声,这一屋的春色怎么样都关不住了。

    第一场大战结束后,他刻意打开窗户,把我放在飘窗上狠狠地折腾,逼迫我发出不属于自己的娇媚之声,他的技术实在太好了,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在他的强攻下,我再次泄了身。

    他又准备来第三次时,我们的卧室房门被人敲得哐哐直响,接着杜女士愤怒的斥责声传了进来,“还要不要脸了,要不要命了,要不要活了!你们几辈子没做过啊,不晓得长辈住在隔壁啊,克制一下会死啊!”

    杜女士的话把我羞得没法,蒋亦森却不理她,继续在我身上耕耘,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我在他结实的肩头咬了一口。

    没一会儿莫璃出现把杜女士劝走了。

    蒋亦森一直把我折腾到后半夜,我问他干嘛这么高调,就不怕杜女士给老夫人告状。

    他叫我贴在他肌肉坚实的怀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我要第一时间在莫夫人面前表明立场,我的女人谁都欺负不得。若我在她面前唯唯诺诺不把你当回事,你岂不是要被她们欺负死了。”

    “知道莫家为什么一定要莫璃跟我结婚吗?”他的手不老实地揉着我的胸,见我摇头,解释道:“原因有二,一是:绿城科技是我一手起死回生的。二是:一旦莫璃跟我结婚,我强大的JM便是绿城的靠山,下半年他们绿城才能在纳斯达克顺利上市,且以高开的价格登陆股市。”

    “我以为绿城生物科技在美国很厉害呢,要不然怎么供得起莫家姐妹奢华的生活。”这绝不是敷衍的话,因为田孟遭遇火灾后,很多药都是绿城科技的,我以为他们是美国最顶尖的药物公司,跟JM合作只是强强联合呢,没想到他们莫家这么需要蒋家的帮助。

    “傻瓜。”蒋亦森在我胸口轻轻拧了一把,“胸不大脑子也不灵光。别以为生活奢侈就等于有钱,有些人过惯了奢侈生活,后面即使坐吃山空也改不了之前的奢侈秉性罢了,这种人,大多三代前就开始富贵,便形成了惯性。”

    “莫璃爸爸祖籍在申城,莫璃的爷爷和大伯都是大官,自然莫家子孙的生活差不到哪儿去,后来官场出事,莫璃的爸爸带着他们一家去了美国,虽然那会儿他们家财万贯但莫父却不懂得经商,扑腾了不少钱,摸索多年才成立绿城,几乎要把他们的家底折腾没了,后来我出手相助他们绿城才躲过金融危机存活下来。”

    “再后来,莫璃入了我妈的眼,她会说话会讨好,我妈逼我跟她订婚,而莫家研制出来的新药恰好能治我妈的心脑血管疾病,所以我不得不答应我妈的要求,跟莫璃订婚。至于为什么急着结婚,那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