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67章 公布于众

第067章 公布于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朱优优这席公开抹黑的言论并不在我的计划中,我原本只想带着蒋亦森在众人面前狐假虎威一回,将来哪怕莫歆当众讽刺贬低我,至少大家知道我跟蒋亦森的关系也是真的。

    “你说什么?”蒋亦森携着我走了进去,声音冷酷犹如寒水撞冰块,刚才还吵杂嬉闹的大厅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齐射向蒋亦森,他们应该还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蒋亦森。

    “再说一遍!”蒋亦森寒冰一样的声音打破室内的静谧,众人皆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扫向朱优优。

    朱优优化着裸妆的脸蛋一阵红一阵白,鬓角冒出丝丝细汗,站在大众视野下一动不动,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雕像。

    “亦森没事的,朱优优肯定是跟大家开玩笑。”我看气氛差不多了,赶紧出面说好话。

    蒋亦森握着我的手力气更大了,看样子他气得不轻。

    “嗨,大家都傻站着做什么啊,赶紧招呼蒋总落座啊。”米乐一语打破厅内尴尬,其他人如梦初醒般请蒋亦森跟我上座。

    等菜期间米乐连讲几个笑话终于把刚才尴尬冷硬的气氛缓和下来,服务员上菜后,大家几杯红酒下肚更是彻底放松,纷纷朝蒋亦森敬酒,然后又说些对JM效忠的场面话,总体来说气氛还算融洽。

    一餐饭下来他们似乎忘记开席前朱优优的那番讥讽言论,个个对我礼貌客气,有几个惯会拍马屁的女人把我夸得像朵花,摸着我价值两百三的外套硬说是chanel的限量新款。

    吃完饭后,我叫米乐带他们出去K歌,钱我出。

    蒋亦森斜了我一眼,对康助理道:“你把发票要回来,明天拿给我,我走私账给你报销。”

    这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啊,我扬起下巴笑着看他,因为多喝了两杯,看他时眼里的柔情能滴出水来。

    他似乎被我蛊惑,单手夹起我对热情不减的诸位道:“田田喝醉了我先带她回家,今后公正还请你们多多指教。”

    他这话明显把我俩的关系公布于众了,在场的各位听到的话后赶忙大表衷心,纷纷表示今后一定会罩着我、手把手地教导我。

    临走前米乐悄悄朝我竖起大拇指,我真是喝高了,愉快地送他一记飞吻,叫他带着大家好好玩。

    蒋亦森不乐意地拽了我一把,把我的头按进他怀里,俊朗的脸板着,似乎有点吃醋。

    我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对他道:“亏你在国外长大的,你没看出来米乐是个gay吗?”

    他低头狠狠瞪了我一眼,“gay也不行。以后再敢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小心我把她幽禁起来。”

    “哎呦我好怕哦。”我笑的花枝乱颤,嘴里开始胡言乱语,“谁大清早突然……嗯……不举,就这状态幽禁我怕是暴殄天物吧。”

    “田茉!”蒋亦森忽然把我打横抱起,“你给我等着,咱们回家说!”

    听到回家二字我突然惊醒,忙问:“回哪个家?莫璃姐妹俩还住那的吗?”

    “没用的东西,刚才的气势去了哪?我还以为你不再害怕莫璃了呢!”蒋亦森狠狠吻住我的唇,口齿不清地说:“莫璃带着莫歆回了自家公寓。”

    这就好,我松了一口气,回家后我才知道这口气松早了,他真的是不眠不休地折腾了我一夜,头一次我有种被车轮碾过的感觉,而他一点倦意都没有。这人太可怕了!

    第二天人家照常起床上班,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两眼无神可双颊却粉中带红充满娇媚之色,这难道是古人说的采阳补阴?

    打着哈欠跟他一起钻进车里,没几秒竟然睡着了,车子在JM广场上停下时我恰好醒来,刚下车就看到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莫歆,只不过她面带肃杀之气,叫人直视不得。

    “姐夫,听说你给JM的员工宣布这个女人是你的女朋友?”莫歆狠狠地跺了跺脚,“你把我姐姐放在什么位置?你别忘了,老夫人一直催你们结婚呢!”

    她说最后一句时愤恨地看了我一眼,无声地警告我,即使我得蒋亦森青睐还有老夫人那关,我肯定过不了。

    呵呵,自从蒋亦森说包养我,我就断了嫁给他的念头,后来又不受控地爱上了他,我更不会觉得婚姻是爱情的全部,只要他喜欢我,我就不会离开他。

    吕超萌说得对,只要相爱名分算什么。她兜兜转转还不是跟顾卓正在一起了。

    “我们的事,你别瞎掺和。”蒋亦森很不给她情面,拉着我进了A栋,被他呵护的感觉太过美好,这种温情我宁愿沉溺一辈子。

    上了十九楼我们进入各自的办公室,来到我的办公区,我意外地发现周围的花架上又多了几盆绿植,办公桌上也多了几份小巧精致的礼品袋,纸质袋上写着祝福语已经他们的姓名,都想着巴结我呢。

    我笑了笑,随手把礼品袋塞进抽屉,然后翻阅萧助理昨天给我的资料。仰仗男人只是一时风光,我希望某天能脱离蒋亦森带来的光环,骄傲地站在他身侧跟他一同面对困难。

    突然面前一黑,抬头一看原来是李薇薇来了。

    “我满以为蒋总对你只是一时兴起,毕竟连赵雨辰那样的货色都看不上你呢,没想你还真走了狗屎运,彻底把蒋亦森拿下来。”怀孕后的她气色不大好,眼眶发黑面色发青,没点孕妇的红润。

    我权当她羡慕嫉妒我,毕竟谁嫁给赵雨辰那种货色谁倒霉,“那是我的本事,别人羡慕不来的,就像你千挑万选嫁了个人渣一样,那本事我们也学不会。”

    “跟了蒋总连口齿都伶俐了呢。你最好低调点,要不然某天又被人绑架了,连哭的机会都没有!”

    她的话提醒了我,余光明就是在她的婚礼上绑了我,难不成她是余光明的同谋?他俩明明是风牛马不相及的关系啊。

    “你把话说清楚!”我急了,从办公桌里绕出来揪住她的衣袖,假如她跟余光明有一腿,那么她肯定知道余光明在哪儿,我一定要把余光明揪出来,田孟的仇不能不报!

    “你疯了,我可是孕妇!”李薇薇被我急躁的样子吓到,推开我的手护住自己的肚子,“你难道还想再次谋杀我的孩子吗?”

    她这话犹如当头棒喝,我顿时想起她的上一胎是被田孟踹掉的,当时赵雨辰理亏,并没有追究我们。但李薇薇不一样,一定铭记流产的痛跟丧子的仇,所以,很有可能通过赵雨菲的关系,暗中勾搭上余光明,唆使他对田孟下手。

    余光明那种人无恶不作,我把他揪出来不仅为田孟报了仇,也算是为民除害。

    我决定了,暗中观察李薇薇,或许能从她身上找到余光明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