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62章 真相

第062章 真相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不断朝后退去,直到退到关闭的大门上,及惊恐又愧疚地看着他,他像樽雕像一样伫立在我面前,阴冷地看着我,似乎等我回答。

    即使猜出他说的是标书那事,可他没有挑明,我就不想承认。

    “要跟我死扛?”他挑起我的下巴,眼里迸射出陌生而冷峻的光,“田茉,我自认对你不错,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没有!”他自认对我不错,我自认没有背叛他,所以不假思索地吼了出来。

    “这是什么!”他把我抵在门上,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点开视频,我早上在他书房鬼祟翻东西的影像立即跳了出来,我的血似乎凝固了,全身冰冷没有一点感知。我竟然忘了他有安装隐蔽监控器的癖好!

    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这个视频看完后,立即出现我跟胖子神神秘秘接头的视频,期间胖子在我身上不断揉捏,而我为了拿到内存卡,在胖子面前不敢发怒还得和颜悦色地由着他。

    但这视频落在旁人眼里,我跟那个恶心的胖子俨然是对狼狈为奸的奸夫淫妇。

    “不,不是那样的!”我一把抢走蒋亦森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不是那样的,我是被逼的!”

    “我说过,最讨厌别人骗我。”他把我推搡在地,高冷地转身上楼,我不顾形象从地上爬起来,拉住他的衣袖想给他解释,就在他扭头瞪我的一瞬,我失去所有力气,不禁松了手,心中明了——他若爱我,又岂会不问青红皂白就质疑我,解释再多也没用。

    我落入一个可怕的圈套,设局人的目标其实并不是那份标书,而是离间我跟蒋亦森的关系,所以我跟胖子交易的视频才会第一时间传到蒋亦森手里。

    而设局人一定对蒋亦森的生活特别熟悉,甚至比我熟悉,因为她竟然知道蒋亦森的书房安有隐蔽监控器。

    亏我还自以为是地修改标书,大费周章地录下跟胖子交易的经过。

    所以背后的设计者一定不是蒋喆,很有可能是那个人。

    我不禁苦笑一声,都说傻人有傻福,我却是最蠢最倒霉的那个。

    “你还想说什么?”蒋亦森厌弃地俯视我,假如他表现出一丝丝相信我的样子,我或许就有勇气告诉他,那群坏人拍了我的果照,还拿田孟的性命逼迫我。可惜,他眼里冰冷的神色伤了我的心,说再多都是徒劳。

    “我、我错了。我会离开,请你不要放弃对田孟的治疗。”我把所有责任揽下来,或许那人就不会对田孟下手,而蒋亦森不缺那几个钱,应该会帮我吊着田孟的性命。

    蒋亦森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似乎不相信我会这么快认罪,只是一两秒的功夫他又笑了,听得我毛骨悚然,接着他低声道:“好。”

    言罢他上了楼,我把钱包里他送给我的银行卡交给郑阳,叫郑阳帮我转交给他。

    这张卡到底有多钱我不知道,我也没用过它。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带着我的生活必需品离开蒋亦森的别墅,在此期间蒋亦森一直待在书房并没再看我一眼。

    君恩如流水,到东又复西。再一次确定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就像又一次朝脆弱的心口捅了一刀,他其实并不爱我,我却被他蛊惑。

    揉了揉快要落泪的眼睛我跟郑阳告别,他要送我离开,我拒绝了,叫他帮我叮嘱蒋亦森,记得给田孟缴医疗费。

    田孟是我唯一的牵挂了。

    落魄地回到我的小家,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仔细回想事情的经过,百分百确定对我下手的是她,细思极恐,她可真是个蛇蝎美人,看上去贵气优雅落落大方,背地里竟然可以心狠手辣到这个地步。

    可我斗不过她,不但要吃这个闷亏,还得假装不知道她是背后主谋,因为我舍不得这份高薪工作。

    只是不晓得蒋亦森知不知道她的真面目,万一某天她背叛了他那可怎么办?

    或许我想多了,她深爱蒋亦森,一定不会做出对蒋亦森不利的事。

    浑浑噩噩地度过年假,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去投资公司上班,第一天就跟着甘露满申城拜访客户,没想到下午最后一个客户竟然是郑阳,我本想假装不认识他,他却熟络地跟我打招呼。

    甘露是老手,她挑眉看我,似乎认定我跟郑阳有一腿,我也懒得解释,混职场除了凭能力就得凭人脉,郑阳是申城娱乐业一霸,跟他攀上关系是我的荣幸。

    拜访结束,郑阳把我留下,甘露识趣地先离开了。

    “最近怎么样?”郑阳笑呵呵地跟我打趣,“几天不见你瘦了,用了什么减肥法给我说说,我也试试。”

    我白郑阳一眼,最近几天我躲在家里不吃不喝能不瘦吗。感情这种事,大多都是付出多的那一方卑微,而我本就是个低入尘埃的女人,所以更加受伤。

    而蒋亦森很果决,说甩就甩,没有跟我联系,彻底把我遗忘。

    明明他不是我的良人,我却深陷情网不能自拔。

    想到这鼻头一酸,又不能当郑阳的面哭出来,刻意吸了吸鼻子,控制自己的情绪。

    郑阳渐渐敛住笑意,对我道:“今天若不是遇到你,我也会主动去找你。”

    说到这,他扬了扬手里的录音笔,我仔细一看,怎么觉得那笔有些眼熟呢,立即想起是我那天特别买的好东西,这几天我一直没看到它,怎么在郑阳手里呢?

    “你那天收拾行李时不小心从包里掉出来了,我就捡回去跟亦森一块听了听。”郑阳给我解释,“我们知道你被人威胁利用了。”

    “那又怎么样。”被人证明了清白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越发觉得委屈,克制依旧的眼泪决堤而来大颗大颗地滑了下来,抽噎道:“蒋亦森并不相信我,也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说白了你们还是把我当外人。”

    “他刚知道你骗他时的确生气,有多爱就有多恨,所以没有给你解释的机会。可他得知你被人要挟,这几天不休不眠地调查,终于揪出了真相。”

    我心头一跳,他揪出真相,那他查出来的人跟我猜测的是同一个人吗?若害我的真是那人,他可舍得责罚?既然揪出了真相,也没见他过来找我,可见他对我并没多少感情,说到底还是那个人重要些。

    “亦森前天回美国了,他回去处理些事情,回来后肯定第一时间找你。”郑阳的话把我从胡思乱想中拉了回来,我一惊,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他回美国了,是去找莫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