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61章 交易

第061章 交易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包厢他们已经吃完了,郑阳兴高采烈地跟蒋亦森筹划未来几天去哪儿玩。

    我立即拒绝,“你们去吧,我还要照顾田孟。”

    这话像是一盆凉水,把郑阳的热情瞬间熄灭,他劝道:“别啊,亦森对国内某些景点向往已久,就想抽空带你去转转,人家为了你连亲妈都不陪,你好意思拒绝他吗。”

    “田孟的情况你们不是不知道……”

    “田茉,你是不属于有事瞒着我?”蒋亦森打断我的话,很认真地审视我,锐利如鹰的眼神盯得我心里发毛,我不自觉地转过头去,嗫喏道:“没、没有。”

    “最好没有,我非常讨厌别人骗我!”他的语气叫我害怕,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似的。

    “亦森算了,田茉也是孝心一片,明晚咱们一起吃年夜饭,初一我陪你爬鸣凤山,咱们再在山上住一晚,说起来咱俩小时候可是在那认识的。”郑阳笑着岔开话题,室内的气氛稍微缓和一些。

    晚上我洗完澡躺床上,等蒋亦森从郑阳卧室回来,目前我只能在这种事上讨好他了。

    结果,晚上他回来澡都没洗便上了床,虽然我主动抱住了他,他却没有动我。

    我的心更乱了,倘若连这招都不好使,那我真没办法试探出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夜里睡的极不踏实,第二天又醒的很早,想着在小细节上讨好蒋亦森,便早早下楼跟保姆一起准备年夜饭的食材。

    一切收拾完毕都快下午两点了,我简单做了两道菜带到医院,想着先跟田孟吃个团年饭,这餐饭我们已经十七八年没在一起吃过了。

    拎着食盒走进病房,我像是见了鬼一样,头皮立即一麻,惊恐中松掉手里的食盒,里面的饭菜顿时在地上炸开。

    “哎呦小美人,你记着我呢?”那晚揩我油的死胖子站在田孟床边冲我猥琐地淫笑,脸上的横肉随着笑容抖动,左眉头里的痣特别碍眼。

    恐惧袭上心头我忍不住颤抖,像是面对恶魔一样瞪大了眼故作镇定地看着他,磕磕巴巴地问:“你来、做什么?”

    “小美人别怕呀,我来找你叙叙旧。”死胖子瞄了眼熟睡的田孟,从床边挪到沙发,噗通一声坐了下去,沙发立即凹陷一个大坑。

    “老大叫我过来转告你,情况有变,明晚八点前把标书照片发过来。否则……”他本能地搓动两只肥短的手掌,笑的暧昧淫邪,“老大叫我把你们母女先jian后杀。”

    “你敢!”愤怒到极致的我像是疯了一样冲上去跟他撕扯,却被他麻溜地控制住双臂,他在我耳边呵着浑浊的臭气,“小美人,你别质疑我们的本事呀,那晚你不是已经见识过了吗。”

    “王八蛋,你们不得好死!”我只能口头宣泄,至于那份标书,还必须给他们。

    否则他们真的会要了田孟的命啊!

    不晓得胖子离开多久后田孟才醒来,我揉了揉痛的快要爆炸的双鬓,打起精神跟她说笑,没一会儿护工端着热腾腾的饭菜进来了。

    我问她去了哪儿,她说今天过年,她虽然上的是白班但也想给家人准备一顿丰盛的年夜饭,所以下午田孟睡着后她回去一趟准备了些年夜饭的食材,然后又给田孟送来些自己做的饭菜。

    那群人歹毒狠辣,即使护工不回家他们也有办法进入病房,更有办法弄死睡梦中的田孟,这事怨不得护工。

    借用护工做的饭菜,我陪田孟吃了个团年饭,直到夜班护工出现我才从医院离开。

    回到蒋亦森的别墅时天已经黑了,保姆做好一桌饭菜,蒋亦森跟郑阳坐在桌旁等我,郑阳笑着跟我打招呼,说我再不回来他就要打电话催我了。

    蒋亦森淡淡瞥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这餐年夜饭没有我想象中热闹,反而十分压抑,终于晚餐结束,我陪微醺的蒋亦森上楼,或许心情差他没有碰我。我无法试探他的真心,又怕打草惊蛇,一夜未眠的我想出个冒险的法子,希望可以暂时助我度过危机。

    第二天我起床时蒋亦森已经跟郑阳前往鸣凤山了,对我来说这是个绝佳的机会,避过保姆耳目,我悄悄来到蒋亦森书房门口,他的书房是密码锁,而我恰好又知道门上秘密,所以很顺利地溜进他的书房。

    之前来过他书房两次,对里面的构造还算了解,从办公桌的抽屉到周围的书柜、书架,我仔仔细细翻了个遍,最后在书架角落的文件夹里找到了高鑫科技竞标书。

    拿出自己的手机迅速拍了照,然后又把竞标书原样放回去,最后带着手机快速溜回卧室,回去后才发现自己起了一身细汗,剧烈的心跳像是打鼓,整个人都处于躁动状态。

    心情尚未平复,我又坐在电脑前,把刚才拍摄的照片传到卧室电脑上去,然后在word上敲了一份一模一样的竞标书,只不过,我把其中一些关键数据改了,比如交付周期增加了三个月,付款比例由之前的三六一改成九一,竞标价由之前的一亿三千万改成两亿三千万。

    标书看是就是这些数据,我把数据增大,即使蒋喆拿到标书参照数据修改指标,他的数据调整也许还在我增加的范围内,如此一来,竞标时他并不能捡到便宜。

    以我浅薄的智商,也只能想到这么个折中的法子了。

    做好“标书”我随手打印下来,然后用他们给我的手机拍成照片,思来想去,我决定先在电话里面跟他们谈判一下,电话拨通后我约他们去市区一家咖啡馆见面——我把拍有标书的手机给他们,他们把拍我果照的内存卡还给我。

    本以为他们不会同意,没想到电话那头竟然爽快答应了。我怕有诈,先去附近的商场买了一只性能很好的录音笔,还买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几乎抱着必死的决心前去赴约。

    大年初一各大商场生意兴隆,我小心翼翼地来到指定地点,专门挑了个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若他们对我不轨我随时可以大呼救命。

    很快,之前威胁我的胖子来了,他叫我先把手机给他,他要验货。

    递给他手机时,我刻意朝他身边靠了靠,压制心中的怒火,沉声道:“标书给你们了,你必须把拍我果照的内存卡给我,你们这种做法是违法的,我大可去警察局举报你们。”

    “嘿,跟我谈法,小妹妹你才混社会啊,有钱有权就是法。”胖子一边查看标书照片一边满不在乎地胡扯,“哥哥见你长得楚楚动人不得不提醒你一句,离蒋亦森远点,否则你将来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他对这份标书应该很满意,又在我面前说了些色情话,还在我腰上捏了两把,才把指甲盖大的内存卡给我。

    我激动到双手狂颤,把内存卡插进手机里快速浏览一遍,果真全是我屈辱的果照,再也不想跟胖子多待一秒,立即抓起背包离开了。

    胖子在我起身的一瞬肆无忌惮地调笑,“田茉,跟了小爷吧,总比好过即将结婚的蒋亦森。”

    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我孤寂落魄的像只狗。

    仔细回想一下,蒋亦森的确帮我解决不少麻烦,但他也带给我不少伤痛。

    这大概就是命吧。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离开他。

    没精打采地回到别墅,我想亲自做顿晚饭给田孟送去,一进门我不由地吃了一惊,因为做贼心虚不禁后退一步。

    本该在鸣凤山游玩的蒋亦森、郑阳,此时端坐在沙发上,两人面无表情地看着我,吓的我不敢直视。

    “田茉,来,给我说说,你最近干了什么好事?”蒋亦森缓缓朝我走来,像死神一样慢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