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59章 威胁

第059章 威胁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被他们带到荒僻的郊外,夜幕下的郊外黑暗清冷,好似一片荒坟,心里直打哆嗦,不晓得他们是什么人,更不清楚他们抓我做什么?

    本想跟他们聊几句探个口风,却被他们骇人的表情吓得不敢张嘴,一路上都在想如何自救、如何逃跑,右侧的男人一把抢走我的背包,迅速关掉我的手机,我跟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今天怕是凶多吉少。

    轿车停在一处即将拆迁的破房子里,我被人连推带搡弄进了室内,漏风的屋里亮着一盏橘红色的灯泡,一个高个子男人背对着我站在灯下,黑森森的后脑勺对着我,诡异的环境奇怪的人令我陷入无尽的恐惧中,几乎站都站不稳,假如面前有镜子,我一定会看到自己毫无血色的脸。

    “你就是田茉,蒋亦森的情妇,特会勾引人的小表子?”男人的声音尖锐到不真实,好似原本的声音被变声器过滤了一般。之前我还怀疑是余光明派人抓了我,但男人一出声我就知道,这事估计跟他没关系,因为他不是不知道我跟蒋亦森的关系。

    “你是谁?”我壮胆问他,“你抓我过来做什么?”

    落入歹人手中,且又是这种荒郊野外,我知道自己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我虽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但人都有一股狠劲,在特定的环境中爆发,横竖都是个死,倒不如死的有尊严些。

    “没想到蒋亦森好这口,啧啧,跟他之前玩过的女人确实不一样。你大概不知道吧,十几二十岁的蒋亦森既吸毒又好色,被他破过的女人比你接触的男人都多,他对处女有种偏执的爱,或许是喜欢那第一滴血的腥味吧。”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尖锐的像一把利器划破寂静的夜空。

    蒋亦森曾在我面前提过他的过往,所以男人的话并没惊到我,不但如此我更加肯定他们是冲着蒋亦森来的。

    这群王八蛋为什么要对我下手,难道他们不知道我只是蒋亦森的床伴吗,想用我要挟蒋亦森他怕是打错了算盘。

    自嘲一笑,我对男人道:“不管蒋亦森是哪种人跟我都没有关系,他只是我的金主,我跟他只谈钱不谈感情。”

    男人似乎没想到我会这样说,脊背微微一挺,很快他又说:“原来是个喜欢谈钱的婊子,这样最好,那我就跟你谈谈利益!”

    我跟他之间能有什么好谈的,他们想利用我怕是找错了人。

    男人再次出声,“你是不是有个需要进口药物救治的老妈?我可听说蒋亦森为了你,在那个面无全非的丑女人身上花了不少钱。”

    事情一旦涉及到田孟我立即失去刚才的大无畏精神,脚下再次一软,差点跌倒在地,顺势扶住旁边布满灰尘的桌子,惊恐询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男人始终没有转过来看我一眼,他残酷地冷笑两声,狠声道:“我想弄死蒋亦森!”

    我似乎有点明白他抓我来做什么了,他想用田孟要挟我,叫我做他们的内线,跟他们一起弄垮蒋亦森。

    这群人一定是蒋喆的下属!

    不能慌,不能慌!我不断告诫自己,两只手紧紧地抠着桌沿,似乎微微松懈就会倒在地上。

    “你帮我做件事,我就放过你们母女。否则我现在就叫兄弟们轮jian你,再把视频发到网上去,叫你在这世上生不如死地活着。”他的语气很缓,似乎吃定我不敢违背。

    “什么事?”我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甚至带着一丝丝哭腔,面对凶狠的他们我没有抗衡的资格。

    “蒋亦森明早回美国,五天后回来,这段时间你把他藏在书房里的高鑫科技竞标书拍下来发给我。我不要他的原件,他怀疑不到你。”男人算计的不错,声音虽然难听,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不愿意!”竞标书是什么,我清楚的很,若被蒋喆拿到蒋亦森的竞标书,对于JM集团来讲也许是笔天大的损失。我虽然对蒋亦森充满好奇跟防备,但也不想害他,毕竟在我最危急的时刻只有他出手相助。

    “不愿意?”男人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你现在落入我手,我可以赐你千种死法,先jian后杀或者轮jian再杀,你有的选吗?把你弄死了,你妈又能活多久呢?做我的棋子总比当死人强吧。”

    我被他森冷变态的语调吓的软在地上,仿佛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即使我不想背叛蒋亦森,却也不敢立即反驳他。

    脑海里顿时闪过百种念头,不管怎样先把小命保住,他给了我五天时间,或许我能找到对抗他们的法子也说不定。

    我没有跟他讨价还价的资格,只得哽咽着答应。

    满以为我照做他们就会放过我,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幼稚。

    突然身侧两个壮汉死死把我拉住,角落里亮起一盏强光灯,我惶恐地踢打他们,质问他们要做什么,大家不是说好了一起合作的吗。

    男人依旧没有回头,阴险笑道:“你不留点把柄在我手上,我怎么放心叫你离开,万一你临阵倒戈怎么办?”

    这群王八蛋肯定常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每一环节都设计好了!

    身侧的壮汉们开始撕扯我的衣裳,没两下就把我扒得精光,我倒在冰冷的布满灰尘的地板上嘶吼求饶却无济于事,在此期间另一个男人一直拍着视频,之后又给我拍了多张带有面部特写的果照。

    虽然我像疯了一样反抗,甚至狂野地撕咬他们,依旧阻挡不了他们的恶劣行径,他们中有个胖子不断在我胸口揉搓,边占我便宜边嬉笑着说些淫荡话。

    我的自尊从没像现在这样被人变态践踏,有那一瞬我差点撞墙自杀,但一想到病床上不能动弹的田孟,我又忍住了,她还需要我照顾,我不得不苟活于世。

    再没什么比目前更糟的了,胖子粗粝的手指在我下面试探了好几次,我已经做好被他们蹂躏的准备,内心再清高也要对残忍的现实低头——而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凌辱了,还不是苟活下来了。

    男人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送她回市里!”

    男人们这才陆陆续续松开我,那个左眉头里长着一颗痣的胖子听到命令后还不忘在我胸口捏上一把。我哆哆嗦嗦从地上捡起沾满灰尘的衣服,一边哭一边往身上套,双手都被冻僵了,心里越着急衣服越穿不上。

    “田茉,你把事给我办好了,我给你钱。你若敢耍花招,我助你成名!”

    背对着我的男人不简单,最起码在心理上他彻底地震慑了我。在我恍惚地从地上爬起来时,我恨不得赶紧回蒋亦森家把竞标书偷给他,只求他不要再折磨我。

    男人对我唯唯诺诺的模样十分满意,在我出门前塞了部手机给我,命令我用这部手机拍照、跟他联系,还威胁我这几天不得关机,否则就把田孟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