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50章 我是蒋亦森的未婚妻

第050章 我是蒋亦森的未婚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话的正是蒋亦森的小叔,他斜跨跨地靠在一辆布加迪上,两条长腿随意交织,说话时把嘴里的雪茄取了下来,慢悠悠地吐着烟圈。

    他看上去很年轻,动作也略显轻浮,但他沉稳干练的气场叫人轻视不得。

    “小叔你想多了。”蒋亦森在他面前停留片刻,面色也不算十分友善,这时郑阳开着车子过来了,他先叫我上车,忽而又转过身看向目光紧锁他的男人,“即使你回来了,也兜不住余国栋。而咱俩的游戏,正如你所言——刚开始。”

    “亦森,你斗不过我的。你记住你爸欠我的,总归要还。即使你跑回国内,依旧在我的势力范围之内。”在他准备上车时,他的小叔一把扯住他的胳膊,阴冷的笑一声,毫不客气地说:“这些年你辛苦了,被我玩的那么惨,能活下来是你的本事。”

    身侧的男人徒然一僵,似乎下一刻就要转身给外面的人一拳,下意识地,我拉住他的袖子,他反手握着我的手,刚才还很阴沉的脸色变得平静,径直上了车,关门的一刹对外面的男人道:“小叔,谢谢你之前的照顾。”

    他把“照顾”二字咬的很重,车门随即重重关上,郑阳发动车子,透过后视镜紧张地打量他的面部表情。

    今晚发生的事太多了,我一时间消化不了,每个人之间的关系远比我想象的复杂可怕,但有一件事我可以确定,余家跟蒋亦森的小叔暗中有往来,所以蒋亦森对余家十分反感,故而他帮我也罢跟顾卓正合作也罢,都是从自身利益出发,他的目标很简单——干掉余家,毁坏小叔的利益。

    把这些想通了,我心里突然轻松一大截,亏欠感也没那么厚重了。

    耳边忽然传来蒋亦森低沉的声音,“余家跟蒋喆很熟,熟到一起狼狈为奸。所以我选择跟顾卓正合作,互惠互利一起扳倒余家。当然,余光明害了你的母亲,促使我加快扳倒他们的步伐。”

    蒋喆应该是他叔叔的名字,听他的语气,他非常厌恶蒋喆。

    不过,他这席话算是给我的解释吗?

    我以为,他不会给我分享他的私事,不过他的解释很好地印证了我的猜测。

    “你也说了余国栋有些本事,而你叔叔似乎也很关照他,余家暂时倒不了。但你却在蒋喆面前暴露了,这样对你不好吧。”他们家的事我不清楚,但这二十来年不是白活的,人与人之间的制约和争斗我多少懂一点。

    他气定神闲地看了我一眼,忽而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很关心我。”

    笑到一半脸色又阴沉下来,“现在再糟,也没有十年前的情况差。”

    他的过往,一直是我好奇他又不愿意提及的东西,我顿时来了精神,屏气凝神等他讲述之前的恩怨,他却闭目养神不再言语。罢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关系不铁自然不会讲出来,我有自知之明。

    接下来几天蒋亦森似乎更忙了,我想肯定跟他叔叔突然回来有关。我对男人间的恩怨没兴趣,每天都去医院看望田孟,她恢复情况不大好,叫我挺愁的。

    终于我收到吕超萌的电话,她说她在普吉岛旅游,玩得挺嗨的,过几天回来找我。

    刚挂了吕超萌的电话,我再次接到顾卓正的电话,他说他跟余雪明离婚了,一会儿把离婚证发给我,叫我帮他联系吕超萌。

    听出他的焦急,我不忍继续隐瞒他,把吕超萌准备回国的事告诉他。他这才满意地挂了电话。

    我觉得超萌出去旅游是正确的选择,不但散了心,回来后还能跟心爱的男人领证。

    而上天似乎特别不眷顾我,当我接到一个好消息后,自然就接到一个坏消息,傍晚我正跟保姆准备晚饭,护工打来电话说田孟感冒发烧,情况特别危机。

    我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去了医院,田孟已经进了抢救室,我坐在长椅上艰难等待。没多久出来一位医生,他叫我联系蒋亦森,说田孟的病只有蒋亦森买来的药才管用。

    田孟用的很多药都是蒋亦森从美国买来的,我赶紧给他打电话,拨通后医生跟他沟通,点明需要哪些药物。医生给我还手机时随口感慨一句,“姑娘,若不是你男朋友有些本事,你妈的命早没了。”

    这话,我信。

    接下来三天田孟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透过玻璃窗,我看到她胸口插满管子,再配上她腐烂的皮肤,那模样多少有些骇人,不是恶心的叫人害怕,而是令我时刻担忧下一秒她会一口气上不来了。我怕她死。

    终于美国的药物来了,用上药后田孟的病情有了转机,肺部病情终于控制了,但她身上的烧伤还在溃烂,用了进口药都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我的心再次焦躁起来。

    自从那晚参加完商业晚会,蒋亦森似乎更忙了,我偶尔晚上回去住,却没见到他人,他的司机跟助理告诉我他最近到处飞。

    估计是蒋喆的出现打乱他的计划,他不得不全力以赴跟蒋喆周旋。

    按理说都是一家人,应该没有隔夜仇才对,不晓得他们曾经发生了什么,造就现在这幅局面。

    过了几天吕超萌回来了,她来医院看望田孟,我发现她出去玩了一趟气色变好了,心情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但是,之前见过的外卖小哥跟她一起过来看望田孟,这是怎么回事?

    外卖小哥虽换了身便装,但他的笑容特别具有感染力,令人过目不忘,我自然不会忘记他。他站在吕超萌身边青涩、阳光、灿烂,就像一朵炫目的太阳,更叫人玩味的是,他看吕超萌的眼神充满爱慕和宠溺。

    这是情侣间才该有的神色。

    我顿时反应过来,外卖小哥喜欢吕超萌。那吕超萌是什么意思呢?我特地把外卖小哥支出去买水果,故意问吕超萌为什么跟小哥一起过来看望我妈。

    她本来欢畅的笑容微微一滞,不过片刻功夫,拢了拢新作的齐耳短发,再次笑道:“他是我的新男友,我想开始一段新感情。”

    “你疯了吗!”我对她的举动大为不解,“顾卓正已经离婚了,你之前跟他在一起受了那么多罪不就等的是这天吗?为什么在最后关头,看到胜利曙光的时候,你放弃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觉得太累了吧。他累,我也累。”她靠向沙发靠背,疲惫地叹了口气,“经历这么多我才悟出一个道理,相爱的人不一定要在一起,能结婚的大多都是最合适的那个。我跟卓正,应该是八字不合吧,在一起就没好事,分开后他工作顺了我生活也太平了。”

    我的感情经历特别浅薄,没遇到蒋亦森之前,我暗恋过一个男生,后来又依赖上赵雨辰,说到底那些感情都不算正直的爱,前者没有互动,无法体现爱的深刻,后者没有真情,只想将就着过下去。

    蒋亦森是第一个跟我互动爱情的男人,但我们注定无法在一起。

    所以呢,人不用活的太明白,超萌是大人了,我只需要支持她的想法,别的都不重要了。

    突然病房的门打开了,我以为是快递小哥回来了,赶忙调整自己的情绪,希望自己面对他时不要带有色眼镜尽量平和友善些。

    哪知,进来的并不是他,而是一位打扮干练长相漂亮的陌生女人,她穿着一件烟灰色的高级羊绒大衣,手里拎着一枚限量版的爱马仕包包,这只包包前几天蒋亦森才送过我,上面的标价高的吓人,我都不敢用。

    她脸型略显硬朗眼睛却明亮有神,眼窝很深偏西化,有着一双深邃的双眼皮,看上去很精明的样子,我打量她的时候,她像树一样站在门口打量我跟吕超萌,不过两三秒的时间,她精准地朝我伸出手,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道:“田茉你好,我是莫璃,亦森的未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