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42章 我变了

第042章 我变了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我赶在蒋亦森下班前回去,跟保姆一起为他做饭,既然做了他的情妇,就要懂事、听话,毕竟田孟的病还得靠他联系医生,从美国运来价格昂贵且有关系都不好买的药物。

    这些东西是我在回来的路上,突然想通的。小三,是份职业,我不热爱它,但必须尽职尽责,因为我缺钱,非常缺。

    饭做好了,他却迟迟未归,我跟保姆简单吃了点,把饭菜放在保温盒里,方便他回来用饭。

    洗完澡我上楼抱着笔记本查看工作岗位,即使做了他的女人,我还得靠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免得五年后我不仅成了弃妇,还成了失去生存技能的老女人。

    十二点多,他回来了,郑阳把他扛上来的,他喝得醉醺醺的,脚步不稳神志不清,我扶他进浴室洗澡,他倒在浴缸里都睡着了,我力气小一个人根本把他弄不出来,好在郑阳还没离开,我叫郑阳跟我一块把他弄回卧室的床上。

    一切安顿好,郑阳给我说,“亦森最近不大高兴,我知道你经历变故心情也差,但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要为难他,早些年他过得够艰难了。”

    都说他艰难,好像我们这些无权无势受人欺负的平头老百姓就很轻松似的。

    “田茉。”郑阳见我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加重语气对我说:“有些事亦森暂时不想告诉你,我也不好越级泄露,你现在最好对亦森好一点,免得将来你后悔。”

    后悔这两个字,不常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因为我本就是个小心翼翼、不敢逾越规矩的人,但后来我的确后悔了,只不过,跟郑阳嘴里的意思完全相悖,我后悔控制不住自己,无法自拔地爱上他,把自己伤的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这一夜蒋亦森睡的很沉,呼吸绵长,略微有些沉重,却没打鼾。

    到了后半夜我才睡着,后来他或许觉得冷,把我紧紧搂在怀里,我以为他想要了,配合地撅起屁股,他只是在我挺翘的臀部磨蹭几下,并未进入。

    第二天我起的很早,给他做好醒酒汤跟小米粥他才醒来,我乖巧地递上醒酒汤,在他默不作声地喝汤时,把他今天要穿的衣服拿出来放在沙发上,见他有下床的打算,赶紧蹲下身子把拖鞋给他穿上。

    “什么意思?”他被我突来的体贴弄的极不自在,哑着嗓子问我。

    我露出标准的空姐笑,仰起头对他说:“网上查的,称职的小三该有的服务。”

    见他面露倦色,我赶紧站了起来为他揉太阳穴,他却不领情,板着脸把我推开,低沉吼道:“田茉,你够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去了浴室。

    送他出门时都快十一点了,我给他说今天还要去医院看田孟,他下班前回来。

    他驻足问我,昨晚他下班后一直没回来,我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他?

    我站的笔直,笑着回应,“你是做大事的男人,总有自己的自由跟空间,我只需在家伺候好你,不得干涉你的生活过问你的隐私,我的存在只是锦上添花,不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好,田茉你好样的!”他咧嘴笑了,眼底却很清冷,甚至带着一抹厉色,“你迅速投入情妇这个角色,我很欣慰,有其母必有其女,不错!”

    心上像是被人捅了一刀,我依旧保持微笑,不知廉耻地谢谢他的夸赞,他带着怒气离开了。

    关门的一刹,我突然蔫了,靠在墙上,心底一片荒凉。

    吕超萌的电话打来时,我正在查看求职网站,不知道现在是不是经济不景气了,申城想找一份月薪一万有五险一金的工作太难了。

    电话那头吕超萌的声音惊恐中带着一丝无助,“田茉,我在超市被人撞倒了,见了红。”

    一听这话,我立即炸了,叫她打120去医院,我去医院找她。

    来到医院妇科,找到刚做完检查的她,她看上去起色很差,坐在走廊的连椅上有气无力,我接过她手里的发票,给她缴费联系住院部。

    医生说她有先兆流产的迹象,我一点都不敢马虎,一直在身侧照顾她,我流过产,那会儿人小不懂事,也没做小月子,完事后就跟新生军训,高强度的军训令我血流不止,最终昏倒在训练场地,虽然迄今为止并未发现什么后遗症,但当时那个痛叫我铭记于心。

    我不想她尝试那个滋味。

    我问她顾卓正呢,她说出去开会了,这两天都不能打扰。我问她记得撞她的人长什么样吗,她摇了摇头,说那人带着帽子看不清脸,即使调监控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肯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晓茉,这孩子我暂时不想要了,现在是卓正晋升的关键时期,他没精力照顾我们母子,而我也不想早早地要孩子,会影响我的事业。”她说这话时,没打点滴的那只手一直覆在平坦的小腹上,眼里分明写满了不舍。

    其实按她现在这个状况,不该要孩子的。

    但是,流产是件大事,十八岁那年我曾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打胎了。

    那是对生命的漠视,对人性的背叛,会遭天谴的。

    “超萌,我的处境其实跟你一样。我若是你,会选择放弃这个孩子。”说实话,我并不看好她跟顾卓正的感情。

    为了钱给人当小三,不过是背上贱人婊子的骂名,等赚了钱还能潇洒离开,曾经的肮脏过往,只会在夜深人静睡不着时恶心自己,平时的生活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为了情给人当小三,不但贱还蠢,伤身又伤心。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短短半年时间,我的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誓婚前不跟人啪啪的我,不但跟一个不会娶我的男人睡了,还做了他的情妇。不仅如此,我的心似乎变硬了,被这个欺凌我的世界丑化了。

    “你不懂我跟他之间的感情,四年了啊,能断早断了。你跟赵雨辰之前的那段,根本不叫爱情,只能叫凑合,不过是你想有个家,恰好他又想操|你罢了。”她的口才好言辞犀利,我一向都不是她的对手,只能选择沉默。

    过了会儿小护士进来给我一张单据,加我去楼下窗口给吕超萌取药,病房内的空调开得很大,我也想出去透个气,挑起大衣便下了楼。

    来到楼下领完药,意外地,我看到了两位熟人——赵雨菲跟李薇薇。

    她俩手里都拿着一份检查报告,两人面色各异,赵雨菲明显十分欢快,李薇薇略带愁色。

    还没来得及躲闪,兴奋的赵雨菲立即看到我的身影,立即叫住了我,“呦,田茉啊,你妈还没死呢,帮你妈取药呢?”

    这个贱人,嘴里没一句人话,我扬起手就像打她,她刻意把肚子朝我这边顶了顶,得意说道:“我怀孕了,余家的谪孙,你最好不要招惹我。”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谪孙是什么意思,只意识到她说她怀了余光明的孩子。

    李薇薇冷不丁地讥讽一句,“那是嫡,不是谪。”

    “李薇薇你干嘛啊,你怀了雨辰的孩子,跟我就是一家人,当着外人的面干嘛给我难堪?”赵雨菲不满地剜了她一眼,继而双手环胸嚣张说道:“别以为你家有两个臭钱就了不起,我马上就是官家的儿媳妇了,雨辰就是官家的大舅子,算起来你可是高攀我们赵家了呢。”

    呦呵,赵雨菲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更叫我觉得好笑的是,李薇薇终究躲不过赵雨辰的死缠烂打,又跟他在一起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者,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苍蝇就喜欢跟臭蛆呆一块玩。

    余光明跟赵雨菲把我害得那么惨,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我虽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别人可以啊,既然蒋亦森答应过我帮我讨回公道,那么我该选个恰当的时机,在他耳边催促一下。

    对蒋亦森没了感情就是好,可以毫无愧疚地从他身上拿钱、催他替我出头。

    我变了,被这个凌虐我的世界黑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