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33章 我没骗你

第033章 我没骗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蒋亦森离开后,我迫不及待地关上了门,倒在沙发上的一瞬,闻到他的气息跟淡淡的烟草味,突然抑制不住地大哭,心脏像是被人挠了几把,难受的很。

    之前跟赵雨辰分手,我哭大多是因为愤怒,现在却真正的是因为感情。说来奇怪,我跟蒋亦森认识不过五个月,在一起的时间更是短,感情却比赵雨辰的深,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缘分?

    如果真有缘,那也是孽缘。

    哭了一晚上,早上起来时眼睛微肿,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身体机能渐渐走下坡路,十八九岁时别说哭一晚,就是睡前喝一大瓶水,早上眼睛也不可能肿成这样。

    我洗了个脸,画了个淡妆遮掩了一下微肿的眼睛,然后去了JM总部,准备跟领导办理辞职,说来惭愧,这半年我不是在换工作就是在换工作的路上,每个月房贷压得我抬不起头,我还这么瞎折腾。

    来到B座19楼,第一个遇到的就是朱优优,她对我冷嘲热讽一番才扭着纤细的腰肢去了事业部送译稿,我确定自己没有得罪过她,也不晓得她为什么对我看不顺眼。

    找打繁忙的康助理,我简单说明来意,她抬头微微打量我一眼,见我不像开玩笑,从抽屉里拿出之前签订的合同,轻声道:“田茉啊,你要闹哪样?我们可没收到蒋总开除你的通知哦,他对你格外费心呢。”

    我跟蒋亦森的事JM的高层都知道,因为我在高翻部,所以高翻部的中层也知道这事,只是我不大明白康助理的意思。

    她把我签过字盖过章的合同拿给我看,顺便提示道:“这合同上明明白白写着,若雇员在三年时间未满内单方面解除合同,将赔偿三十万违约金。”

    “怎么会这样?!”根据她的指示我也看到了那行字,跟她说的一字不差,头皮突然一紧,我这才意识到,被蒋亦森涮了!

    过来上班后头几天的一个下午,康助理拿着三份一模一样的合同叫我签字,我那会儿对蒋亦森是一万个信任,而他又在楼下等我一道儿回家,所以当时并没仔细查看合同,在康助理的指示下欠了字。他竟然给我挖了这么挖了这么大一个坑,莫非他早就猜出我知道他有未婚妻后会跟他分手,所以想拿合同捆住我?

    这个人,心思缜密步步为营,太可怕了!

    我拿着康助理递来的合同,从B栋绕了一圈来到A栋,进门前他的男秘书作势要拦我,硬生生被我吃人的眼神逼退了,气势汹汹地推开总裁办公室大门,我顿时怂了,谁料到他的办公室里站满了人,大眼一瞟,全是JM高层管理人员,他们全部朝我投来探究的目光。

    “那个……”我特别想说“对不起,我走错了,你们继续”,可面对室内低沉的气压,我说不出话来。

    “你们都出去。”蒋亦森清冷的声音从人群深处传了出来,高层们十分配合,五秒内全部消失。

    “怎么了?”他慵懒地靠在椅背上,明明看到我手里的合同,也猜出我的来意,竟然还能气定神闲地问我怎么了,他的心理素质不要太好!

    我立即来气,走到他面前把合同撕成碎片,红着眼指责道:“蒋总,你别欺人太甚!”

    可他的回答差点气得我差点吐血。

    他说:“撕吧,人事部那里有复印件,同样具有法律效应,而我手里还有一份原件。”

    “你、你……”说了好几个你字,我却不晓得如何继续下文,自己连续两次遇人不淑,我不仅眼瞎,估计人品也有问题。

    “田田,不要胡闹,我给你做的每一个承诺,终有实现的一天。这个社会,不讲究经过只看结果,你有点耐性。”他走到我面前,伸手把我搂进怀里,沉声道:“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我没有骗你。”

    “你走开!”我愤怒地推开他,他怎么好意思说没骗我,从一开始他就在骗我,从感情到工作,没有一次真诚地面对过我,我跟他相比单纯的像个傻逼。

    “你现在有些激动,等你冷静下来我再跟你说。”他有些受伤地看着我,眉头紧紧拧在一块,叹了口气又道:“田田,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我冷笑两声,既无助又委屈,“蒋总,你们上位者就是这么欺负我们平头老百姓的吗?欺骗了我们还厚着脸说为我好,你的好我要不起!”

    这间办公室太过压抑,我不想多待一秒,愤怒地摔门离开了。

    本想一走了之,但又怕JM真的起诉我,现在的我别说三十万,哪怕是三万都掏不出来。

    焦头烂额地回了B座,恰好撞上刚从事业部回来的朱优优,她差点被我撞倒,嘴里阴阳怪气地骂道:“还真以为自己是总裁夫人啊,想在办公室横着走。横着走的物种,都是些不得好死的螃蟹!”

    我懒得理她,坐在办公区一心想着怎么应对合同这件事,我没有违约的资本,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调离高翻部,减少跟蒋亦森接触的机会。

    想到这,我再次走到康助理的办公室跟她谈条件。

    康助理听了我的陈词后叫我先回去,一会儿给我答复。

    十一月的天气逐渐有了凉意,我站在茶水间盯着玻璃窗外略显萧条的景致发呆,外面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以及朱优优跟人欢快说话的声音,只不过说的是纯正的美式英语。

    “蒋总年轻有为,谁不喜欢,我若能爬上他的床,肯定用技术收复他,天天嗨翻他。”

    真够不要脸的!我翻了一个白眼。下一秒,她们走了进来,看到茶水间还站着一个我时,立即敛住笑意,朱优优身侧的小肖尚有一丝尴尬,而她则一脸挑衅地看着我,“田茉,我听人说你惯会装纯,人前圣母背地野鸡,难怪你的前男友抛弃了你跟别人跑了。”

    心里本就窝火,面对朱优优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我实在按捺不了心中的怒火,把杯子里不算烫的水直端端地泼在她身上,挺直腰板对她道:“你妈没教你说人话吗?”

    “你敢侮辱我!”朱优优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羊毛衫上全是水渍,看上去有些狼狈,可她气势不减,怒气冲天地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臭婊子,我爸是外贸部的领导,你敢得罪我,我叫你瞬间滚出JM。”

    哎,这个主意好!我顿时有了想法。

    下一刻,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跟力气揪住她的头发,快速甩给她两耳光,她也不是吃素的善茬立即跟我对打,修长的指甲划过我的脸颊。

    她气势虽足,装备却不给力,脚上十五厘米高的鞋子拖了她的后腿,被我连推带搡两下就倒在了地上。我不善于干这个,遂见好就收,她气性很大处于弱势还不想放过我,抱着我的腿狠狠咬了一口,若不是我迅速抽离小腿能被她咬块肉下来。

    之前跟她一同说笑的小肖压根没有帮忙的意思,只站在一侧看好戏,嘴里不痛不痒地说着“哎呀,你们别打了”,心里指不定多痛快呢。

    这就是职场,人心黑暗、幸灾乐祸、损人不利己。

    我今天打了外贸部领导的女儿,就等着外贸部的部长找蒋亦森告状,接下来我再惹一惹别的领导,我就不信了,蒋亦森还敢把我困在JM。

    虽然这个法子有点过分,可我也是被逼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