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27章 田茉的男人

第027章 田茉的男人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老总的女人,确实比别人的待遇好,我躺在他的小床上很享受地睡着了,吃饱了就睡的感觉真好。

    这一觉睡的太过美好,醒来时竟然过了两点,我慌里慌张地从床上爬了起来,随便抓了一下头发就往外面闯,刚出去发现情况不对,他似乎正跟三五位下属开小型会议,我的出现打断汇报人的话,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的身体盯个洞出来,我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慌什么,喝点水再过去。”他竟然放下重要会议,亲自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

    在大家的注目中我一秒都不想多待,推开他的水杯,低声乞求道:“你不准告诉大家我跟你的关系,也要他们守口如瓶不能说在你这看到了我,否则……”

    “否则格杀勿论。”他竟然跟我开起了玩笑,我气鼓鼓地瞪他一眼,他才正色道:“你放心,他们不敢。”

    咕咚喝下他递来的水,我从正门出去,然后回到B座,气喘吁吁地坐下,同个翻译组的朱优优走到我办公桌前,扔给我一沓中文资料,“小田,这是事业部的李薇薇叫我带给你的,她说这份资料急着要,你下班前发给她。”

    这么多,别说今天下班前了明天下班前都给不了。

    我对朱优优说:“我手里还有活,这些资料一个人翻译不了,你拿给组长,叫组长分配吧。”

    “嘿,好像就你手里有活似的,李薇薇指名道姓要我交给你,既然你揽下了就不要麻烦别人。”朱优优态度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实在想不通哪里得罪了她,跟我说话时这么冲。

    高翻部的活大多数都是组长分派,很少有事业部跟市场部直接把活甩给某个翻译的情况,他们欺负我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我本不想搭理她们,可刚来没多久,我也不想把事闹到组长那里去,以为李薇薇只是想整我,她送来的活肯定不是特别要紧,就没管它。

    没有休息地忙了一个下午,本想再加会儿班,然而蒋亦森给我打电话叫我跟他一起回家,车子在广场东南角的大树下等我。

    怕他等太久,我关了电脑下楼,路上在想晚上给他做点什么,他最近似乎迷恋上我做的鱼丸汤,家里的鱼丸似乎没了,我得再做一点。

    刚出去大厦,发现门口人堵住了,好像有人捧着花求婚,这等浪漫的事,什么时候才能落到我头上。赵雨辰跟我在一起的前两年很体贴,但完全跟浪漫扯不上边,而蒋亦森一看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主,顶多算个闷骚。

    “你给我滚!”突然李薇薇尖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接着她愤怒难平地挤了出来,披肩长发略显凌乱,跟我对视时她有点尴尬,继而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加快脚步离开了,还没走两步,身后一个捧着鲜花的男人抓住她的手腕,低三下四地乞求她,“薇薇你别走,我是真心爱你的,之前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那没出息的男人竟然是赵雨辰!

    我吃了一惊,傻站在原地,都忘了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慌乱中赵雨辰似乎也瞥到了我,他突然跪在李薇薇面前,抱住她的小腿,嚎道:“我为了你连她都抛弃了,你又怎么舍得抛弃我。”

    他这席话立即引来好事者的围观跟议论,我尴尬地捂住了脸,一边对众人解释“误会都是误会”一边逃离。

    李薇薇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居高临下地看着赵雨辰,歹毒说道:“你的前女友也来我们公司上班了呢,明明是个婊子,却在大家面前扮演白莲花,你现在告诉大家,她到底有多恶心!”

    “李薇薇,你少在这胡扯八道,你们小俩口的事躲在家悄悄解决就是了,何必弄到大众视野里闹笑话。”我被这盆突来的脏水气得不轻,想在赵雨辰开口乱咬前制止这场闹剧。

    谁知赵雨辰就像一条疯狗,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的议论,直接奔到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大骂,“田茉就是天底下最贱的女人,十七岁卖淫、十八岁打胎、十九岁坐台、二十岁得性病、跟我好的时候嫌我穷不叫我上,结果跟她妈一起伺候一个老男人……”

    他说的慷慨激昂,周围看客似乎都信了,我快被大家嘲讽鄙夷的目光吞灭,打又打不过他,只能抱头逃离,他依然不放过我,扯住我的胳膊唾沫翻飞地骂个没完没了,我气不过推搡他几下,却被他狠狠地推倒了。

    短短五个月,到底在赵雨辰身上发生了什么,之前温柔含蓄的他,竟成了这幅泼皮模样,我恨自己眼瞎了,之前不曾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他骨子里跟葛天兰一样——低俗、无耻、丑陋。

    眼泪很快模糊我的双眼,不是为他诋毁的话伤心,而是为曾经四五年的感情心痛,那会儿的他明明是个羞涩的干净少年啊。现在的他刺痛了我的回忆,以至于叫我觉得曾经的过往只是我做的梦。

    突然,身后伸来一直手臂把我拉了起来,周围的看客倏地收起脸上的淫笑,纷纷朝我身后的男人行注目礼,赵雨辰不明白状况,看向身侧瞬间变得乖巧温顺的李薇薇,低声问了句,“那男人是谁?”

    “田茉的男人!”蒋亦森把我揽入怀中,声音铿锵有力又威严冷峻,周围看客不禁整齐地发出一阵惊叹,或许觉得我这样的女人压根配不上他们高高在上的蒋总,又或许对蒋亦森高调地公开恋情感动震惊。

    “这、这是、什么情况?”赵雨辰半天没反应过来,呆若木鸡地问身边同样傻眼的李薇薇,李薇薇惊愕地眼珠都要掉下来,似乎根本没听到他的提问。

    “下班了都围这做什么?想进去加班吗?”蒋亦森直接把我打横抱起,冷冷扫了一眼不愿离去的看客们,那些人被他的话骇住,纷纷打招呼离开了。

    坐回车里,他问我,“要不要把李薇薇开除了?”

    “别!”我赶紧说:“今天的事响动太大,大家已经认定我就是赵雨辰形容的坏女人,觉得我高攀了你,若你再把李薇薇开除,人家会说我仗势欺人,今后我很难在JM凭本事待下去。”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令我极不自在,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他突然挑起我的下巴,狠狠地含住我的唇,吻得我快要缺氧了才松开我,“田田,我之前以为你是个柔软的只会妥协的傻瓜,一度觉得自己不该这个时候靠近你,免得连累了你,现在才发现你的成长速度惊人,我很欣慰。”

    他的话,有点叫我摸不清头脑,什么叫连累了我,跟他在一起,大多都是我麻烦他啊。

    “有些事,我慢慢给你解释。”他看出我的疑惑,抓起我的小手放在他宽大的手掌里,岔开话题,“今晚你准备给我做什么好吃的?我能不能……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