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21章 男女有别

第021章 男女有别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哐”一脚,包间的门猛然被人踹开,外间吵杂的音乐立即传了进来,赵雨辰脸上重重挨了一拳,从我身上滚了下去,紧接着,他像只鸡仔似的被那人丢开了。

    我被赵雨辰灌了不少白酒,脑袋昏昏沉沉根本看不清来者是谁,只觉得那抹身影在哪儿见过,在我最后的意识里,那人把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盖在我身上。

    不知睡了多久,我终于醒了过来,睁开酸胀的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这里……我好像来过……对了,是蒋亦森的房间!

    顿时惊醒,赫然发现身侧躺着一个男人,不用想就知道那男人是蒋亦森。

    我猛地坐了起来,看到自己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时才松了一口气,我跟他应该什么都没干。

    “你醒了?”身侧传来蒋亦森慵懒的声音,“闹钟还没响,再睡一会儿。”

    他说这话时自然而然,就像跟同床多年的妻子闲聊,我拢了拢凌乱的长发,蹙眉问:“蒋亦森,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在你卧室,我的衣服是谁换的,你是不是睡错了人?”

    “聒噪。”他长臂一揽,又将我拽进了被窝,低声嘟哝,“昨晚被郑阳送回来时吐得像只醉猫,我给你洗澡时你只会对我傻笑,怎么,把你伺候好了你打算翻脸不认人?”

    我被他紧紧地按在怀里,他的强壮有力的心跳声传入我耳里,我竟然莫名地安心。

    昨晚救我的人竟然是郑阳,该死的郑阳救了我为什么不把我交给吕超萌,把我送到蒋亦森这里做什么?

    而且,又是蒋亦森给我洗的澡,简直太难为情了。

    “蒋总,咱们……男女有别,你这样……不太好。”我用力推了推他,他却把我箍的更紧,“你被我救了四次,是不是该以身相许啊。”

    他的话带着浓郁的鼻音,再配上低沉暗哑的嗓音,要多迷人有多迷人。

    我知道自己招惹不起他,硬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闹得他睡意全无,他也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敞开的领口露出他大片壁垒般坚实的胸肌,那轮廓美的不要不要的。

    没欣赏几眼,又被他阴测测的声音骇住,“田茉,你是不是要我把你办了才踏实?”

    他发脾气时很有威慑力,我被他的气势吓到,很窝囊地溜进被窝,没用地说:“睡觉。”

    他再次把我抱进怀里,安然睡去。

    等我再次醒来已经第二天早上十点了,沙发上放着符合我尺码的裙装,茶几上放了一杯温开水,卫生间的女士牙刷上挤好牙膏,蒋亦森是个细致的男人,这种男人就是带毒的珍藏拉菲,不喝可惜,喝了会死。

    收拾好我下了楼,保姆立即招呼我去餐厅用饭,而我只想着回家,昨天被郑阳带走了,不晓得喝醉后的吕超萌是怎么回去的。

    身后的木质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不用想就知道是蒋亦森下来了。

    “吃过饭我送你回去。”

    面对他的挽留我很坚定的拒绝了,他疾步靠近拽住我的手腕,“你这样不听话,下次再遇到危险,我可不会管你。你若被那种男人……该怎么办呢?”

    他的话总能击中我的要害,令我反抗不得。

    坐下里吃饭时,我把心中的疑惑一股脑地抛给他,他则耐心给我解释,“你们昨晚光临的酒吧是我的产业之一,而郑阳是里面的总经理,无意间从监控上看到你被男人掳进包间,他迅速跑去救你。救走你后,看到跟你一起来的女生被大名鼎鼎的顾局带走了,我们这边自然不会干涉。郑阳见你醉的不像样,就把你送到我这里,而你吐得到处都是,我不得已亲自动手给你洗干净。而你,醒来后连声谢谢都不给我说就想离开,这样真的好吗?”

    我尴尬地笑了两声,不道谢就跑的确不大好。

    “司翰呢?”他坐我对面也不吃东西就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看得我心里发毛,我只好没话找话说。

    “他不知道你来了,跟郑阳去游乐场了。之前他给我说,你似乎有些疏远他,这是怎么回事?”他的瞳孔倏地一缩,眉宇间带了一抹厉色,似乎无声的警告我——你别说谎。

    我被他突来的冷峻吓得一抖,自知骗不了他,直言道:“蒋总,你要我做你的女人,无非是觉得司翰跟我投缘,我的出现及时地缓解司翰的思母心情,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喜不喜欢我,跟我合不合适,和我交往是否奔着结婚去?我即将二十六岁,不年轻了,没工夫跟你们这些富豪们玩游戏,我只想找个平凡的男人结婚、生子而已。”

    “嘭!”蒋亦森突然砸了餐桌一拳,桌上的牛奶杯倏地跳了起来。

    “田茉,麻烦你大放厥词前先调查一下,我蒋亦森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你凭什么说我找你只是跟你玩游戏,你很美吗,很性感吗,技术很好吗?我说过,我跟你有缘。”

    “蒋总。”面对他的愤怒,我这次并未胆怯,鼓起勇气站起来跟他“对抗”:“我虽是社会底层的卑微人物,却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你说你跟我有缘,所以喜欢我,要我做你的女人,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太可笑了吗?”

    曾经赵雨辰给我说我们缘分不到所以不能结婚。缘分成了他劈腿的理由。

    现在蒋亦森给我说,我们有缘。这玩意还真是奇妙,说到底不过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男女之所以能在一起,不过是看上对方身上利己的闪光点罢了。跟价值相比,缘分算个屁。

    仰头喝下杯里的牛奶,我对他道:“谢谢你的款待和帮助,若不提感情,今后见面我们还是朋友,虽然我有些高攀。”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面对蒋亦森这种人间极品的追求,我连光明正大的意淫都不敢,又怎么敢不知天高地厚地跟他交往。

    而我刚走出他家别墅大门,就愣住了——我的手机跟包包都在吕超萌那里,现在身无分文,打车都没钱,该如何离开这里?

    这时我若再折回去,岂不是很丢脸?刚才故作勇气的宣告岂不是白费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要把话说绝,柔和一些,最起码人家还会派司机送我离开。

    “嘀……”就在这时身后开出一辆奔驰,司机探出脑袋对我客气地说:“田小姐,蒋先生要我送你回家。”

    这个男人,真的太细致了,我保证,但凡是个女人都会被他吸引,甚至沦陷在他的温柔乡里无法自拔。

    好在我很理智,曾经的悲惨经历,给我的灵魂上了一道枷锁,我不敢跨过制定的人生轨迹半步。

    我怕,再被伤害。赵雨辰就是一个血淋漓的教训。

    来到吕晓萌家,我激烈地砸开她的门,进去后才发现顾卓正也在,他穿着洁白的睡袍帮宿醉的吕晓萌熬粥,沙发上全是他们凌乱的衣衫,光洁的地板上躺着三枚用过的TT,他们昨晚过得很嗨皮啊。

    吕超萌不好意思地把客厅简单地收拾了一下,顾卓正招呼我去餐厅吃饭,我意识到打扰了人家,捡起沙发上的包包赶紧离开。

    回家后我继续在招聘网站上投简历,我想断开跟蒋亦森的纽带,给他向别人说“有缘”的机会。

    周一上班,我正准备组织小朋友吃早饭,园长助理火急火燎地把我叫去了园长办公室。

    忐忑地来到园长办公室,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田茉,你被开除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有点懵,难道园长知道我到处投简历的事?这就尴尬了。

    紧接着园长甩给我一份电子邮件,看得我冷汗都要下来了,脑海里只剩下四个字——我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