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20章 在劫难逃

第020章 在劫难逃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有。”我蜷缩在洗手台上,努力把自己的重点部位遮住,这时候我若撵他出去就显得矫情了。

    “田茉,我那天给你说的事是认真的,你考虑一下。”不一会儿他把水放满了,试了下水温,才把我抱进去,我本来有些紧张,置身舒服的温水中后,顿时放松下来,却刻意忽视他说的话,靠在浴缸上假寐。

    因为我不晓得如何回答他。他一时兴起的好感,不足以令我动心,我要的不过是一个可靠的男人及一份稳定的婚姻。假如我今年刚满二十,或许我会考虑,毕竟年轻就是本钱。

    而我,即将二十六岁,没时间折腾了。

    “你先洗,我出去了。”见我久久没有回应,蒋亦森主动退了出去。

    洗完澡我走出浴室,看见蒋亦森坐在沙发上用平板查阅邮件,我局促不安地站在他面前,低声道:“刚才麻烦你了,我现在就离开,再见。”

    “我觉得,你前男友一家不会轻易放过你,你小心点。”这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临别前都不忘给我伤口上撒盐。

    离开蒋亦森的房间前我先探出半个脑袋观察了下走廊环境,确保老胡或者赵雨菲不会突然蹦出来我才出门,飞也似的逃离温泉山庄,招了一辆出租车往市里赶。

    回家后我疲惫无力地躺在床上,今天的倒霉遭遇犹如一场噩梦,我都不知道给谁哭诉,吕超萌帮了我太多,葛天兰进去的那几天赵雨菲时常去她单位找茬,好在她是领导,命令保安把无耻的赵雨菲撵了出去,在李队的暗中帮助下,赵雨菲才没敢继续上门闹事。我不能再麻烦她了。

    田孟最近忙着洗浴中心开业,根本没心思管我。

    我始终这么孤独,只能用睡觉打发时间,只有睡着了,我才不会被巨额房贷压迫,不会被烦杂纠结的问题困扰。

    傍晚时分吕超萌给我打电话约我出去吃饭,说有消息跟我分享。

    经不住她的引诱,我去了那家她很喜欢的火锅店,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我看到她落寞地坐在椅子上,秀气的眉头紧拧着,缓缓地吐着烟圈。她,跟顾卓正快乐并痛着。

    “说吧,什么事。”我进去时,服务员已经端来了锅底跟她点的菜,这些菜大多都是我喜欢吃的。

    她突然精神起来,朝我眨眼调笑,“你就不好奇,赵雨辰当初怎么跟李薇薇在一起了吗?”

    “还能为什么,李薇薇愿意被他上呗。”

    “那你就孤陋寡闻了。”她轻笑一声,点拨道:“今天我才知道,我们外贸公司人事部经理竟然是李薇薇的妈,而李薇薇的爸爸在申城有家服装厂。”

    我微微有些错愕,跟赵雨辰好了四五年我竟然没发现他是个贪慕虚荣的主,劈腿对象要么是女领导要么是富二代。

    “先别急着震惊,还有更逗的呢,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她给我倒了一杯柠檬水,激动说道:“我听同事小钱说,李薇薇之前并没有给赵雨辰说明自家情况,而她确实喜欢赵雨辰,想着把肚子搞大了,带赵雨辰回家逼父母接纳赵雨辰,哪里料到她肚子被你妈一脚踹平了,而你那天又在她面前爆了猛料,一气之下她把赵雨辰甩了。”

    “啊!”这戏剧性的转变着实令我惊讶,报应说来就来。难怪赵雨菲那么恨我,敢情是我把他们赵家的金主整没了。

    “所以啊,这就是现世报。”她笑的一脸妩媚,下一秒却又叹息一声,巴掌大的小脸倏地皱在一起,“晓茉,我爸妈最近逼我相亲。”

    她比我大一岁,这些年一直跟顾卓正耗着,又不敢给父母说交的有男朋友,所以她爸妈逼她相亲也很正常。说实话,我比较支持她父母的观点,顾卓正再好,那是别人的老公,迟早会跟她分手,女人的青春短暂易逝,她应该正儿八经地找个好男人嫁了。

    “那顾卓正知道这事吗?”我的意见对她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顾卓正怎么想。

    “他~”吕超萌苦笑一声,诱人的丹凤眼里满是哀伤,“我有三四天没见到他了,他老婆最近不舒服。”

    她说这话时,充满自嘲及无奈,做人小三的苦头正慢慢折磨她,没人分担的了。她跟田孟不一样,田孟从来没有爱过她的金主,而她完全把顾卓正当命,这种噬心夺命的痛,外人理解不了。

    “相亲也不错啊,你若想好了,我可以陪你去。”如果可以,我希望她能遇到对的人,跟她光明正大地组建家庭。

    她是个聪明人,很快明白我的意思,知道在这我得不到安慰,遂岔开话题,“吃吧,锅开了。”

    吃完饭,我们来到附近的电影院准备看电影,在我俩商量看什么时,本还兴高采烈的吕超萌突然愣住了,我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赫然看到一身休闲打扮的顾卓正,他身侧站着一位娇小的女人,女人亲昵地挽着他,即使他面无表情,但从他保护女人的姿势来看,女人是他的妻子。

    身侧的女超萌突然捂住脸跑了出去,我赶紧追上她。

    她带着我直奔酒吧借酒消愁,我很少来这种地方,在她霸气地叫公子相陪时,我显得格外拘谨,她喝了一杯又一杯,我劝都劝不住,最后只好跟她一起买醉。

    我酒量不好,啤酒喝多了不但头晕还想上厕所,而她跟身侧的小男人玩得正嗨,我一个人去了洗手间。

    方便完后去水池洗手,突然背后伸来一双手把我捂住了,这熟悉的味道是……赵雨辰!

    被他连拖带拽丢进一间包厢,我倒在沙发上惊恐地看着他,不待我质问一句,他像是疯狗一样扑上来撕扯我的衣裳,“叫你装纯洁,妈的十八岁就跟人睡的婊子,能有多干净!”

    “赵雨辰你疯了!”我使劲推搡满脸酒气的他,大声呵斥他,“你住手,否则我告你强奸!”

    “告啊,反正你把我妈已经弄进监狱了,有本事也把我弄进去。”这一刻他满脸通红,连眼珠都是红的,面容狰狞的像只禽兽,“田茉,你把我毁了,彻底把我毁了!”

    这个王八蛋脑子里都装的是屎嘛,我们俩到底是谁害了谁,他竟然好意思怪我!

    “出轨的是你,霸占房跟车的也是你,凭什么说我害了你!”我气不过,跟他辩解几句。

    他抬手给了我一记耳光,呲牙咧嘴地看着我,一只手大力地扼住我的脖子令我动弹不得,另一只手撕开我的连衣裙。我的反抗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的唇畅通无阻地在我身上游走,就像毒刺把我划得体无完肤。

    眼泪被恐惧逼了出来,我突然意识到此刻的赵雨辰并不是大学时帮我买早点的青涩男生,他是个恶魔,我不该惹恼他,遂低三下四地乞求,“赵雨辰,求求你放开我,咱们有话好好说。”

    听到我求饶的声音他更加兴奋,端起桌上的白酒往我嘴里灌,瞬间给我一种溺水的感觉,呛得我快死了。

    他不顾我的狼狈一把扯掉我的胸衣,整个脑袋扑在我的胸口大力啃噬,另一只手熟练地在我双腿间探寻,我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鱼,剧烈挣扎却无济于事。

    今晚,我似乎在劫难逃,要被一个跟我好了四五年,即将结婚又劈腿的男人糟蹋。难道这就是命?

    我不甘心,却无法逃离。这悲痛的心情,比老胡胁迫我时还要焦躁、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