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19章 我可以满足你

第019章 我可以满足你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田茉,你哪里逃!”赵雨菲发现了我,突然大喝一声。

    我想都没想,本能地转过身去,用尽所有力气把赤身裸体的她推了一掌,浴室本就湿滑,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堵在浴室门口。

    “小贱人,你敢跑!”耳边传来老胡的咆哮,来不及多想,我立即拉开房门,扑进走廊,身后老胡的声音越发洪亮,他离我越来越近了,一时间我根本逃不出这长长的走廊,这该如何是好?

    在我焦急地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时,突然看到斜对面的房间半掩着,没有多想就飞速扑了进去,同时迅速锁上门,走廊里隐约传来老胡愤怒地低嚎声,我无力地靠在门上,心跳剧烈,像是要炸开一样。短短两三秒发生这么多事,不真实地像是一场噩梦,但被汗水浸湿的衣衫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我差点被人侮辱!

    “田茉,怎么是你?”蒋亦森的声音突然在我头顶响起,仿佛天籁之意,似乎带来一种“我现在安全了”的暗示,劫后余生的喜悦跟被人算计的委屈在我胸中交融、撞击,我跌跌撞撞地上前,本能地扑进他怀里,哭着呢喃道:“见到你真好。”

    似乎逃亡时用尽我所有力气,我软绵绵地靠在蒋亦森怀里,神志暂时处于混沌状态,直到喝完他递来的水,我才清醒一点,全身依旧无力,身子却十分火热。

    那杯橙汁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带来这种可怕效果?

    瞄了一眼只穿着松散浴袍的蒋亦森,我这才有了其他情绪,比如说尴尬、难为情等。

    “你怎么在这儿?”他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露出来的皮肤跟他脸一样白,说这话时他目光锐利地打量着我,令我不敢撒谎骗他,只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讲述给他。

    听了我的话他微微蹙眉,“也就是说,你被你前男友的堂妹算计了,她想把你送给一个老男人,然后你又被我救了?”

    他说的是“又”,叫我想起老胡第一次对我不轨时,也是他救得我。

    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我点了点头承认道:“嗯,是这样的。”

    “那你拿什么还我?”他扬起下巴眼睛微眯,露出些危险信号,就像一只锁定猎物的狮子,倨傲又霸道。

    “你、你……”我被他的话问的忐忑不安,越发觉得身子滚烫,脑海里不禁想起那天他的裸体来,也不知脑子怎么又抽上了,胡诌道:“你穿成这样,难不成到这来打野食?”

    “打野食?”他玩味地咀嚼这三个字,薄唇勾起一抹冷笑,“你知道的还不少啊。”

    在他深深地注视我时,他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室内的尴尬,良久他才接通电话,语调严肃低沉,声音不大却很骇人,“你们暂时不用来了,给纪总说我最讨厌等人,下次合作,请他准时。”

    这通电话,很好地解释了刚才他的房门为什么是掩着的,机缘巧合下又救了我一命,我跟他还真有点缘分呢。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已经清醒过来,视物也不再恶心,可我的身子为什么越来越烫,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痒痒的、酥酥的,想……

    我不自然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渐渐急促,下意识地解衣领的扣子,似乎只有这样呼吸才能顺畅。

    正在低头查阅邮件的蒋亦森终于发现我情况不对,立即起身走到我身边,单手挑起我的下巴,说实话在他靠近的一刹,雄性气息夹杂着古龙水的香味扑面而来,我特别想把他扑倒!

    天哪,我在想什么!

    被自己狂野的想法吓到,我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低喃道:“我、我有点、不舒服。”

    “嗯,我知道,那橙汁里的药不止令你短暂昏迷,还会令你意乱情迷,要不要我帮你?”说着他坐在我身边,单手把我抱进怀里,我竟然忘记挣扎,甚至……迫切地渴望进一步发展。

    “小东西,是不是很想要?”他猛地抱起了我,冰凉的唇立即覆在我火热的唇上,灵巧的舌头长驱直入挑开我的牙齿,在我嘴里肆意游走,我被他一流的吻技吻得快要窒息了,起初还会羞涩地挣扎几下,到后来我竟然无法自拔地勾住他的脖子,丧失理智地迎合他。

    他抱着我朝浴室走去,一边继续吻我一边熟练地脱我的衣裳,而我脑海里全是渴望,忘记了这些年秉持的矜持跟骨子里的羞涩,乖巧地配合他,慵懒地像只小猫咪。

    他对我的表现似乎很满意,浴袍下某处坚挺如铁地顶着我,修长的手指覆在我并不丰满的柔软上,撩拨的我不断颤栗,嗓子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不属于自己的娇媚之声。

    “想要?”他的声音带着魔力,蛊惑的我连连点头,我大汗淋漓地挂在他身上,主动帮他退去松散的浴袍,想把他藏在下面的火热释放出来,却笨手笨脚的,只把他长满精壮肌肉的上半身露了出来,我赤裸的身子跟他微凉的身子贴的严丝合缝,透过自己滚烫的皮肤我清晰地感受他肌肉的力量跟魅惑。

    这种事,真的是无师自通,我可以说是没有一点经历,却在这一刻十分熟稔。

    我满以为,他会挺身而入,带我步入云端,毕竟这种事男人从不吃亏,而我已经完全丧失理智。

    哪知,头顶花洒倏地喷出凉水,直端端地浇在我身上,淋的我一个激灵,瞬间熄灭我的欲望,我长长地喘了一口气,在他怀中渐渐冷静下来。

    “我只能这样帮你了,若你真想要,我不介意继续下去。”他的声音带着磁性,精致的眉眼染上一层暧昧的笑,跟平时冷峻疏离的模样大相径庭。

    我难为情地别过脸去,意识到自己在他怀中赤身果体,结巴道:“谢谢、请、请放我下来。”

    “田茉。”他把我放在洗手台上,把干净毛巾垫在屁股下,微小的举动体现出他的细致。

    我扬起头看他,第一次特别认真地打量他,飞扬的眉毛整齐浓烈,就像精心修剪过的一样;璀璨的眸子暗涌浮动,加剧他的高深莫测;高挺的鼻梁把眼窝映衬的更深了,增加精致脸庞的立体感;而他最性感的地方就是那双薄唇,微微抿着却晶莹殷红。

    叫了我的名字后,他却没了下文。

    “谢谢你。”我再次给他道谢,特别郑重。

    “谢我什么?”他转身给浴缸里放水,清冷一笑,“谢我救了你还是没有上你?”

    不待我回应又补充道:“如果你真的特别想,我可以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