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16章 夺回房子

第016章 夺回房子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田茉,够可以啊,在你奸夫的帮衬下敢跟我们作对了,别以为榜上了李队,就以为自己攀上高枝了。”赵雨菲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想来个先声夺人,李薇薇则含蓄地站在她身侧,雪白的胸脯快要从深V衣领中跳出来。

    “李队就是那个帮咱们开门换锁并负责抓捕葛天兰的男人。”还是超萌了解我,知道我不清楚赵雨菲嘴里的李队是谁。

    “你哑巴了!”赵雨菲见我不搭理她,顿时火冒三丈,上来就想推我,吕超萌把我护在身后,镇定倨傲地睨着她,“你想做什么,在医院行凶吗?我们不介意也把你送进监狱!”

    “哼,认识个李队就了不起了,我家老胡还认识顾局呢,这事老胡给顾局打声招呼,顾局还不得乖乖放入!”赵雨菲骄傲地像只公鸡,我跟吕超萌就是她眼里的毛毛虫。

    “哈哈。”吕超萌不客气地笑了起来,嚣张说道:“你们去吧,都说顾局秉公执法,一定不会跟你们这群贱人沆瀣一气。”

    多亏她跟顾局是旧识,否则今天指不定谁倒霉,这个社会虽然倡导人人平等,却不是真的公正,说到底还是钱和权主导一切。我突然意识到,一定不能放过葛天兰,否则他们会变本加厉地收拾我。

    “晓茉,”我的思绪被李薇薇拉了回来,她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娇声道:“我知道你恨雨辰抛弃了你,所以你伙同你的朋友陷害阿姨,今天我特地过来给你赔罪,请你放过阿姨。”

    她说这话时,刻意靠近我跟吕超萌,行动间姿势有些生硬,尤其是右手一直插在高高隆起的裤兜里,这情况有些反常。

    我跟吕超萌对视一眼,这才回应:“李薇薇你高估了自己的本事跟赵雨辰的魅力,你们不仁不义我即使气愤却也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葛天兰私闯民宅在先行凶伤人在后,现在又畏罪潜逃,那是她目中无法嚣张自大的结果,你找我们也没用,我们不是法官。”

    吕超萌突然靠近李薇薇,一把拽出她藏在裤兜里的手,一直录音笔被她带了出来。

    我跟吕超萌又不傻,顿时明了赵雨菲跟李薇薇的来意,两个贱人还有点头脑,想故意激怒我们套出我们的话,然后当做证据交上去。

    “哎呦,还玩上高科技了。”吕超萌讥讽一声,两脚把录音笔踩断。

    “你!”赵雨菲气得颤栗不止,若不是看我们身后还有个男人,估计想跟我们干架,跟赵雨辰一样惯会欺软怕硬。

    “赶紧滚,我看到你们就烦!劝你们一句,你们劝葛天兰自首吧,法院还能少判几年。”终于我大气了一回,挺起胸膛驱赶她们。

    赵雨菲本是一脸怒意,突然又笑了起来,“田茉,你妈还不知道吧,她以为老胡把那栋别墅送给她了,其实那房产证是假的,老胡说如果你肯陪他睡,他会考虑把那栋别墅送给你。”

    贱女人,太侮辱人了!我真想把高跟鞋脱下来砸她的脸,却又忍住了,笑眯眯地看向她旁边奸笑的李薇薇,“听说你要跟赵雨辰结婚了?恭喜你,今后你若在房事上遇到问题就请教雨菲,毕竟她跟雨辰做了六年,经验丰富。还有,雨辰要求高,若你跟雨菲都满足不了他,你就向甘露求教一下,甘露经常带雨辰出去开房呢,年纪大的女人技术肯定……”

    “田茉你他妈的少在这放屁!我是雨辰的表妹,你泼点别的脏水或许薇薇还能相信。”赵雨菲恼羞成怒,张牙舞爪地打断我的话,那姿态特别像农村吵架的泼妇。

    我笑的更加欢畅,从容地瞥向面色大变的李薇薇,继续挑拨道:“你爱信不信,赵雨辰惯会勾三搭四,这点你比谁都清楚。”

    “薇薇咱们走,别听田茉放屁,她自己没本事守住男人就把脏水往别人身上泼,简直不要脸!”赵雨菲怕我继续放狠话,拽着李薇薇往病房外走,李薇薇虽跟她一道儿出去了,却从她怀里抽走了胳膊,李薇薇怕是把我的话听进去了,这下有赵雨辰忙的。

    “你行啊!”她俩离开后,吕超萌轻轻撞了我一下,笑着夸赞,“我回来的这几天你有巨大变化,从一个忍气吞声的傻女人变成一个会强悍还击的战士,不亏是我女超人的好姐妹。”

    听到她自曝外号我笑的岔了气,大学初识时,我被她名字里的“超萌”二字震撼到,而她特别讨厌自己的名字,索性给自己起了一个“女超人”这样的外号。

    后来赵雨辰当了我的男朋友,他信誓旦旦地给我说,要当我生命中的“超人”,挡住我生命中的风雨跟坎坷,后来呢?

    呵呵,我差点笑出了泪。男人的话,大多都是假的,而女人在东窗事发前都选择相信。

    接下来几天我照常上班,蒋司翰整天围着我转,吃饭、午睡、做游戏、上厕所一刻都不愿离开我,放学时闹着要我跟他一起回家,同事们跟我打趣,说我像蒋司翰的妈妈。

    我瞬间想到蒋亦森那张冷峻的冰山脸,以及无意间看到的裸体,内心莫名的悸动,不过我很有自知之明,那种豪门我沾都不敢沾。

    一周后吕超萌出院,顾卓正亲自过来接她回家,而我就像一颗刺眼的大灯泡,时刻在他二人面前晃。

    还没等吕超萌催顾卓正赶紧逮捕葛天兰,他自己主动承诺,“我必须加快速度,把这案子结了,该赔钱的赔钱该坐牢的坐牢该回家的回家……”

    这人明显嫌我碍事,但他的办事效率的确迅速,八月底结了案,法院判决葛天兰赔偿受害人吕超萌十五万,包括精神损失费、医疗费、房屋修正费、公民财产损失费等,并且判葛天兰有期徒刑四年。

    那十五万吕超萌一分没要悉数给了我,叫我回去修整新房,她以后时常会过去住几天。听吕超萌说,姓胡的老头有点本事,虽在顾卓正这里吃了闭门羹,但在法院那边花大价钱找了位“熟人”,所以给葛天兰少判了两年。

    葛天兰进去蹲四年至少能磨一磨她的坏脾气,我不嫌少。

    赵雨辰坚决不同意把轿车还给我,跟我见面时还想冲上来打我,好在李队护在身侧,严肃地警告他,“你若敢对田茉不利,我就抓你进去蹲几天”,他这才愤然离去。

    轿车跟房子比起来不算什么,他不给就算了,我就当被土匪抢了。

    只是我有点想不明白,老胡跟赵雨菲在一起也没多久,他怎么会在葛天兰这件事上费心破财?不大符合他“奸商”称号,难不成是赵雨菲的技术好把他伺候爽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邪恶了。而我心中真的有件极其羞耻的事——自从那天无意间看到蒋亦森的裸体,我时常梦到他……不穿衣服躺我床上……

    传说中的春梦,在我二十五岁的尾巴上,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