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12章 对他好一点

第012章 对他好一点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的事!”赵雨辰重新站在我面前,咬牙切齿地看着郑阳跟蒋总,大有冲上来跟他们干架的气势。

    “你管我们是什么人,见你欺负女人就要揍你。怎么,想单挑呀?”精壮的郑阳上前一步,把我跟蒋总护在身后,气势很足,颇有大哥风范。

    赵雨辰不是个爱挑事的人,又被郑阳骇人的气势吓到,恶狠狠地瞪着我们,过了两三秒对我道:“田茉,房跟车都是我的,你别想从我这要回去!”

    “你做梦!那都是我出钱买的,凭什么给你!”听到他的话就来气,一家人都一个德行,我一定不会叫他们得逞。

    赵雨辰冷笑一声离开了,那模样特别变态,相识四五年,从没发现他还有这样的嘴脸。

    “田老师我们送你回家吧。”耳边传来郑阳的声音,我迅速整理自己的情绪,拒绝道:“不用了,今天又麻烦了你们,实在不好意思。”

    说完,不敢看他们一眼,扶着墙往外走,这会儿酒劲正盛,我有点头重脚轻,踉踉跄跄险些跌倒,突然一只有力的臂膀把我稳住,抬头一看竟然是蒋总扶住了我。

    “听说你是司翰的老师,希望田老师以后对司翰关照些。”他淡漠地瞥了我一眼,不待我拒绝,强硬地扶我出了门。

    一路上我特别想告诉他,即使他不帮我,我依旧会对司翰负责,怕他以为我假装敬业,又硬生生把那句话憋了回去。

    到了超萌的小区,下车后我向蒋总和郑阳道谢,意外地,蒋总特地抬眸看了我一眼,“听郑阳说司翰很喜欢你?”

    好像……是这样的,那所以呢?

    等了几秒他却没了下文,我干笑两声走了。

    “对他好一点。”车门关阖的一刹,里面飘来蒋总意味不明的话,等我转过身去,车子已经离开了。

    进屋后才发现超萌还没回来,我有些昏沉,本想洗个澡就睡,突然想到蒋司翰的叮嘱以及蒋总那句“对他好一点”,一咕噜从床上爬了起来,准备明天的早餐食材,明早给蒋司翰做点好吃的,就当还蒋总的人情。

    一整晚吕超萌都没回来,大家都是成年人,她或许跟那位顾局……只是我有点好奇,远在国外的她是怎么跟顾局认识的。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熬了一锅皮蛋瘦肉粥,又做了两张鸡蛋煎饼,拎着保温盒去了幼儿园,恰好学校开饭,蒋司翰端着空碗走到我面前,不乐意地质问:“你给我做的早餐呢?”

    我悄悄把他拉到角落坐下,这才亮出保温盒,刚才还噘嘴表示不满的司翰顿时眼前一亮,嘴角露出笑意,继而又故作高冷地命令我,“还不给我盛一碗。”

    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娃,两父子都很傲娇呢。

    蒋司翰应该对我的手艺很满意,他吃的津津有味,喝完一碗还要了第二碗,同时又吃了一张煎饼。厨艺被小朋友认可是件快乐的事,我一直默默看着他,希望他夸我两句。

    哪知他突然问了我一句,“小田田,妈妈的味道是不是就像这碗粥的味道?”

    哈?我被他的话问懵了,我怎么知道他妈妈是什么味道。

    等等,难不成他父母离异了?

    我看他的目光顿时带了一丝怜悯。

    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心里面总比别人少点什么,这感觉,我特别了解。

    “我从来没见过我妈妈本人,只在一张旧照片上看到过她的长相,他们说我妈妈生下我就走了,而我爸爸一直忙于工作,也没有帮我把妈妈找回来。”他毕竟是孩子,不会掩藏自己的情绪,从他的话里,我听出他对母亲的思念。

    蒋总那么优秀,怎么会留不住为他生下儿子的女人呢?豪门果真多恩怨,其中的弯弯绕绕岂是我等平民看得明白的。

    只是可怜了小朋友。

    我不太会安慰人,面对情绪低落的蒋司翰也不晓得说些什么暖心话,只是道:“你若喜欢我的手艺,我每天都给你做早餐。”

    “哈哈,这可是你说的!”蒋司翰突然爆笑一声,“我就知道你会被我的悲惨经历打动,自告奋勇地给我做早餐,我可没逼你哦。”

    这小鬼,刚满五岁,已然聪明成这样,再长几年还不得成人精!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拧了一把,“那你记得要罩我哦,在学校不能顽皮哦。”

    “你这女人,再拧我的脸,我就要娶你了。”蒋司翰不乐意地瞪我一眼,甚至还“威胁”我。

    哎呦,我好怕哦。

    或许因为蒋司翰的存在,我在幼儿园过得很快乐,第一次发现上班是件有趣的事。

    这孩子似乎是我的福星,遇到他我的生活渐渐好转了。

    一天下午我接到吕超萌的电话,“我在你家楼下蹲了两三天,终于看到葛天兰跟赵雨菲一起出去了,你赶紧回来,咱们按计划行事。”

    我像是打了鸡血,给园长请了假就赶回家里,吕超萌已经把我家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顾局长的下属,不但帮我们把门上的锁换了,还帮我们在客厅隐蔽位置安了个监控器。

    我装修一新的家被葛天兰糟蹋的不像样,客厅的落地灯碎了,茶几上满是油渍,地板上全是头发跟灰尘,沙发上都是葛天兰换下来的衣裳还有内衣裤,不晓得她多久没有打扫屋子了。

    我赶紧跑进卧室察看情况,谢天谢地,她没在我这间屋里胡整,一切都是我离开时的模样。

    从兜里摸出衣柜钥匙,打开衣柜抽屉把户口本、房产证、毕业证等一系列重要证件装进了背包里,然后把卧室门反锁,这才跟吕超萌离开。紧接着我们去了房管部,顾局事前关照过,所以不到一个小时,那套房就顺利“卖”给了吕超萌,终于我们松了一口气,就等接下来的暴风雨袭击。

    而顾局已经给我们制定好应对策略,所以,风暴再大我们都不怕,就怕它不来。

    回到超萌家,我跟她准时食材烫火锅,只为庆祝今天的顺利,吃饭前接到一通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我以为是赵雨菲或者葛天兰打来的,接通后故作凶悍地“喂”了一声,立即那头传来蒋司翰的声音,“臭女人,你吃错药了。”

    “怎么是你啊,老师还以为是坏人打给我的呢。”

    “哼,坏人为什么会找你,你不反省一下吗?”

    “……”

    “你今天怎么提前走了,我还没给你交代明早要吃什么呢,明早你给我做蛋包饭,多点番茄酱哦。”

    “好的,我的蒋少爷。明早见哦。”

    挂了电话吕超萌跟我打趣,“是不是新交了男朋友?”

    “我现在对男朋友无感,如果可以,遇到个老实男人直接结婚算了。”经历赵雨辰那事我对感情挺失望的,四五年的感情还不如床上一躺,可见做很有必要,而我又放不下心疾,无法做到先上后婚。

    吕超萌谈了一口气,正准备跟我嬉笑几句,我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来电显示“葛天兰”三个字。

    接通后我按了免提,葛天兰暴怒的声音立即蹦了出来,“田茉,贱女人,你是不是把我家的门锁换了?你敢私闯民宅,就不怕我告你吗?!臭婊子,在你杀我孙子的时候我就该告你坐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