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06章 跟我走

第006章 跟我走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哭着跑回病房,田孟刚醒来,她的脸色很不好,而她见我一副憔悴模样,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撵我回去休息,又怕我回去后葛天兰跟赵雨菲沆瀣一气地欺负我,她叫我先去酒店住一晚,有什么事等她缓过今天再解决。

    听了她的话我哭得更猛了,一直以来我最讨厌的人,竟然是最关心我的人,不晓得是幸福还是凄惨。

    不想跟她久待,怕忍不住把刚才的见闻说出来,便顺着她的意思离开医院。昨天下午就没吃饭,又折腾了一晚上,夜里要照顾田孟我更是没有睡好,今天一大早就被赵雨辰出轨的事打击,这会儿我晕晕沉沉头重脚轻,似乎风都能吹倒,本想就近找家酒店休息,哪晓得突然接到唐宁的电话,说有急事找我,我若再不出现就把我开除了。

    我银行卡里欠了不少钱,现在若失业了只能死路一条。

    挂了电话我打了个车便匆匆忙忙去了公司,一进门就被等候已久的唐宁扯进了会议室,根本没告诉我到底有什么事需要我处理。

    满以为会议室里呜呜洋洋坐满了人,进去后才发现就我们王总跟一个高大的男人,因为他背对着门,我看不清他的长相,不过能跟王总坐在一起开会的,估计也就JM那位年轻总裁了。

    “人带来了!”唐宁把我推进门,自己却畏畏缩缩地站在门口不敢进来。

    “唐宁,你一会儿就去人事,高翻部部长的位置轮不到你了。”王总皮肤微黑,平时又喜欢拉着一张胖脸,眼角有点下垮,此刻更加骇人,虽然说得是唐宁,却叫我也心生畏惧。

    我战战兢兢地走了过去,脑子实在晕的不行,只能强打起精神朝两位老点头哈腰,问:“有什么需要我服务的吗?”

    “你来的正好,把蒋总的手稿翻译成日文。”王总指了指面前的手写文稿,示意我现在就翻译。

    我几乎站都站不稳了,半倚在会议桌上,吃力地拿起蒋总的手稿,只是瞥了一眼都觉得眼睛疼,这人写的都是什么呀,龙飞凤舞认都认不到,叫我怎么翻译?

    “有问题?”王总刚接完一个电话,见我面带难色那火气瞬间冒了起来,好似更年期的女人,“有问题就滚蛋!”

    必须保住手里的饭碗!我咬了咬牙,对王总道:“没什么问题,只是麻烦蒋总配合一下,他的字迹……我看不大清楚,怕给他翻译错了。”

    “嗙!”王总像是不高兴了,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道:“是你给我们翻译还是我们给你翻译啊!”

    真不讲理!可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小员工有什么资格跟老板叫嚣呢,纵然心中委屈却也不敢给自己辩解一句,只是低下头认错。

    “跟我走,”耳边突然传来蒋总清冷的声音,“去JM总部翻译,遇到不认识的字随时问我。”

    这个提议不错,还是蒋总善解人意,做他的员工比当王总的员工幸福。

    “你要带她去总部?”王总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瞬间意识到自己问多了,赶紧对我说:“小田,你要好好表现,迄今为止倾城文化的员工从没谁进过大名鼎鼎的JM总部,别给我丢脸。”

    听他这话,意思是连他都没进去过,难过他要吃惊了。看吧,上天不会亏待努力的人,多学一门手艺的过程虽然辛苦,但成功之后总能带给人们意想不到的收获。

    就这样,我在大家的瞩目中跟在高大的蒋总身后去了JM总部,还好一路上大多坐在车里,若是一直走下去,我可没那么多体力追他,他长得太高了,长腿一迈跨度就是一米多。

    气喘吁吁地来到蒋总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我坐在沙发上强打起精神给他翻译,脑子晕晕沉沉肚子里也空荡荡的,办事效率特别低下。

    好在蒋总有事出去开会,我可以靠在真皮沙发上缓一缓,谁知我竟然捧着电脑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吵醒,“嘿,你哪儿来的,干嘛睡我爸爸办公室啊,是不是来勾引我爸爸的?”

    睁开朦胧的睡眼,一时间我竟然想不起自己身在何处,直到怀里的笔记本掉在地上,我才清醒过来,我是过来翻译手稿的。

    “喂,你哑巴了,问你话呢!”小家伙见我不理他,很嚣张地踹了我一脚,别看他只有五六岁的样子,这一脚力气却很大,没什么肉的小腿都被他踢腾了。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他时尚的打扮跟目中无人的态度中可以判断,他是蒋总的儿子,我虽一直不敢看蒋总正面一眼,但从他的声音中可以听出,蒋总不大啊,怎么都有这么大一个儿子了?结婚可真够早的。

    “小朋友,不要这么粗鲁好不好。”我蹲下身尽量跟他平视,轻言细语地说:“我是来工作的,但最近太辛苦,经常……加班,没吃好睡好,所以刚才晕倒了。”

    “晕倒了?”小家伙似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闪动着黑曜石一般漂亮的眼睛,大发怜悯之心,“会不会死啊?上次我家的嘟嘟突然晕倒了,没多久就死了。”

    嘟嘟?狗还是猫?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赶紧完成手里的工作。

    “我身体好,暂时不会死,但我现在好饿啊,你能不能帮我弄点吃的过来?”说到吃的,我的肚子立马叽里咕噜地响了起来,遂不好意思地朝他笑了笑,他顿时会意,慢慢靠近我,低声道:“我在爸爸的休息室藏了巧克力饼干和抹茶威化饼,现在就拿给你,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爸爸,要不然他会惩罚我的。”

    看样子蒋总不仅在工作上严厉,对自己的宝贝儿子也很有分寸。

    小家伙麻溜地跑到后面的休息室,果真给我翻出几包巧克力饼干跟威化饼,还都是些进口货。

    小朋友面前我不需要维持形象,拆开包装袋就往嘴里狂塞,心想着吃完了赶紧干活,下班后还要回去找赵雨辰谈谈。

    倏地,办公室的门开了,一双长腿率先迈了进来,下意识地我朝“长腿”的脸看了过去,不禁一震,是个五官精致的好看男人,只是他那双眼眸过于阴沉锐利,不敢叫人直视,似乎在他眼中所有的自作聪明都是一场儿戏,再配上他飞扬齐整的眉,无端端地给那双眼增加一份严厉和冰冷。

    原来蒋总长这样!简直是个妖孽!

    意识到盯着别人看很不礼貌,我又立即转移视线,急忙把嘴里的东西囫囵着往肚里咽,差点把自己噎死。

    “拿去喝,谷粒多,德国的。”身侧的小家伙麻溜地从桌上拿起一罐牛奶踮起脚尖往我怀里塞,小表情甚是关心,而蒋总似乎正注视我俩,我根本不好意思在他的注视下抢他儿子的奶喝。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发什么呆?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我爸爸了?”小家伙竟然还生气了,不满地踢了我一脚。

    “司翰,别任性!”蒋总疾步走来,把小家伙抱开了,“不要影响田翻译工作,你回家。”

    “爸爸,你为什么催我回家,是不是想跟那个女人啪啪啪?”

    “噗——”刚喝一口水,听到小家伙的话后我再也忍不住,毫无形象地喷了出来,意识到眼前的皮沙发肯定很贵,我一定赔不起,赶紧掀起裙角擦拭上面的水渍。

    “那个翻译,你的粉色小内内漏出来了。”身后再次传来小家伙的声音,我特么的想死。

    (新坑,请大家多多支持,收藏什么的,图个开门红。谢谢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