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谋婚已久 > 第005章 死里逃生

第005章 死里逃生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八岁那年我在谢师宴上莫名其妙地被人强女干,已经给我带来不可愈合的伤疤,倘若今天我被姓胡的糟蹋了,我一定要死在他的别墅门口,向世人昭告他的罪行!

    我不想,被一个丑陋的男人侮辱啊!

    可我被他大力地禁锢在身下根本动弹不得,底裤似乎已经被他扯了下来,我……

    没用的眼泪模糊我的视线,身侧躺着流血过多已经昏迷的田孟,突然我有点可怜她,她当了一辈子职业小三,不管金主是谁肯定都没把她当人对待过。

    我们娘俩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这辈子过得如此凄惨?

    “你滚开!”我感觉到那根臭东西在下面不断试探,老胡粗重的呼吸喷在我脸上,令我既惊恐又绝望,声音都哭喊沙哑了。

    就在老胡大力地掰扯我的双腿时,我突然瞥到不远处有片锋利的玻璃碎片,伸长了胳膊迅速把它捡起来,就在失防的一瞬,我的胸衣被老胡扯烂。

    在屈辱和愤怒的驱使下,我抱着必死的决心,抡圆了胳膊把手里的玻璃碎片朝老胡扎去,碎片狠狠刺进他的肩头同时也划伤了我的手,老胡凄惨的尖叫一声,反手甩给我一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

    在他查看伤口时,我趁机挣扎着爬了起来,却被老胡大力地掐住脖子,他瞪大了眼,脸上的肥肉跟法令纹因为愤怒而颤抖,“他妈的,敢伤我,老子今晚不干死你!”

    “胡哥,你没事吧?”赵雨菲见情况失控赶紧走了过去,假装关心地问候对我不轨的老男人。

    “给我把她绑床上,我先去清理一下伤口,一会儿过来干死她!”老胡又甩给我一耳光,打在我的左脸,一刹间左眼火辣辣的疼,东西都看不真切了,更没力气反抗。

    但我必须救田孟啊,她的血再这么流下去会死的。

    “雨菲,求求你了,派人送我妈去医院吧,否则她会死的。”

    赵雨菲对我的乞求充耳不闻,面色狰狞地把我往里面推,一点情面都不给。

    今晚我跟田孟至少有一个要活着出去!

    我抓住赵雨菲的双臂,作势给她下跪,她则嫌弃地甩给我一个白眼,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看到她恶劣的表情时,我就知道今晚我跟田孟在劫难逃,这都是命啊,既然如此,我只好跟田孟一起——去死了!

    在我准备一死维护清白之时,身侧突然传来敲门声,紧接着传来一道雄浑的男人声音,“有人吗,你家的车堵住我家轿车的去路了,麻烦你们挪一下。”

    是男人的声音!我仿佛看到一丝曙光,躁悲愤的内心猛地跳一下,心道:有救了!

    猛地甩开赵雨菲,我用尽所有力气冲到门口迅速拉开防盗门,还没看清门外站的是谁,一头扑进来人的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衣袖,乞求道:“求求你,救救我!”

    紧接着,我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个高挑的男人,昏暗的路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此刻的我意识有些模糊压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不停地絮叨,“救救我,还有我妈妈。”

    等我神志彻底清醒时,人已经在医院了,医生给我包扎完伤口,我坐在病房的沙发上等田孟苏醒,她此刻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但医生说她流血过多若再晚点送到医院,会因大脑缺氧休克而亡。

    谢天谢地,我跟田孟还没有彻底被生活抛弃,暂时还能使用自己的生命。

    不过,我却记不大清那两个男人是如何带走我跟田孟的,好像他们出手教训了老胡,又好像老胡很敬畏他们,不管怎样我跟田孟脱离危险了。

    但遗憾的是,我压根没记住那两个人长什么样,只觉得其中一个男人很高,这份恩情我算是欠下了,将来若有机会,我一定还回去。

    这些暂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赵雨辰的关系将怎么继续下去,他的母亲他的堂妹,越来越像魔鬼,欺凌我压榨我。

    他的家人对我不好,之前我以为是文化差异导致的,现在一想,若他看重我偏爱我,他的家人又怎么敢为难我。

    说到底,在他心中我没有他的家人重要罢了。

    每次葛天兰为难我时,他只会悄悄地背地里安慰我,从不会立即站出来纠正葛天兰的错误,更不会给我说句公道话。

    我们四五年的感情,在不公的现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也不晓得事后赵雨菲怎么给葛天兰跟赵雨辰添油加醋的胡扯八道,我决定了,这次若赵雨辰还像原来那样任他的家人欺负我,我就跟他分手。

    想到这,我走出病房,一边漫无目的地闲逛一边给赵雨辰拨了一通电话,他那边很快挂了电话,在我准备继续给他打过去时接到他的短信,“老婆我在开会,晚点聊。”

    好吧他在开会,我不能打扰他,只能下楼买点牛奶面包,等田孟醒来了吃。

    刚走到三楼妇产科楼梯口,我竟然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是刚才给我发短信说正在开会的赵雨辰,以及他楼上的新邻居李薇薇。

    意识到我被他骗了,我怒火中烧,很想冲上去揪住他问个明白,但经历昨晚那场噩梦,我变得更加谨慎,很快冷静下来,不动神色地跟了上去。

    他两人像是刚拿到化验单,没多会儿进了一间办公室,我站在门外偷听他们对话。

    “医生这个诊断是不是说我怀孕了?”这是李薇薇的声音。

    “从你的HCG指标来看,你确实怀孕了,从你的B超来看,你已经怀孕8周,恭喜你,是宫内好孕。”这是医生的声音,听得我心中一惊,李薇薇为什么拉着赵雨辰来孕检?难道孩子是他的?

    下一刻,李薇薇给了答案,“雨辰我好开心啊,跟你在一起五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就给你怀了宝宝。”

    一口老血差点从胸腔里喷射出来!

    这两个贱人,竟然五个月前就在一起了!那会儿我正一个人风里来雨里去忙着装修婚房,我既出钱又出力,从不在他面前抱怨一句,只因为他告诉我,他手里有个大项目,完成后肯定会升职。

    仔细想想,他就是从那会儿开始不停地加班、渐渐地疏远了我。

    什么狗屁项目,原来是跟李薇薇厮混一起,现在还怀孕了!

    这婚,没法结了!

    突然,难过就像决堤的河水汹涌而来,曾经跟赵雨辰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化作一把无形的利刃,把我的心搅的稀耙烂。

    但我连冲进去质问他们的勇气都没有,听到他们跟医生告辞,飞也似的逃跑了,一边跑一边哭,甚是狼狈。

    之前田孟故意抹黑赵雨辰,说他出轨甘露,我不信。

    现在倒好,我亲耳听到李薇薇怀了他的孩子,我若再不相信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逼!

    可我就是不敢当着他们的面质问他们,我就是这么没用,这么懦弱,有时候我恨死自己这样无能的性格。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怕什么,心底却很清楚,十八岁那年的意外,彻底毁了我。

    更悲催的是,我竟然不知道到底是谁迷奸了我!将来若叫我找到那个王八蛋,我一定把他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