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想说爱你不容易 > 第590章 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第590章 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作者:云叶飘飘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590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薄衍宸收到消息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秦振飞的两个儿子都被抓了,失去左膀右臂的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失踪,非常不妙。

    人在被逼到绝境走投无路之下,极有可能做出疯狂的事情来。

    薄衍宸第一时间联系了薄修睿,可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打给季叔,得到的回答是:薄修睿在两个小时前接到一个电话后,便一个人急匆匆离开老宅。

    薄修睿在这个时候出门,身边连一个保镖都没有带着,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万一遇到穷途末路的秦振飞……

    薄衍宸突然想起薄修睿临走时接的那个电话。他立即让芮文涛去查了薄修睿的通话记录,显示两个小时前的那通电话是一个公用电话亭的号码。

    通过调取此电话亭周围监控,发现那个时刻只有一个白发男子曾经打过电话。

    男子戴着墨镜,又刻意用衣领把脸挡住,凭着监控的画面无法判断那人是不是秦振飞。

    但那人只用了一个电话,就能把薄修睿轻松约出去,这事儿绝非偶然。

    薄衍宸认为,男子是秦振飞的可能性极大!

    然,他想不通的是,如果真的是秦振飞,薄修睿为何连一个保镖都不带就去赴约呢?以他老谋深算的性格,绝对不会做如此冒险的事儿。

    难道是另有隐情?

    薄家的其他人在知道这个消息后,全都吓得六神无主。

    在报警与否的问题上,一家人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我觉得还是报警吧。我们应该相信警方的力量。”薄景轩说。

    “开什么玩笑呢?”安惠瑛反对道,“秦振飞现在就是个亡命之徒,如果报警,万一你爷爷落到他手里,岂不是凶多吉少?”

    “拜托,奶奶,您怎么对爷爷那么没信心呢?”薄景轩无语道,“爷爷年轻的时候可是学过功夫的,几十年来天天坚持锻炼身体。秦振飞也就一糟老头,年纪和爷爷差不多,两人真打起来,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

    安惠瑛:“……”糟老头?打起来?她怎么觉得这些字眼听起来这么别扭。

    哎!她这个孙子,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是那么不会说话!

    “你爷爷有心脏病,秦振飞没有。”吴美姿说,“万一两人在冲突的时候,你爷爷突然发病了怎么办?”

    “住口!”安惠瑛听不下去了,厉声喝道:“你这是咒你公公死呢?”

    看来真正不会说话的人在这儿呢!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子!

    吴美姿的脸色变了变,“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

    “行了,别解释了!”安惠瑛不耐烦地挥挥手,“我相信,老爷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那是!那是!”吴美姿忙不迭的点头,伸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

    “我看还是尽快报警吧,晚一分钟,爷爷就多一分钟的危险。”薄景轩说。

    “奶奶,我同意哥的观点,我们还是报警吧。”一直默不作声的薄景宁走上前,对着安惠瑛道道,“我和刑警队的陶队长很熟,请他帮忙肯定会……”

    薄景宁还没说完,就被吴美资拉开,“你个小丫头片子,凑什么热闹?还嫌这儿不够乱吗?”

    “妈!我没有添乱。西城公安的破案率在全省连续三年获得第一。作为他们中的一员,我有发言权!”薄景宁说。

    “这个家数你最小,你有哪门子发言权?”吴美姿没好气地说,“你的账我还没和你算呢!你当初读的明明是金融学,居然瞒着我们去学什么法医。还自作主张进了公安系统,你这是要闹哪样啊?一个女孩子当法医,还想不想嫁人了?”

    薄景宁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不嫁就不嫁,我又不指着男人活!”

    “你这丫头……”吴美姿气的抡起手掌就要挥过去。

    “够了!别吵了!”安惠瑛按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家里都乱成什么样了,你们还有心思吵!?赶紧想想看,该怎么办?”

    “妈,这事儿绝对不能声张。”吴美姿说,“我记得薄氏保安部里,有好几个身手不错的保安,都曾经在部队里当过侦察兵,不如抽调他们私下打探爸的行踪。”

    安惠瑛想了想点头:“嗯,我觉得可行。如果人手不够,就去分公司的保安部抽调人来。”

    “奶奶,妈,你们理智点!”薄景轩越听越觉得不靠谱,“保安部的人大部分都是外地人,对西城很多地方都不熟悉,怎么查?再说了,身手好和会查案是两码事。而且,这么重要的事儿,让保安部那群人去干,你们放心,我还不放心呢!”

    “就是!我也不放心!”薄景宁说,“要我说啊!既然大家意见不统一,就实行表决吧!这样比较民主和公平!”

    “嗯,表决吧!”薄景轩赞成。

    “怎么表决?”吴美姿说,“我们四个人,二比二平。听谁的?”

    “不是还有一个人没表决吗?”薄景宁说。

    “谁?”吴美姿不解。

    “小叔呀!!”薄景宁说,“他是爷爷的儿子,在关乎爷爷安危的大事儿上,他应该有发言权。”

    “景宁!你给我闭嘴!”吴美姿朝女儿直瞪眼。这孩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同意景宁的说法。”薄景轩突然说,“这事儿,我们应该问问小叔的意见。不管怎么样,要不是他告诉我们秦振飞不见了,我们大概到现在还没有意识到爷爷有危险呢!”

    “景轩,你……”吴美姿像是看外星人似的看着儿子,以前他不是和薄衍宸水火不容的吗?“薄衍宸抢了董事长的位置,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

    “董事长是董事们选举出来的,并没有谁抢谁的说法。”薄景轩一字一句道。

    “对啊!小叔深谋远虑,智慧过人,我想他一定能想出最妥当的办法来。”薄景宁说。

    “你们……你们两个孩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吴美姿气的直跳脚。

    “妈,现在不少意气用事的时候,我和景宁是就事论事。毕竟,我们都希望爷爷能平安归来。”薄景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