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星河贵族 > 第862章 孤身只影

第862章 孤身只影

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笔趣阁 【 www.bqg8.cc】,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showmn5();</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top.js"></script></div>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诺丁山伯爵……自二十年前墨尔本侯爵以来,再没有平民直接晋升伯爵的记录!今天又是足以写入记录堂的事件!”

    “那可是一位单传在册伯爵啊。??火?.??`女王封爵一直以来都是谨封掣赏,爵位的获得历来苛刻,现存的伯爵贵族,哪一个不是经历了几代人才拥有今天的地位,一步一个脚印,有人甚至形容封爵之路犹如登参天高峰,那些每走出一步的路途,都意味着苛刻的自律,奋进,以及在时光岁月中淌过的血汗,其中所做出的贡献,在战争中的牺牲,无私的付出,才能积累达成,几乎没有一蹴而就的可能。但偏偏在林海身上,为什么会觉得理所当然呢……有这样的册封,相信西玛轨道圈的那些无辜者的亡魂,也会对替他们复仇的恩人为之欣慰了吧!”

    “伯爵还不算。巴思勋章体系下分三等,三级勋章,大骑士勋章和圣十字勋章。如果我记得不错,当年在皇家青年骑士团中,林海是有一枚三级巴思勋章,这是女王因为他冒死刺杀了加纳森而给予的表彰。巴思勋章是针对军职人员的勋章,目前帝国仅有蒙哥马利将军在内的不到十名将军获得了最高等级的圣十字勋章,这几乎比圆桌贵族的嘉德勋章还要稀罕!时隔一年时间,林海就得到了两次表彰,而现在,我们再度见证了一枚圣十字勋章的现世!”

    “真是……历来最年轻的圣十字勋章拥有者啊……”有女子难以抑制倾慕的感叹声于观礼人群中传出。

    面对这惊动了白金汉宫千人观礼大厅的这枚勋章,圆桌贵族所在的席位却相对冷淡。

    “哼!”这是百合花家族家主林威利嗤之以鼻的声音。马刺勋章和林威晋升侯爵他们还相对好接受,然而林海获得的这枚勋章,让他们从现在起每每想到,就会如精心珍藏的顶级油画突然被一个该死的小孩涂鸦毁掉了一样刺眼,关键是他们日后每天都必须强迫性的看到这幅画面。

    而类似于梅林家族,泰格家族,以及雪狼联盟的这些势力家族,都带着一种阴沉气息,满眼都是嫉妒。

    女王的授勋至此已经是最**,接下来对于人们而言,无非就是例行公事般看完整个授勋的过程。

    而接受授勋,本应该属于最亮眼人物的林海,却在仪式之后就默默站在了角落,即便如此,仍然是无法避开在整个仪式过程中无数朝他盯去的目光。

    仪式结束,女王例行表了一番激奋人心的演讲,讲到了如今帝国面临的局势,毫不避讳前线的泥潭和危机,但也给予了无数人振奋的希望。

    因为有今天在内这些参加了授勋的,还有无数没能获得授勋的默默无闻为帝国贡献的战士,以及已经无法接受荣誉长眠的勇士们,这片古老的国土才能维持她的尊严,战斗至今。

    在这一刻,女王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青春年华,当她还是王女的时候,也曾经面对公众进行过很多演讲,那些就像是少年心事一样述说她的治国理想,在继位后,又安慰经济危机的人们,做出痛定思痛的改革……鹰国就像是逆水行舟的大船在她的掌舵下持续走到了今天。

    而如今她已经不再年轻,当年的人民也逐渐白斑驳,但他们的子嗣,他们的后代,仍然为这个国家不被践踏征服流血牺牲,与女王并肩作战。

    他们依稀能回忆起激情岁月,在那些鹰国在一些对星盟的碰撞摩擦中退步蒙受屈辱的时刻,恨不得挺身而出,驾驶星舰和机甲,为女王冲锋阵前的热血。

    而如今,他们仿佛能感觉到这些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打磨下已经冷却甚至消弭的热血,随着那些蔓延的战火,随着无数青年士兵为了不被征服前仆后继的牺牲,开始渐热渐燃。

    一席言结束,掌声雷鸣而动。

    不光是白金汉宫,国王广场观看直播的人潮,还有每一张光幕的人们,都鼓掌激动得似乎嗓子里有东西要爆出来,甚至有人直接任由自己高声呼喊。

    女王虽然要坐镇后方不能亲临战斗,但她已经将自己唯一的继承人,诺兰王女放上了战场。王室如同其他任何国家危难的时刻一样,都会顶在第一线。

    人们高呼着“女王万岁!”,“诺兰殿下万岁!”“鹰国必胜!”

    这样的呼喊从白金汉宫的国王广场一直延续到大道数十公里以外。

    ***

    郎勃北风和陈克脸色晦暗,这两个阿萨斯雪狼联盟的最高领袖两大圆桌贵族,没有想到他们苦心制造的舆论和议会上面对王室的贬责,各个经由他们控制的媒体不遗余力的宣扬攻击王室,力图从民心层剥离人民对王室的忠诚度。

    却被女王这场授勋仪式力挽狂澜的扭转过来。

    面对这一幕,陈克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对郎勃北风低声耳语,“暂时事不可为!”

    郎勃北风的脸色在那一瞬间瞬息万变,像是猛犸星最恶劣的沙暴。

    “一切已经策应万全!你这个时候跟我说事不可为!?”

    “不过很抱歉!即便你们退出,我也会将计划进行到底!雪狼家族,不会像是你们阿萨斯这样懦弱!”

    陈克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拉夫领下的纽扣,以不动声色的言语道,“如果你站在成功的门阶前,我会助你一臂之力,并且必让出大部分利益。”

    郎勃北风阴厉的看过来,最终一字一句道,“你终将后悔!”

    陈克大氅一展,只给了他一个背影。

    “也许吧……我期望着。”

    ***

    世界就像是蔚蓝色大海底下的火山和板块运动,即便外在看起来如何风波不兴,内部却已然惊心动魄。

    巨大的力量在勾结,在算计,在分裂,而未来更大的力量,又将集结,并且最终让外表的平静被撕碎,变成末日般的景象。

    谁都不知道阿萨斯雪狼联盟因为这场授勋仪式生出的龃龉,但谁又能保证,他们未来不会再度合作无间?

    授勋仪式结束,女王在圣橡树书记官的引领下率先离开。

    但有的人却因为各自的目的,而驻留原地。

    陈克转身离开,郎勃北风所属的势力却没有移动,因为相穆夫,也没有离开。

    穆夫没有先走的原因,自然也是因为一个人。

    “我就不信这小子不动心!多好的机缘!”刘德贵少将颇有些不甘心道,“这一支部队,可是夏尔德大人辛苦培养的,让出去,比嫁出我的女儿都要心疼的多了!”

    一旁的装备部长谢科夫道,“以你那一个当你两个身材的女儿,能推出去,你大概求之不得吧,当然不会心疼!我只是认为,目前前线的状况那么艰难,这支部队是我们短时间仅能拿得出手的武装了,将这支部队赌在他的身上,我只感到在极高的山崖走钢丝吹过阵阵刺骨之风般寒冷。”

    代国防大臣的6加泽来到两人身边,他面貌清朗,最显眼的是下唇以下一绺小胡须,儒雅而沉稳,却叹道,“这不就是所谓的政治吗!”

    在相关安排下,穆夫和林海并肩行走在红毯上,朝着大厅之外走去。

    两人是次如近在咫尺的相遇。

    短短时间里,先后和这片星河里地位顶端的两个人产生交集,林海仍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穆夫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告诉我,成为英雄是什么滋味?”

    林海愕然看来,看到穆夫目光里是一种真切的询问。

    这位鹰国目前的行政最高领袖,每一秒的时间都无比宝贵的人物,此时却仿佛在和他闲聊。

    林海还能依稀看得到穆恩继承了面前男人的一些眉眼痕迹。

    他仿佛回到了米兰星的那座学院,在暖洋洋的日光下,和同寝室的那名似乎有取之不竭内幕的青年闲聊着帝国上层的八卦。

    而现在,他站在了他父亲的面前。

    和这个帝国掌握着最高行政权力的相并肩而行。

    “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曾经也无数次梦想过有那么一天,成为帝国万众景仰的英雄,但至今为止,我也没有达成这个愿望!所以……你大概知道自己该多么惹人嫉妒了吧。”

    林海莫名想到了这一路经历的那些战斗,牺牲和死亡,黯然,道,“这一切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穆夫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任何事都会有代价,正是那些付出,让我们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地步,所以我们才因此背负了更多的责任,也将不再能够随意做自己。这是不幸吧?”

    林海抬起头来,目光凛冽,“万幸!”

    穆夫深吸一口气,负手而立,“这个宇宙有千万人遵循着自己的人生轨迹,千万人来,千万人去,像是大海里熙来攘去的鱼群,正是这些人们的轨迹,形成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历史,变革,转折,黑暗和晨曦……而我们,就处于这些人们命运交汇的关键节点,你我的决定,将影响着无数人的未来。”

    “有的人为此疯狂,有的人因此心怀叵测,有的人沾沾自喜,有的人妄自尊大,还有人走向了一去不返的道路。林海,属于你我的道路,是哪一条?”

    “凡夫迷离于当下,悔恨于过去。圣人觉悟于当下,解脱在未来。无论选择哪一条道路,最要紧的是不后悔,有没有胆量,做一番大事迹?”

    “很多人想要试图劝阻我,但我愿意让你试一试,带领一支军队,投入已经成为绞肉场的前线,和西庞人来一场面对面的刺刀见红。当然你可以拒绝,偏安在这暂时和平的后方,等待敌人的星舰降临,大炮将我们撕碎。或者挺身上甲,向死而生。”

    林海看到很多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他们的身上。

    6加泽侧着身关注,刘德贵皱眉直勾勾盯过来,谢科夫抬手用拇指扫过鼻端。下院议长罗铂背负着一只手,另一只手五指蜷曲靠在嘴角,轻轻咳嗽,国安局克古塔目光阴翳,郎勃北风一动不动,摩根仍然是那副梅林家族老谋深算家主的姿态,泰格家族的杰斯似乎永远带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白金汉宫的光影在他们各异的神态上游走,像是云层在群山之间快移动投落的光斑,预兆暴雨将至。

    穆夫整个人瘦长,衣着质朴,那双因为工作的压力眼窝有数重憔萎皱纹的眼睛,带着不假掩饰的期待。

    然而在他的注视之下,林海却并没有做出他期望中的回应。

    林海很沉默。沉默意味着犹豫,代表着迟疑,或者更深层的代表着态度。

    于是他的神色渐渐凝滞。

    相一脉的众人表情也渐渐失色,他们从林海的沉默,看明白了很多问题。

    他们中明明有人质疑相的决定,然而当林海表现出这样的态度,却又让人怅然若失,甚至有些失望。

    “谢谢您的教导。”

    来到大门之外,是铺泄而下的阳光。林海对穆夫轻轻鞠了一躬。

    “但是,我并不是圣人。”

    <div class="adread"><script>show_read();</script></div>

    <div align="center"><script src="/Ads/txtend.js"></script></div>

    </div>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bqg8.cc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