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后逆天斗苍穹 > 第333章

第333章

作者:征文作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qg8.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逆天勾着四百个铜币的小手还伸在半空中,看着倒地不起的太子,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嘴角却勾着异常天真烂漫的笑,“大哥你不收,那弟妹多不好意思啊!”

    说着把那四百个铜币又从新塞回皱巴巴的小荷包,放到腰间,拍了拍小肚腹,“客气客气,太子高风亮节,破资四亿,为我卡奥皇室作出无比巨大的贡献。还不着人到处宣扬宣扬太子的丰功伟绩?”

    “是皇子妃。”青衣紫衣嘴角抽抽着转身宣扬去了。

    逆天扭头拉着君临就走,唇角冰冷覆盖,哼一声道,“这么着就晕死过去了,无趣透顶。”

    君临点点头,“一点也不好玩。”

    几人回了包厢,逆天并没忽略赫兰一路追随的恶毒眸光。

    勾了勾唇,逆天不以为意,赫兰这蠢货,害得鲁特太子大庭广众,脸面丢到姥姥家,还让他白白损失四个亿,以鲁特这种自私小气的性子,会轻易放过她?

    逆天突然有点试目以待了。

    接下来是最后一项重头戏,接天连弩的拍卖。

    不过让逆天等人惊讶的是,接天连弩并没落到任何一方手中,而是给一名神秘黑客以七个亿钻石币的天价拍走。

    君临与三位少主分别出去打探情形。

    逆天则独自留在包厢内啃水果,没过片刻,秦绝独自一人叩开了她的包厢门。

    逆天并没多大意外,君临他们分别离去,她单独留在这里,本就是为了等他。

    “坐。”逆天亲手给他斟上一杯茶水,眸眼弯弯地笑问,“哥哥近来好吗?”

    “你说呢?”秦绝捧起她递来的茶杯,眸中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

    天知道,他要费多大劲儿压抑,才能把心中这份颤抖的悸动,狠狠压进绝谷峭壁。

    他与她之间,隔着千沟万壑,万丈深渊,他站在崖底,心里饱受苦痛折磨,而她却站在崖巅,裙裾恣意翩然。

    他与她,只能隔着千重万重的距离,苦闷相望,任凭他如何努力如何追逐,始终抓不到她半点浮光掠影。

    他目光灼耀,就算是瞎子,这么近距离也能感受到了,逆天心里叹了口气,只能随便挑了个不敏感的话题,“你说,用七个亿拍下接天连弩的会是什么人?”

    “小天不是猜到了么。”

    “呃……”逆天只是没话找点话说说,被他一语道破,有点接不下去了。

    “在卡冷帝都,除了他,还有谁能财大气粗挥金如土,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拿出七个亿钻石币?”

    逆天点了点头,揭过这话题,又给他满上一杯茶,“大哥,你这次轻装来到卡奥,身边又没带几个侍卫,若是让有心人察觉,恐怕会有危险。”

    言下之意是,你一国之君,没事儿跑敌国来玩什么呀?

    秦绝冷冷地一勾唇,“包括卡冷帝都郊外,总共是十三批。”

    逆天暗暗咋舌,自然懂得他说的是,一路上解决了十三批杀手狙击。

    “十年之战就在眼前,此次聚会地点设在扶摇圣地,身为帝国学院特优生,这次十年之战,自然是要参加的。我也是路过这里,顺道过来看看小天。”

    逆天闻言点了点头,“只要不是逼我回秦族,一切好说。”

    “我何时逼过你。”秦绝幽然低语,“小天,要不一起去扶摇圣地吧。”

    他细长的手指,很自然地拂过她额前碎发,将它们尽数别到她耳后,眼睛深深地望着她散落在肩上的短发,淡淡呢哝道,“好像,长了些了。”

    逆天心里微微一动,想到他以前待他的好,到底硬不起心肠,安抚两句,约好一群帝国学院的特优生一起前往扶摇圣地,便先行离开。

    “你这又是何苦。”秦曜抬手拍拍秦绝的肩膀,“离得近了,岂不是让自己更加痛苦?这丫头的心,比石头还硬,她说不回去,恐怕是……真得回不得头了。”

    秦绝苦笑着看了他一眼,“没关系,总好过看不见。”

    秦曜摇了摇头,没有再劝,目光透过窗户落到楼下。

    逆天刚出拍卖行正门,就被斜次里冲来的铁拐七长老拦住去路。

    那老头一脸怒意压抑,发作不得,“姑娘,你到底想怎么样?扣着我弟弟作甚?你开个条件吧,如何才能放了他?”

    “放?”逆天横了七长老一眼,“看我心情如何吧。”

    “看心情?”七长老顿时怒不可遏,“什,什么叫看心情?”

    “心情好就放,心情不好就玩玩呗,你再噜苏不清,我也不在乎请你一并进入我的封闭盒,与你那位老兄弟,一同玩玩。”逆天翻手露出金字塔状封闭盒,一脸古怪地笑了笑。

    对鲁特太子身边的走狗,她今朝算是很客气了,这老儿再不识好歹的话,她也不介意送上他一程。

    “七长老。”身后一小厮凑上前来,“怎么办七长老?难道任凭六长老被人关在封闭盒中?”

    七长老眼里翻腾着怒意,“去,通知庄主与族中好手,请他们尽快过来一趟。”

    “是。”那小厮快速离去后,七长老恨恨地甩袖,也兀自离开。

    赶往客栈途中,路经一处小巷,七长老忽然停下脚步,警觉地回过身去。

    巷口空无一人,老树上几片落叶,被风吹着打了几个旋儿,缓慢飘落在地。

    七长老心口微松,暗叹一声原来是他多疑。

    转头正欲赶路,两眼忽然睁得斗大,染血的剑锋,从七长老前胸穿插过去,噗一声钻出后背。

    随着七长老的身躯萎顿下去,一名披戴黑色兜帽的男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巷子中。

    白色的丝绢擦过染血的剑锋,轻飘飘地落在七长老腰间。

    阳光投射在男人玉润的下巴上,只见他嘴角勾起一丝淡然的笑意,身形微动,化作一道黑光,很快从原地消失。

    没过一会儿,一名四方大脸的中年男子,率两名年轻男女走入巷子,三人统一的白色长袍,只腰间配的束带色彩不同,以彰显三人不同的身份地位。

    “咦?”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快速来到倒地的七长老身边,一探脉搏,脸上微微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抬手拾起飘在七长老身旁的白色丝绢,男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握紧手中丝绢,冷声道,“把人抬入宫,有好戏看了。”

    逆天离开拍卖行后,也没着急找君临,就一路慢慢悠悠地晃着,往皇子府走去。

    街上车来人往,热闹非凡。

    逆天迈着轻松的步子,走走停停,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就买点,回头又买了几把铲子、铁锨之类的工具,打算让闲着的兽兽们,帮她种花种树,布置一下空荡荡的伏羲塔。

    自从伏羲塔衍伸出一片世外桃源后,她还没得闲好好打理一下,此刻想起,倒有点兴致勃勃了。

    “姐姐姐姐,买点种子吧姐姐。这些种子会开成很漂亮很漂亮的花儿,姐姐姐姐。”一只满布泥巴浆的手,蓦地拉住她衣带一端。

    逆天转头一看,对上一双黑溜溜布满恳求的大眼睛,小姑娘只有四五岁光景,赤着一双黑糊糊的小脚,一身的破布烂衫,腰间系着一条麻带。

    一双小手紧紧扣着一只细竹编制的筛子,里面铺了一层不起眼的种子。